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番外五

对井当歌2019-03-05 0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夜幕下,两人走出温暖房子,刹那间进入冰天雪地里。×

    门里门外近五十度的温差并无法阻挡两人火热的心,后出门的秦芳不甘落后,快步迎上,先一步出门的柳青青自然也不甘心被她追上,步伐越来越快,好在两人都没有跑,而是快步走,不仅仅是要在对方面前展现风采,也不能被那个犊子低看几分,搞得像自己怎么样了似的。

    绕过房子,两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树林正前方。

    还蹲在石凳上,穿着军大衣的刘飞阳被吓得一哆嗦,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办,主要是心里别扭,这么多年来都不知道柳青青的存在,与秦芳通话都是在没有人的情况下。

    还需要再强调一遍:他真没有要怎么样的想法。

    大家都是好朋友,很好的朋友!

    偏偏他想跟对方交朋友,对方抱着别样的目的。

    望着两人身影越来越近,恨不得找个地方再躲起来,双手插在袖头里也更紧了几分,自己何时被逼到这种程度?

    “刷刷…”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停下来,就在他眼前。

    柳青青妖娆妩媚。

    秦芳风韵多姿。

    要说两人是人间极品或许有些夸大色彩,但她们的身份、相貌、气质、阅历等等因素加起来,在国内绝对是名列前茅的优秀,漂亮固然是加分项,两人的内涵更值得人思考。

    六目相对。

    四只眸子在黑夜下格外闪亮,全都一眨不眨的盯着。

    刘飞阳咬咬牙,略显颤栗的开口道:“你…你们有事啊?大半夜的不睡觉出来干什么,多冷,回去,听话…”

    声音听起来,他自己都知道底气不足。

    “飞阳,咱俩虽然这么多年没见,但从你第一次穿军大衣闯入我的世界,到现在多少年不会不记得吧?”

    柳青青率先开口,她很想在刘飞阳面前展现出鲜有的温柔一面,但有秦芳在旁边,无论如何也不能太过抑制自己本心,又补充道:“还有,思阳、念阳是你的孩子,这点你不会不承认,你是孩他爸,我是孩他妈,该怎么选择你自己心里清楚吧?”

    “清楚,清楚…”

    刘飞阳心虚的点点头。

    在看道两个孩子的一刹那,他就已经忘记了这两个孩子是怎么出来的,后来知道原因,还想追究你为什么给我下药,让医生人工采集,想想也算了。

    “你不清楚!”

    秦芳见自己再不出口,人就着了柳青青的道,及时开口道:“飞阳,本来我是不应该把你弄丢的,是她设计让我离开,这么多年陪在你身边的人应该是我,后来知道真相,我也心甘情愿,谁让是自己的选择,我不怪任何人,但是,我这么多年守着你什么心思你不会不懂吧?”

    “我的青春,我的年华,一切都给了你,也不要名分,她有孩子、安然也有孩子,凭什么我孤苦伶仃一个人?”

    “就一个要求,我要孩子,越快越好,你自己掂量着办!”

    秦芳见柳青青都趾高气昂,自己在气势上更不能落了下风。

    “明白,明白”

    刘飞阳一阵冒虚汗。

    目光在两个女人之间来回扫视,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人权了,堂堂飞阳集团董事长,手下安保就几千人,各类服务公司、影视公司,人数加起来在全国内雇员都是出了名的多,在两个娘们面前居然没有人权了。

    “你不明白!”

    柳青青又赶紧开口:“她再怎么等你,是她心甘情愿,付出青春、付出年华,乃至人力、物力、财力,都是她心甘情愿,而这种付出的最初是不需要回报的,现在需要汇报了,是不是太小人?与那些打着各种各样名义,潜规则的女性的牲口有什么区别?”

    “而我不一样,我要的一切都是你欠我的,你早在十年前就应该补偿我的,要不然凭什么让我一个女孩子在最好的年华离开故乡,给你生孩子,当一个单亲妈妈,受别人异样的眼光,把你的孩子抚养长大?”

    “已经超脱了单纯的付出层面,你必须的补偿!”

    “哎呀…”

    刘飞阳的眼睛睁大几分,从未想过柳青青还有如此口才,非但不带脏字的把秦芳给骂了,弄的自己要不顺从了她,与陈世美没什么区别,简直一箭双雕,要不是情况不允许,都要拍巴掌鼓掌了。

    “哼…说的好听!”

    秦芳自然不能束手就擒,冷哼一声道:“确实,我愿意付出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最初也没求回报,当然,我现在也不要求什么…”

    “那你就…”

    “但是!”

    柳青青本想见缝插针的开口,却被秦芳及时把话抢了回来:“刘飞阳,你就自己想想,如果今天什么事都没有,我一个弱女子也能打碎了牙咽到肚子里,可我会像我干妈一样,一直苦苦等着,干妈和神仙两人长跑了几十年,现在每天吃澳洲牡蛎精华,你要是也想这样,我能等,都无所谓的,你要是有点良心就知道应该怎么做!”

    刘飞阳倒吸一口凉气。

    这他妈的自己越发不是人了。

    神仙与水丘静确实走到一起,就在几年前,还非常潮流的举办了旅行婚礼,nèi mù知道的人很少,刘飞阳算是其中之一,神仙的原配说了这样一句话:守了他三十年,总不能让他遗憾一辈子吧?

    “你应该知道怎么选?”

    柳青青再次提醒。

    “我看你怎么选?”

    秦芳紧随其后开口。

    刘飞阳脑中嗡嗡作响,本来身体已经快被零下三十几度的寒风给冻麻了,现在却血流翻滚,当下的问题不亚于,柳青青和秦芳掉河里,先救谁!

    “厄…你们有没有听过孔融让梨的故事?”

    刘飞阳沉吟片刻之后,一本正经的开口:“相传在东汉末年,有一位叫孔融的小孩…”

    “我不让!”

    话还没等说完,柳青青再次开口:“再让梨都烂了,为什么要让?趁着还有点新鲜,要抓住最后一点口感…”

    秦芳也倔强道“孔融长大之后性情大变,嗜血、杀戮、还不孝顺,最后连累全家都被诛杀,谁愿意当孔融谁当,我不当!”

    刘飞阳气的直挠头。

    两人争不出结果,偏偏把这个难题留给自己,怎么选都是得罪人。

    “他妈的!”

    他爆了句粗口,随后愤愤从石凳上跳下来,站在两人身前道:“好,既然弄不出结果,也不听我说,那我就不说了,你俩都掉河里先救谁不知道,也别再问,现在就一句话,我先掉河里了,看你俩谁能救我!”

    刘飞阳说完,挺起了弯下一晚上的腰杆,背着手,一步一步向房子里走去。

    走的异常倔强,走的异常惬意。

    两人同时转过头望向那背影,又同时收回目光,对视着。

    一秒。

    十秒。

    足足一分钟。

    两人都能看见彼此,在微弱光亮下的绯红脸庞。

    柳青青不再霸道。

    秦芳不再矜持。

    “你…我不知道你,刘飞阳如果掉河里,我一定会救!”

    柳青青咬牙说道。

    秦芳目光飘忽:“大不了就是一条命,为什么不救,不管别人跳不跳,我是一定跳下去!”

    话音落下,两人突然再次变得沉默。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柳青青默默转过身,嘴里小声嘀咕着:“这个不要脸的!”

    秦芳也跟着转过身,嘴里念叨着:“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房间里。

    刘飞阳有了名义睡客房,正望着天花板,他也觉得自己太机智了,凡事只要辩证的看,坏事也能变成好事,你都都在问我先救谁,那我就反过来问你们,谁能救我?要不是年纪大了,都想奖励自己一块糖吃。

    为什么这么聪明?

    这不单单是一件情理题,还有对智商、情商、逆境商、底线、道德等等方面的考验,掺杂的严肃太多太多…

    “咯吱…”

    他正庆幸着,房门被轻轻推开,房里没有开灯,透过门外微弱的灯光,能看见门口站着一位长头发的身影,身上散发着肆意侵略的香气,穿着黑色性感的睡衣,正要蹑手蹑脚的进来。

    刘飞阳面色顿时一沉,谁来,就是让他难做,就是不救他,有了合理拒绝的理由。

    遗憾中带着惋惜道:“青姐啊…我本以为你是个识大体的女人,没想到来的居然是你,真的让我很伤心,我掉河里,你竟然眼睁睁看着我淹死…”

    “不是她看着你掉河里不救!”

    刘飞阳话音落下,就听门外传来声音,这个声音让刘飞阳猛然坐起来,身上泛起鸡皮疙瘩,懵逼的看着门外。

    就看门缝越来越大,刚才声音的主人也出现在门口。

    门口,赫然有两个人的身影…秦芳!

    两人走进来,把门关上,房间里顿时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这时就听柳青青愤怒道:“你掉河里,我们两个都救,满意了?”

    刹那间,就听刘飞阳绝望的声音。

    “哎呀…别闹!”

    “你是谁,报上名来…”

    “哎哎…等会掉地上了,你到底是谁?”

    “这边还一个…”

    “开灯开灯,行不,我认不清!”

    “不要…不要…停!”

    房间里渐渐没了刘飞阳的惨叫声,看起来他是彻底放弃了挣扎。

    这辈子第一次…认命了!

    ps: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我的新书《市井之徒》纵横首发,《市井之徒》新书期求打赏、有月票....什么都要,大哥给的多,大哥随便摸{毫无下限的我等你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