红豆小说网

第三十八章 白帝城,造化玉!

悲风伤月2019-03-09 23: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杀气!

    恐怖至极的杀气在话语落下后,自黑衣男子身上溢出,犹如惊涛骇浪,暴风狂澜,向着苏玉楼汹涌而去。

    黑衣男子身上有杀气,眼中亦有杀意,赤裸裸,不加掩饰的杀意!

    苏玉楼深知黑衣男子这是在打着先声夺人的主意,若是自己被其杀气,以及气势所摄,露出半分怯意,或是周身气机流转稍有滞碍,迎接他的必将是狂风暴雨般的凌厉攻击

    苏玉楼神色淡然,视杀气,杀意如迎面春风,唇角一掀,似笑非笑道:“阁下就这么确定我今日会死在这里?”

    黑衣男子语气笃定道:“确定!”

    苏玉楼侧目望了望周围,又望了几眼远处那只剩下阴影轮廓的山峰,毫不在意自己中门大开,破绽毕露。

    “这里山高林深,的确是一个埋骨的好地方......那么,阁下可否在杀死我之前,告诉我那块玉璧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黑衣男子默然不语,定定的看着苏玉楼。

    这个少年瞧来戒备全无,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破绽,可正是因为破绽太多,不禁让他生出重重顾虑,不知该从何下手。

    这时,苏玉楼又开口了!

    “阁下莫非是怕我不能将秘密带入地下,刚才所言所语,皆是虚张声势,是妄图打压我的气势?还是在掩饰你信心上的不足?”

    平平淡淡的话语,说道一半时,忽然尖锐凌厉起来,像是一柄柄尖刀,插进黑衣人的心底,令他心神微不可察的一颤!

    而当最后一个字落下时,苏玉楼的气势,精神已然攀升到了巅峰!

    强大的气势以苏玉楼为心中,犹似飓风狂澜,荡漾开去,林间树叶簌簌作响,纷纷颤抖着叶尖,呈环形朝外倾斜。

    至于黑衣男子的气势,则瞬间就被压制到了下风。

    高手对决,内功,招式,乃是决定胜败的因素之一,精神,气势,心境,同样也是左右胜败的关键所在。

    此时此刻,黑衣男子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失去了一个机会,一个重创对面那位少年的机会!

    刚才对方全身露出破绽时,他就该下手,可是他迟疑了,犹豫了!

    这一迟疑,这一犹豫,他的心境就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动摇,对方显然是把握到了他的心理,一切语言行为,皆是有意针对。

    而如今若是闭口不答的话,无论是心境,还是气势,都将处于绝对的下风,高手对决,一线之差,往往就是生死之隔。

    “好大胆,好狡猾的小子,三言两语就将我逼至进退维谷的境地,我开始有些欣赏你了。”

    黑衣男子哈哈大笑起来,放弃了所有顾虑,心境恢复圆满,气势开始攀升,与苏玉楼并驾齐驱。

    “我既然已经告诉了南郡三凶,再告诉你也无妨,你怀中的玉璧,就是白帝城的传承至宝......造化古玉!”

    白帝城?造化古玉?

    苏玉楼闻言,双目一凝,眼底染上了一抹凝重之色,无论是白帝城,还是造化古玉,他皆有所耳闻,只因他如今立足的这片土地......是益州,是蜀中!

    益州有三大顶尖势力:剑阁,唐门,白帝城!

    三大势力中,尤以白帝城为最,白帝城非正非邪,自第一任城主白帝开宗立派起,至今已有三千三百年之久,世间沧桑变幻,六朝更迭轮转,白帝城仍自巍然不动,俯览世间,超然于俗世之外。

    关于白帝城,世间有个广为流传的说法。

    到了益州,你随便在路上拉一个人,他或许不知道当地的县太爷叫什么名字,可绝对不会没听说过白帝城!

    由此可见其影响之深远,白帝城素有蜀中“无冕之皇”的称号,即使是大周官府,若论及在蜀中的影响力,怕是也比不上白帝城。

    三个月前,益州官府以白帝城的名义挂上了一张告示,告示上言称白帝城至宝,造化古玉遗失,若有人寻回古玉,可换取白帝城一个承诺,但若有私藏古玉者,满门诛绝,鸡犬不留。

    这件事儿可是在蜀中各郡掀起了天大的风波,街头巷尾谈论此事者,不计其数。

    苏玉楼忽然感觉胸口有些微微发烫,他怀中的这玩意儿,不仅是块至宝,更是一块烫手山芋。

    “该告诉你的,我可是已经告诉你了,接下来,你可以......受死了!”

    黑衣男子冷冷开口。

    话语方一落下,他的身影就已消失在了原地,如鬼魅般飘掠闪动,带起一连串残影,同时双手舒展,十一指连连轻弹,一道道指劲破空激射,势如疾风骤雨,漫卷而至。

    苏玉楼深吸口气,收敛心神,十指化为一片婆娑指影,指劲如流云变幻无常,无有定向,又似清风聚散无形,飘逸灵动。

    两种截然不同的指劲在空中交击碰撞,犹如针尖对麦芒!

    “啵啵啵!”

    连绵不绝的闷响声中,指劲不住的消弭溃散,在空中荡起一圈圈波纹气浪!

    苏玉楼瞧着黑衣男子神出鬼没般的快捷身法,眼神渐渐凝重起来。

    “阴山鬼童”邱雨夜的轻功已是不俗,可与这黑衣男子相比,无异于是臭棋篓子跟大国手的区别。

    苏玉楼可以不将“阴山鬼童”邱雨夜放在眼内,但绝对无法对黑衣男子那鬼魅般的速度视若无睹。

    忽然,飘掠中的黑衣男子身形一顿,翘起第六指,朝着苏玉楼凌空虚点,一道凌厉无匹的指劲飞射而出,所过之处,锐啸连连,在空中留下一条弥久不散的白痕。

    苏玉楼身影一晃,横空挪移丈余,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道凌厉指劲,随后脚踏奇门步伐,向着黑衣男子翩然杀去。

    霎时间,两道模糊不清的人影纠缠在了一起,在茫茫树林中辗转腾挪,掌来指往,无不老辣精炼,招招要人性命。

    轰鸣爆破声不绝于耳,掌力指劲滚荡溅射,好几颗大树惨遭波及,拦腰断折!

    须臾之后,一声震天巨响之中,两道人影交错分开。

    黑衣男子冷冷的看了苏玉楼一眼,身影一闪,化作一道幽影在树林中快速穿梭,最后更似融入了黑暗之中,声音连同身影,一并消失不见。

    常人到了这种地步,目不见人,耳不闻声,必将处于极端被动的局面,可苏玉楼纵使目瞎耳聋,也能凭借超乎寻常的强大灵觉,追寻到黑衣男子。

    背后!

    又是背后!

    苏玉楼目光一凛,转身回头,右掌快如闪电般的凌空拍去,匹练也似的掌力横冲飞出,将周遭雨水席卷一空,气流激荡奔涌,滚滚如大潮!

    黑衣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咬着钢牙,不闪不避,硬接一击掌力,身影微微一晃,速度不减反增,眨眼已迫至苏玉楼的跟前。

    这次,黑衣男子没有再用指法......他不仅擅长指法,还精于掌法!

    他收起了惯用的右手,转而抬起了左手,掌指间,森寒白烟缭绕婉转,周围滴落的雨水瞬间凝结成冰。

    黑衣男子速度很快,出手同样也不慢,蕴藏着阴寒气劲的右掌瞬息之间已直逼苏玉楼的心口要害!

    苏玉楼面色惊变,他未曾料到对方会如此狠绝,以伤换伤!

    千钧一发之际,苏玉楼沉腰侧身,那原本该落在他心口上的一掌,结果却落在了他的右肩上。

    闷哼一声,苏玉楼的身躯已如破布娃娃一般抛飞出去,重重的砸在了一颗大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