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四十章:七海遥

飞熊骑士2018-07-16 23:1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台上,支持赤城中学的几百个观众,看着球场上,冲着他们弯下腰的十几个少年,心中百感交集。

    这些人里,有高有矮,有胖有瘦,甚至还有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生。

    真是名副其实的‘杂牌军’!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连支持赤城中学的这些人,都很难相信他们会战胜,长野县三大王者之一的长野都立中学。

    但只要想到这些家伙,之前在球场上奋战的身影。

    这几百个观众,就激动不已。

    不光是泽村,赤城中学的所有选手都是战士,无论自己技术有多烂,也不管对手有多么强大,他们都全力比赛,享受着棒球。

    恰恰是这种精神,感动了他们。

    “继续加油吧,下一场,我们也会去看的。”

    “永远支持你们,赤城!”

    “再赢一场,只要再赢一场,就能去关东大会了。”

    “泽村,太帅了!!”

    “超快直球!”

    “凤翔,打的太棒了!”

    ……

    观众们一个个站了起来,赤城中学用自己惊人的表现和真诚,打动了他们。

    “啪啪!”

    “啪啪啪!!!!”

    才开始是一两个人,后来所有人都跟着情不自禁的鼓起掌来。

    直到这一刻,赤城中学的小伙伴,才真切的感受到,他们赢了,他们赢了长野县三大王者之一的长野都立中学,打破了长野县维持了近二十年的王者不败定律。

    王者不败定律:

    长野县三大王者,天龙寺中学,大北中学,长野都立中学,这三所学校彼此碰撞之前,他们从来没有在长野输给过其他的队伍。三支队伍轮流坐庄,长野的霸主。

    这种情况,在东京,大阪,神奈川这种激战区也并不少见,往往能够拿下冠军的也就那几所学校而已。在长野这种小地方,就更是如此了。

    之前的二十年,包括文臣杯在内,一年两届全国大赛,举办了整整四十届。天龙寺自己包圆了二十五届,剩下的十五届被长野都立中学和大北中学瓜分。

    其他的学校,从来没有战胜过他们。或者可以说,这三支球队,已经跟长野县的其他球队,不在一个次元了。

    如今,传说被打破,初出茅庐的赤城中学,掀翻了三大王者中的一个。

    比赛结束后,一般来说,败者都会向胜者送上祝福,或者撂下两句狠话。比如说,“下次,我们会赢回来的。”,“之后的比赛也要加油啊!”,“既然赢了我们,输给别人,我们可不原谅你们。”

    诸如此类的。

    可这一场比赛却很诡异。

    作为失败一方的长野都立中学,一句话都不想跟赤城的人说。

    在他们看来,赤城等于是从他们手里,偷走了胜利。

    当然也有不同,比如说,他们所有人都跟泽村握手了,虽然也没有多说什么,但跟泽村握手的时候,他们却下意识的低头。

    他们承认自己输给了泽村,却绝不承认自己败给了赤城。

    这看起来不合理,但在长野都立的人看来,却是再合理不过。如果承认败给赤城,那他们恐怕只能找块豆腐,撞死了。

    长野都立,实在丢不起那人!

    泽村苦笑的跟长野都立的人,握完手。强忍着身体的疲惫,走完最后的流程。

    “怎么样?”

    所有流程走完,凤翔奥一上前一把扶住泽村。

    昨天的比赛,泽村投了七十球,今天更是超过一百球,尤其最后的高抬腿投球……

    这家伙的身体,恐怕早就超过自身负荷了。

    泽村看着凤翔担心的眼神,摇摇头:“没事,没事,就是有点累,回去洗个澡,睡一觉就好了。”

    脸色有些苍白,鼻尖的汗水滴着,一副虚脱的样子。

    这看起来,那里像没事?

    “对不起!”

    凤翔别开脸,低声说道。

    泽村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什么。

    比赛结束,观众离场,球员也背起自己的背包,准备离开。

    山口默默的帮泽村,提起背包,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喂,别拿我当病号啊,背个背包的力气我还是有的。”

    苍月都自己背着背包,泽村要是空着手,也是会难为情的。

    比赛赢了,队伍的氛围很轻松,小伙伴们一个个说笑着,往外走。

    “吆,奥一!”

    队伍走到球场门口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支队伍。

    这些人穿着土黄色的球衣,看起来有点像八十年代的校服,土气的很。最有意思的是,这些家伙竟然大多都剃了光头,一个个锃明瓦亮的脑门,非常耀眼。

    和尚?

    赤城的小伙伴们,惊讶的看着对方。

    “好久不见!”

    说话的是他们队伍里,仅有几个有头发的其中一个。这人,个头一般,相貌普通,看起来非常不起眼。就算理了一个毛刺的发型,也没有增色多少。

    非要说这个人有什么奇特的话,大概就是他的眼睛了,他的眼睛很沉静,沉静的就好像一潭死水。

    凤翔奥一的脸色有些复杂,冲着来人点头。

    “好久不见。”

    那人轻笑一声,算是跟凤翔奥一打过招呼,然后转头看向泽村,问凤翔:“这就是你的新搭档么?”

    “你好,我是泽村,泽村荣纯。”

    人家热情主动问了,泽村认为自己很有必要礼貌的回答。

    “你好,你好!”

    那人也很热情,双手握着泽村的手,就好像粉丝见到偶像一样。

    “你之前打击的时候,是故意的吧?”

    这话问的没头没尾,可泽村却明白他要说什么。

    七局下半,追平长野都立的场内两分本垒打。他的意思是问,泽村是不是一开始就计算好了,要用那一棒,来追回这两分。

    泽村轻笑:“你猜!”

    “吆,性格好恶劣啊,不过,我喜欢。这样的你,跟凤翔这个大木头配合起来很吃力吧?”

    泽村被人当面说性格恶劣,还是第一次。

    这家伙是谁啊?

    “走了,小七!”

    和尚队伍,没有理会赤城的意思,领头看起来像队长的人,招呼落后的同伴。

    “马上来。”

    那人笑笑,追了上去,同时他还回头冲着泽村他们挥手。

    “再见!对了,我叫七海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