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五十三章 挑拨离间!

悲风伤月2019-02-26 23: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窗外,夕阳已落,明月未升,天色已逐渐暗沉。

    屋内,苏玉楼五心朝天,气息沉定,阖目冥思。

    脑海之中,诸般武学思维碰撞,摩擦,绽放出明亮的火花,苏玉楼不断推演,完善水,风,雷三篇,让它从一个骨架,慢慢变得充实,最后生长出血肉精华。

    咚咚咚!

    沉闷而又急促的敲门声骤然响起,打破了屋内的寂静,坐在榻上的苏玉楼睁开了双眼。

    收敛气息,苏玉楼随意伸手一挥,劲风飘散溢出,拨开了门栓,房门瞬间洞开。

    苏小小面色通红,目露急色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苏大哥,大......大事不......不好了!”

    苏玉楼起身,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先别急,喝口水,有什么事儿慢慢说。”

    接过水杯,苏小小仰起头来,“咕噜噜”的一口饮尽,随后口齿清晰的说道:“大事不好了,飞雪崖上的月影石......被人毁了!”

    月影石被人毁了?

    苏玉楼目光一凝,五指倏然紧握。

    这个消息实在太过惊人,令他有些猝不及防。

    按照计划部署,苏玉楼正准备动身前往飞雪崖,一睹“明月照千秋”的余下部分,消去惦念之心,如今月影石已毁,那他还未来得及看完的第三式剑招岂不成了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深吸口气,苏玉楼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了?”

    苏小小摇头道:“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除了月影石被毁外,红叶庄主秋夜长也死了,死在了自己的书房里。

    “还有......少庄主秋若风受了重伤,至今仍然昏迷不醒。”

    苏玉楼情不自禁的抚了抚额头,一个消息比一个消息来的惊人,他竟有种恍若隔世的微妙感觉,仅仅只是在屋里呆了大半天,外面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秋夜长,宗师榜上提名的人物儿,昨日还在意气风发的与群雄商谈“灭魔”大计,今日就成了一具声息全无的冰凉死尸,说死就死,世事无常,莫过于此!

    “还有什么?一起说了吧。”

    苏小小的脸上首次露出凝重之色,道:“事发之际,有人碰巧看见了一道人影从秋夜长的书房里窜出,逃往了这一片区域。”

    “而且红叶山庄的人还从秋夜长的右手指缝里发现了一些血迹和肉沫,根据种种迹象,判定是凶手身上留下来的。”

    “现在,红叶山庄认为杀人凶手就藏在我们之中,已召集全庄弟子,封锁整个山庄,同时将这片区域团团围住,要求挨个儿搜身检查,查看谁的身上有新鲜的伤痕,借此找到真凶。”

    苏玉楼闻言,内心暗自好笑:江湖中人不乏桀骜不驯之辈,要求搜身检查,不闹翻天才怪。

    至于红叶山庄一方,现在庄主意外身死,少庄主重伤,加上红叶山庄至宝月影石被毁,绝对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

    这是有人在刻意挑起两方的矛盾啊。

    长吁口气,苏玉楼目光一转,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陶芙如今在不在房间里?”

    苏小小摇了摇头。

    “她不在的,我来时就去叫过她了,她没在房间里,连我师兄也不见了。”

    ......

    夜幕降临,洗去了白日的喧嚣,天地渐渐宁静下来,然而红叶山庄却是一反往日常态,灯火如炽,人影憧憧。

    一个个穿着红枫纹饰长袍,腰悬利剑的红叶山庄弟子,将整个红叶山庄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水泄不通,暗处更藏有不少手持穿云弩,目如鹰隼的红叶山庄弟子。

    穿云弩这玩意儿,射程远,穿透力强,命中率高,一次能够连续射出十只箭。

    苏玉楼走出芭蕉苑后,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只苍蝇也休想溜走,要想离开红叶山庄,除非一路杀出去。

    若真做出这般举动,岂非成了“做贼心虚,畏罪潜逃”,只怕立刻就会招来围杀,面对利剑强弩,铁打的人又能挨上几颗钉?

    唯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内心暗叹一声,苏玉楼,苏小小两人转过几条廊道,来到了一处宽阔的空地,见到了两群相互对峙的人。

    其中一群人是红叶山庄的弟子,以一个身材高大魁梧,墨发蓬松如针,脸上有条刀疤的青年为首。

    另外一群人则是受邀前来的坤云郡群豪,以“独臂神剑”鱼道人等几名先天高手为首。

    刀疤青年面容冷峻,声如洪钟,朗声开口。

    “诸位同道,非是我杨烈存心刁难,只因家师遇害,真凶未明,不得不出此下策,还望诸位能够配合一下,让敝庄弟子搜身检查一遍,以期找出真凶,还诸位一个清白。”

    鱼道人斜睨了他一眼,冷冷道:“对于秋庄主的死,贫道也很难过,但我鱼道人是个独臂之人,有自己的规矩,现在不能破,以后也不能破。”

    若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得褪去衣裳,就得将他的断臂之处显露人前,这对于一个骄傲的人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我等在坤云郡内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今日若是挨个儿让你们搜身检查了,传扬出去,我们的面子往那儿搁?大家说说看,是不是这个理?”

    说话之人是一个方脸阔口的紫面中年。

    “就是,凭什么你们一句话,就要我们脱了衣服,乖乖让你们这帮小辈搜身检查。”

    “某家现在就把话放在这儿,秋庄主的死,与某家无关,你们要搜身,就拿剑来搜。”

    “红叶山庄若是不欢迎在下,在下可以走,至于搜身一事,恕难从命!”

    群雄纷纷开口,语气激烈,对于搜身检查一事十分抵触,只有小部分人默不作声,其中有不介意搜身检查的,也有准备看看局面再说的。

    火光跳动闪烁,杨烈的面色异常难看,握刀的手“咔咔”作响,仿佛下一刻就会拔刀出鞘一般。

    苏玉楼望着杨烈,神情有些诧异,红叶山庄以剑术闻名江湖,这刀疤青年却手持单刀,显得颇为异类。

    苏小小“博闻广识”,立时充当解说:“这个人叫杨烈,是秋庄主的二弟子,传言此人性烈如火,不适合修炼红叶山庄的剑法,后来不知从那儿学了一套‘炎阳刀谱’,武功突飞猛进,几乎不比少庄主秋若风差哩。”

    性烈如火?

    苏玉楼挑了挑眉,这样的人,冲动,暴躁,干脆直接,瞧他如今的模样,似已有些按捺不住了。

    目前,红叶庄主秋夜长已死,群龙无首,一盘散沙,双方又心生隔阂,若是此刻有强敌来犯,缺少足够份量的高手压阵,同时还人心不齐,一旦遇上真正的高手,将会一触即溃,兵败如山倒。

    眼下的情形,怕是早在某些人的预料之中了,至于秋夜长指缝里的血迹肉沫,八成也是有人刻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挑拨离间,分化眼前这两伙人。

    两伙人你一言,我一语,争执不下,互不相让,气氛越发的剑拔弩张起来。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惨叫声,刺破夜空,紧接着,又是激烈的厮杀声,怒吼声,痛嚎声……

    其间,还夹杂着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吼声

    没过一会儿,四面八方皆传来了这种嘈杂的声音,尤以山门的方向为最!

    就在这时,一个红叶山庒的弟子满身带血,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高声大叫。

    “二师兄,阴尸谷的人大举杀上门来了,师兄弟们伤亡惨重,还望师兄快些前去支援!”

    eg.本来还想写怎么毁掉月影石,秋夜长是怎么死的,不过一写估计就要两三章,想了想,还是加快剧情,一笔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