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五十八章 江湖相遇,江湖再见!

悲风伤月2019-02-22 12:0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残夜,风起!

    红叶山庄内,厮杀打斗声渐渐弱了下来,最后,更是被那不时响起的低吼声完全掩盖。

    这种低吼声,夹杂着兴奋,残忍,暴虐之意,就像是地狱妖魔肆虐人间,饱饮鲜血之后,满足的喟叹。

    一场血腥杀戮,终于还是落下了帷幕。

    衣袂破空,猎猎飞舞,几名阴尸谷弟子背着黑棺飞掠而至,落在了苏玉楼与瘦削男子等人激战过的地方。

    一名阴尸谷弟子瞧着满地尸体,仔细辨认过后,忍不住的惊呼出声:“是负责这一片区域的同门,他们怎会死在了这里?究竟是何人所为?”

    另有一名阴尸谷弟子注意到了被钉死在高墙上的瘦削男子,神色惊异,有些不确定的低声喃喃道:“那是......那是祝师兄?”

    “祝师兄是大长老的弟子,身份非同小可,你们在此守着,我去将此事禀报大长老!”

    说话之人,声音沙哑,地位在几人中似乎最高。

    其余人闻言,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下来,目送他飞掠离去,消失在昏暗的夜色中。

    没过多久,几十名阴尸谷弟子簇拥着一个老者走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厮杀之后,未曾散去的杀气,煞气。

    老者杵着骷髅拐杖,佝偻着背,偶尔嘴里还咳嗽一声,看上去像个行将就木之人。

    然而,其身侧的阴尸谷弟子却是对他毕恭毕敬,亦步亦趋,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除了老者平日积威深重之外,更是因为他们之中,有不少人亲眼目睹了老者是如何击杀三位先天高手的。

    “独臂神剑”鱼道人宝剑断折,独臂连着两条腿一起被扯了去,变成了一个人棍,嘶声哀嚎半天,方才咽气。

    艳名远播的散花夫人则被其撕下了脸皮,活生生的砸碎了头颅。

    最后一个同样有名的先天高手,惨遭开膛破肚之刑,心脏被老者一把掏了出来,趁着鲜热,直接吞了下去。

    阴尸谷弟子残忍凶恶,可与之相比,亦是小巫见大巫,如何能叫他们不敬不畏?

    目光掠过陶芙的尸体,老者瞳孔微微一缩,当落在瘦削男子的尸体上时,仰头叹了口气。

    一个先天弟子,培养起来所耗费的心血难以计数,如今人死灯灭,往日所为,皆付诸东流,冷漠狠毒如他,亦不免有些感伤。

    “将他的尸首收敛好!”

    淡淡的吩咐了一声之后,老者低首垂眉,瞧着地面,目光闪烁不休,内心思潮起伏。

    关于阴墟杀手组织,老者早年接触颇多,深知这个杀手组织的恐怖,一个先天境界的阴墟杀手,出其不意之下,有极大的几率杀掉一个宗师高手,

    秋夜长即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

    当老者得知阴墟杀手成功暗杀秋夜长,并设局离间红叶山庄,坤云郡武林群雄两伙人马,令其人心不齐时,便以将这两伙人视为了砧板上的鱼肉。

    除了正面强攻之外,老者还让门下弟子潜入山庄周边外围,布下层层杀网,截杀那些见机不对,趁乱溜走的江湖人士。

    最外围的几片区域,皆有一名先天弟子坐镇,十一名精英弟子辅助,配合施展黑链锁天阵,即使以他的修为,想要过去,亦得费上一番功夫。

    如今,负责这一片区域的十二名弟子无一幸存,就连那名阴墟杀手也死在了此处。

    究竟是那里出了岔子?

    红叶山庄内,还有这样的高手?

    一个阴尸谷弟子见老者紧锁眉头,似有所思,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来,恭声询问道:“大长老,空中还残留着许些生人的气息未散,我们要不要追上去?”

    老者闻言,浑浊的双眼微微阖起,似在考虑这个阴尸谷弟子的提议!

    阴尸谷中人,将自身炼成半尸之躯,介乎于生人与死人之间,加上整天与死人打交道,对于生人的气息十分敏感。

    但凡有一丝生人气息未散,他们便可借此追寻上去,如蛆附骨,如影随形。

    思虑之际,老者忍不住再瞧了一眼陶芙的尸体,这个令他也为之忌惮的阴墟杀手。

    黑夜,阴墟杀手,干净利落,一剑封喉......

    老者深吸口气,收回目光,缓缓的摇了摇头,打消了追上去的念头。

    “不用追了,吩咐下去,让众弟子再仔细的搜索一遍,看看还有无活口,一个时辰后,红叶山庄门口集合,动身,回去。”

    ......

    黎明破晓,晨雾弥散。

    红叶山庄数十里外,一条林间小河中,“轰隆”一声,突然溅起了一阵水花,一道人影从中飞了出来。

    洗去了一身血腥味,苏玉楼双掌合运,运功蒸干了衣裳,转头望向一旁背对着他,正在用河水洗脸的苏小小。

    “红叶山庄这次算是完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用衣袖擦了擦脸,苏小小神色有些哀愁伤感,又有些茫然无措:“我不知道唉......”

    苏玉楼想了想,温和开口:“江湖险恶,你还是早些回飞羽剑派吧,等你什么时候能将月影石上的收获完全掌握,再出来行走江湖也不迟。”

    “好吧,我听你的。”

    瞧着苏玉楼,苏小小愣了片刻,旋即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露出一个灿烂笑脸。

    “苏玉楼,你是本女侠下山之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我不会忘记你的。”

    苏玉楼闻言,莞尔一笑:“彼此彼此,苏女侠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希望以后行走江湖,能听到苏女侠你仗剑除魔的英雄事迹。”

    “到时候,也好与别人吹嘘:想当年,我可是跟苏女侠一张桌子喝过酒的。”

    苏小小精神一振,拍了拍胸脯,眉飞色舞道:“肯定会有那么一天的,等本女侠剑法大成,一定罩着你,摊上什么事儿了,就报本女侠的名字。”

    苏玉楼脸上笑意更甚,接口应下。

    江湖之中,心机深沉之人太多,似苏小小这般古道热肠的人实在少见,正因如此,才显得难能可贵。

    最能引起苏玉楼共鸣的是,前世的他,也有着“仗剑天涯,除妖伏魔”的江湖梦,只是那个梦,不知何时起,已与他渐行渐远,或许,这个同姓为苏的小丫头能替他继续走下去。

    转过身去,苏玉楼踏着草色,于清晨的曦光中挥了挥手。

    “江湖很大,江湖路很长,苏女侠好好保重,咱们江湖相遇,江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