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五十章 飞雪崖,月影石!

悲风伤月2019-02-28 23:3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秋日未落,繁灯已起。

    花园内飘着阵阵香气。

    花香,酒香,女儿香。

    一个个容颜姣好的美婢携着香风,穿插往来,一碟碟珍馐美食,绝味佳肴,陆陆续续的送上了桌子,几乎每张桌子旁边,都立着个百里挑一的美人儿,负责掺酒倒水。

    红叶庄主秋夜长脸上挂着笑意,挨桌挨个的推杯换盏,寒暄问候,大谈往日的英雄事迹,双方其乐融融,兴致甚高。

    不过,还是有超过半数的人“醉翁之意不在酒”,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天色,暗自埋怨:今晚的月亮咋就出来的这么晚呢。

    苏小小没有那么多的复杂心思,一个劲儿的埋头吃喝,还振振有词道:“不吃饱,那有力气看石头。”

    苏玉楼闻言,先是愕然,接着又不免啼笑皆非。

    就在这时,秋夜长从旁边的那张桌子离开,来到了苏玉楼四人所在的这一张桌子,一旁的秋若风怕他不认识,细心的介绍道:“爹,这四位是飞羽剑派的高足。”

    秋夜长打了个哈哈,遮掩住了眼底的茫然之色,笑道:“原来是飞羽剑派的贤侄啊,我先干为敬,四位贤侄随意。”

    话一说完,便仰头一杯饮尽。

    苏玉楼虽然没有客套的意思,但过程还是要走的,与苏小小三人一道起身,回敬一杯。

    秋夜长温和一笑,以长辈的口吻叮咛几句后,就端着酒杯转战其他地方去了。

    时间流逝,直到日落西山,月上树梢,这场宴席才在许多人的期盼下,宣告结束。

    秋夜长先是吩咐仆役打扫花园,随即又命令门人弟子挑起灯笼,领着群雄直往后山而去。

    半柱香后,众人就来到了一片茂密的枫林前,秋夜长转过身来,神色严肃,郑重其事的开口。

    “诸位同道,穿过眼前的这片枫林,就到飞雪崖了,不过这片枫林乃是按照奇门遁甲之局布置,出自于一位阵法大师之手,一旦陷入阵中,恐有性命之危,我会安排门人弟子分批带领诸位过去。”

    言罢,秋夜长将随行的数十名门人弟子分配下来,几乎每一个红叶山庄弟子都负责四个人。

    而负责苏玉楼四人的正是少庄主秋若风。

    分配好人员后,以秋夜长为首,一批批的进入了那片看似普普通通,实则杀机暗伏的枫林。

    “四位跟我来吧。”

    秋若风招呼一声,随即带着苏玉楼四人进入了枫林,刚一踏入枫林不久,就惊奇的发现这些枫树恍若活物一般,几颗枫树横移至身前身后,将前后三批人分隔开来。

    “坤位,三步!”

    秋若风淡淡开口,语气平静,仿佛对此习以为常,苏玉楼四人依言往坤位前行三步,拦路的几株枫树立刻自行避开,让出一条道来。

    “震位,五步!”

    四人又依言往震位前行五步,拦路的枫树不出意外,自行避开,而地面却无半点痕迹,如此诡异的情况,让人见了不禁暗暗称奇,连苏玉楼也十分惊异。

    不以目视,苏玉楼将自身的灵觉感知放大到了最大限度。

    随之便意外的发现地底蕴含着浓郁的地脉之气,与林中阵势相合,两者紧密勾连,形成一个自然运转,具备诸般神妙的强大阵法。

    阵法千变万化,又蕴含着一条不变的定律,常人若是陷入阵法之中,除非找出那万变之中蕴含的不变,否则只能被活活的困死阵中。

    “地势一直在悄无声息的发生变化,与其说枫树是活的,倒不如说脚下的大地是活的,”

    内心暗自思忖,苏玉楼两眼放光。

    如此玄妙的阵法,令他大感耳目一新,获益良多,就算没有月影石,也可算得上是不枉此行了。

    咦?

    苏玉楼剑眉微蹙,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儿。

    适才在他的灵觉感知之中,发现了另外一股隐晦的精神力量,两股精神力量一触即分,却足以令他确定这股精神力量的源头。

    陶芙!

    苏玉楼目光闪烁一阵,旋即恢复平静。

    依言而行,没过多久,几人就走出了枫林,一切豁然开朗,来到了一个冰雪覆盖的断崖前,实在难以想象,如烈火般的红枫山中竟然还有这么一处地方。

    此时此刻,这里已立着百十号人,这些人屏息凝神,没有一丝喧闹,目光望着一处地方。

    那是一块光润如玉,足有数丈大小的石壁!

    这块石壁就像是一面镜子镶嵌在了对面的高崖上,最吸引人的不是石壁本身,而是石壁中的人影!

    一道朦胧,模糊,仿佛微风一吹,就会烟消云散的人影。

    陆展鹏望着石壁,望着石壁中的人影,低声呢喃:“这个应该就是月影石了。”

    苏玉楼默然不语,不发一言。

    九天之上,一缕缕霜白月华似受无形之力牵引,披落在了月影石上,石壁中的人影渐渐凝实,虽然仍旧有些看不清五官面容,却已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忽然,石壁中的人影动了,缓缓的走了出来。

    走出了石壁!

    凝立虚空,漫天月华环绕,衬得这道人影如仙如神,不可测度。

    瞧见这一幕的人都情不自禁的瞪大了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道人影,连呼吸都屏住了。

    那道人影手中无剑,却做出了拔剑的动作,一举一动,暗合自然法理,动静之间蕴藏和谐,有种说不出的韵味。

    下一刻,一道虚幻的剑影自月华中缓缓成形。

    剑握在手,缓缓出剑,并没有什么剑光闪烁,杀气漫天之类,他的动作快慢适中,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楚的瞧见他举手投足间的细微变化。

    剑招并不如何繁复多变,处处体现出大道至简的韵理。

    夜风,月华,树木,草石,天地间的一切,渐渐与剑相合,不是剑去契合天地,而是天地去契合他的剑!

    飞雪崖上,众人瞧的如痴如醉,忘乎所以,隐隐间似明白了什么,可转眼又如流水淌过心间,了无痕迹。

    陆展鹏皱眉沉思,无论如何,他都抓不住心间那转瞬即逝的奇妙感觉。

    唯有苏小小盯着空中的那道人影,双眼亮晶晶的,仿佛瞧见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般。

    苏玉楼见状,不由心中暗叹:这丫头......当真是机缘不浅,好大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