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六十一章 凝气成锋,无形气箭!

悲风伤月2019-02-21 11:1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你且说说看,我们一起上,和一个个的来,有何区别?”

    长笑声中,一个颧骨高耸,面如淡金,目光睥睨如鹰的独臂老人,自左侧的雪林中走了出来。

    与此同时,右侧树林也出现了一个老人,只见此人干枯瘦小,身上没有二两肉,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似的,他漫步行来,雪地上竟全无脚印,显示出非凡的轻功造诣。

    苏玉楼慢条斯理道:“一个个的上,死的太慢,一起上,死的太快,这就是区别!”

    枯瘦老人闻言,咧嘴冷笑道:“好生狂妄的后辈,你如果不是疯子,就是有胆子,不过胆子大,不一定命长。”

    对于这隐含威胁之意的话语,苏玉楼只是付诸一笑。

    “我的命长不长,得靠你们亲手来掂量,另外几位,你们说是也不是?”

    话音方落,林中便又有四人并肩走出。

    这四人年纪不小,却作孩童打扮,身上穿的衣服五颜六色,花花绿绿,脚上套着童鞋,腰上扎着围裙,明明生的相貌狞恶,可偏要作出顽童的模样,嘻嘻哈哈,挤眉弄眼,令人瞧了忍不住恶心欲呕。

    “你说的话,倒也不无道理,瞧在你说话还算有理的份上,等会儿我们就赏你一个万毒噬心好了!”

    四人异口同声,笑嘻嘻的说道,一副未将苏玉楼放在眼内的样子。

    这四位童子正是苗疆“极乐峒主”五毒童子的门人,擅长用毒,而那独臂老人姓查,名猛,乃是‘金狮镖局’的总镖头,至于枯瘦老人则是有着“神行无影”之称的虞二先生。

    这六人均是为了金丝甲而来,不过对于苏玉楼,无论他们脸上表现的如何,内心深处绝对不敢有半分小觑之意。

    “碧血双蛇”凶名赫赫,绝非等闲之辈,但“双蛇”中的白蛇竟在一招之间就折损在了这位少年手里,如此能为,他们六人中无一人拥有。

    既然单独一人无法取胜,那就......

    “一起上!”

    一起上,三个字,六个人,同时出手!

    “神行无影”虞二先生虽然右腿天生残废畸形,单以轻功而论,却是六人中最高的一个。

    只见他如幽灵,似鬼魅,拖曳着长长的残影,绕了大半圈,转至苏玉楼的背后,双手撮指成刀,斩向苏玉楼的脖颈,腰椎两大要害。

    即使绕了大半个圈子,他的攻击仍是最先抵达。

    速度快,若是以之逃命,自是最好不过,可若是以之攻敌,而又实力不济的话,那么这速度......也只能是送命的速度。

    惨嚎一声,虞二先生来时有多快,去时就有多快,不过相比起来时,眼下的他额头上多出了一个血淋淋的窟窿,落地后,浑身抽搐了两下,便立刻见阎王去了。

    扬指点杀虞二先生!

    恰逢此时,查猛又已抬掌杀至。

    他双掌肿胀,泛着金属特有的光泽,予人以坚实质感,出掌也没见着什么玄妙变化,只是直来直往,卷起道道劲风,向着苏玉楼狠狠拍去,颇有以拙胜巧的意味。

    苏玉楼冷哂一声,同样一掌击出,毫无花俏!

    查猛素以掌力刚猛称著,然而与苏玉楼相比,无异于是螳臂当车,以卵击石。

    “轰!”

    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查猛往日引以为傲的掌力一触即散,双臂更是被一股沛然猛力震断,手肘倒拐,触目惊心的血花迸溅而出。

    浩瀚磅礴如大海般的掌力随之临身,查猛哀声痛嚎,转瞬之间,胸前肋骨尽碎,连同五脏六腑一起被这股磅礴掌力搅成了肉糜。

    这位“金狮镖局”总镖头习练掌法多年,到头来,还是死在了别人的掌法之下。

    就在苏玉楼击毙查猛之际,空中忽然飘来了一股腥臭之气,蝎子,蜈蚣等毒物漫天飞洒,如雨罩落。

    密密麻麻,望上去不下百数。

    将腰间囊袋中的毒物一洒而空,四位童子面泛冷笑,这些毒物是以苗疆秘法精心培育出来的,如今被他们以暗器手法洒出,迅疾至极,只要被一只毒物蜇上一下,咬上一口,立时便能让人毒发身亡。

    苏玉楼一指,一掌,接连击杀虞二先生以及查猛,确实叫他们心惊意外,不过如今毒物漫天,笼罩四方退路,且又临身近尺,一双肉掌再厉害,又能挡的住几只?

    下一刻,笑意凝滞,僵在了四人的脸上。

    漫天毒物刚一临近苏玉楼周身尺余范围,便好似撞上了一层无形墙壁,直接弹飞了出去,于半空中爆成一团团腥臭血雾!

    “护体罡气!”

    黑衣童子惊呼出声,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惊恐之色,另外三名童子则是张着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仿佛被骇成了哑巴一般。

    眼下天寒地冻,四人前额后背却是一下子就冒出了冷汗,脸色比地上的白雪还要白,脑海之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在盘旋回荡。

    逃!

    望着折身倒退的四人,苏玉楼轻笑一声。

    大袖招风,凭空生出一股莫大的螺旋吸力,将方圆数丈之内的风雪气流全部纳入袖中,接着袖袍一抖,霎时间,一条风龙呼啸飞出,裹挟着万千雪芒,向着四人掠去。

    风雪罩身,四人犹如中了定身法一般,僵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层晶莹薄冰将他们的身躯完全覆盖,冻结生命,皑皑雪地上,转眼多出了四座真人冰雕。

    三招之间,六人皆亡!

    不过,除了这六人之外,还有三人藏身于道旁两侧的雪林中!

    这三人如今已是面无人色,适才他们想要做渔翁,眼下却想做条死鱼,收敛了全身气息,气都不敢喘一下。

    至于逃?

    没人敢逃,极乐四童子就是血淋淋的前车之鉴。

    他们只能将气息收敛,祈求不被那恐怖的白衣少年发现,不过,四周皆是风,苏玉楼的感知早已由十丈范围扩展到了五十丈。

    五十丈之内,纤毫毕现,洞察入微,那怕他们全部变成一只蚂蚁,也休想逃过苏玉楼的眼睛。

    将黄布包袱扔在地上,苏玉楼左手如托山岳,右手虚扣弓弦,成弯弓搭箭之状。

    咻咻咻......

    聚气成锋,三道无形气箭飞射而出,气流激荡不休,尖锐啸鸣,箭锋所过之处,凌空飘落的白雪无声爆开,碾碎成了烟雾状的粉屑。

    以苏玉楼为中心,左侧五丈开外的一颗大树,右侧七丈开外的两颗大树,几乎不分先后,同时被无形气箭洞穿。

    三声痛哼响起,三道人影倒地,鲜血如注,汩汩流出。

    血染红了雪!

    这种数丈之外取人性命的武功,三人别说是没见过,没听过,甚至连想也没想过。

    而且这无形气箭来的太快,太急,当他们的耳边还在回响气箭破空带起的呼啸声时,心口就已经中了箭!

    天物刃,无形弩!

    以苏玉楼如今的修为,施展“无形弩”,休说五丈,七丈,只要还在十丈之内,他要以无形气箭取人性命,可谓是探囊取物,轻而易举。

    伸手一抓,雪地上的黄布包袱自行跳起,重新落入苏玉楼的手中。

    死去的那三个人姓甚名谁,有什么身份,在江湖上名望如何,苏玉楼毫不在意。

    活人变成死人,真的就是“四大皆空”,一无所有了。

    风雪越来越大,毫无停歇之意!

    地上的血迹,尸体,没过一会儿就被风雪掩埋,天地茫茫,了无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