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六十二章 三寸利剑!

悲风伤月2019-02-20 23:3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叮当、叮当、叮当......

    这是一个简陋的铁匠铺,清脆的打铁声,激动着沉默的空气,传荡,回响。

    丝丝红光自窗台,门缝里泄出,予这风雪如晦的天气增添了一抹不一样的色彩。

    滴答、滴答、滴答......

    汗水不断从脸上滑落,王铁抬起膀子擦了擦,火光映照下,他胸前肌肉高鼓隆起,古铜色的皮肤闪烁着健康的润泽。

    他是这个村庄唯一的铁匠,这里是村庄唯一的铁匠铺。

    平日里,他多是替农户打造农具,偶尔也会有人请他打造刀剑,今日,却有一位客人请他打造一副镣铐。

    借着擦汗的功夫,王铁望了一眼那位靠在柱子上,提着一壶酒,浅酌细饮的年轻公子,又瞧了瞧不远处的木桌上......那锭亮灿灿,仿佛正在发光的银子。

    这就是打造镣铐的酬金,足足十两纹银!

    深吸口气,王铁顿觉动力十足,举起铁锤,又干起自己手上的活儿来,清脆的打铁声间隔片刻,再次响起。

    换了一个较为舒服的靠姿,苏玉楼微眯着双眼,似醉非醉,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后,再次仰头灌了一口酒。

    “呼......”

    李白好酒,他也好酒;李白秀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他张口一吐,能成三寸利剑!

    诗气才华,后世流传,三寸利剑,今朝杀人!

    晶莹酒液凝成的三寸利剑破空而出,射穿了窗户,同时也射穿了一个人的头颅!

    凄厉的惨叫声骤然响起,王铁闻声一惊,握锤的手微微一颤,颤声问道:“公子,刚才......刚才那是?”

    苏玉楼漫不经心道:“死了一只老鼠而已,不管你的事儿,尽快将我要的东西打造好,事后我会再付你十两银子。

    王铁闻言,扯着僵硬的脸皮,轻轻应了声。

    因为刚才那声凄厉的惨叫,他的心情忽然变得沉重起来,即使多出了十两银子的酬金也没有好上多少,那种声音,绝对不像是活人能发出的,换而言之,发出惨叫的人已经死了。

    那人确实死了,尸体就横呈在铁匠铺外。

    苏玉楼眯着双眼,心里默数一下,这应该是他三日来所杀的第二十七个人!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个人知道金丝甲在他手中,就跟十个人,百个人知道没有任何区别。

    一个时辰后......

    “公子,你要的东西打造好了!”王铁语气恭敬,又含着几分敬畏之意。

    苏玉楼淡淡的“嗯”了一声,探手一抓,王铁手上那副打造好的镣铐,连着锁链一同被劲风卷起,飞了出去,落入苏玉楼的手中。

    王铁先是觉得手上一轻,再是感觉手心一沉,低头一看,只见掌心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一锭银子。

    苏玉楼一手提着黄布包袱,一手提着镣铐锁链,走出了铁匠铺。

    铁匠铺外,殷红的鲜血已经凝固,没了气息的尸体被大雪掩埋了一半,那双裸露在外的眼睛圆瞪怒睁,死不瞑目。

    面无表情的从尸体旁经过,转过几条街道后,苏玉楼来到了他临时落脚的地方。

    一家客栈。

    村庄上唯一的一家客栈!

    离开时,客房内空无一人,回来时,客房内已经有人......一个青衣人!

    青衣人身材不高,但也不矮,神情悠闲潇洒,一张脸却是青惨惨、阴森森的,仿佛戴着面具,又仿佛这就是他本来的面目。

    苏玉楼神色平静,丝毫不感意外,仿佛早就知道自己客房内会有这么一位不速之客。

    “你是在等我,还是在找它?”

    扬了扬手中的黄布包袱,苏玉楼轻声问道,自得到这件武林至宝后,整整三日,他没有拆开看过一眼。

    青衣人语气平淡道:“我即是在找它,也是在等你。”

    苏玉楼笑了笑,目光转而望向了青衣人的手,他的手上戴着一双暗青色的丑恶手套。

    “江湖有七毒,最毒青魔手,这‘青魔手’乃是伊哭炼金铁之英,淬以百毒,锻冶了七年才制成的,据说是武林中最霸道的兵刃之一。”

    “可惜,你这双青魔手不是伊哭的那一双,而你......也不是伊哭。”

    青衣人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道:“我的确不是伊哭,难道公子你希望见到伊哭?需知江湖上有多少人想要避开他还来不及呢!”

    苏玉楼神色清淡,悠然开口:“只有本领不济的人,才会想要避开他。”

    青衣人闻言,轻叹道:“公子武功超群,一路上连杀二十七位成名已久的江湖高手,且皆为一招毙命,这份本事,即使是伊哭怕也多有不及,自然不用怕他。”

    苏玉楼道:“我不仅不用怕他,还希望他来找我,他若是来,除了将真正的青魔手送给我外,还会将命也送给我。”

    “其实公子大可不必感到惋惜,见不到他,见到我,或许更好!”

    “青衣人”的声音忽然变了,变得如银铃般娇美,如出谷黄莺般清脆,甚至用这两种比喻来形容她的声音都稍显侮辱。

    娇笑声中,她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匣子,用两只戴着手套的手,笨拙地将匣子打开,霎时间,一阵砭人肌肤的森冷剑气投射而出。

    苏玉楼举目望去,只见这黝黑的匣子里,装着一柄寒光照人的短剑。

    “公子可知道这是何物?”

    苏玉楼目光一凛,淡淡道:“藏剑山庄至宝......鱼肠剑!”

    “英雄识宝剑,宝剑佩英雄,公子人中龙凤,世间怕是唯有公子你才配的上这柄宝剑”

    语笑嫣然间,青衣人缓缓的脱下了青魔手,露出一双十全十美,宛若羊脂美玉塑磨成的玉手。

    接着再用这双玉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将一张美丽得令人窒息,令人不敢逼视的俏脸呈现出来。

    眉若横黛,目似秋波,青衣人面色绯红,带着几分羞涩,几分**,唇角含春,挂着丝丝撩人心弦的媚笑。

    一件件衣裳随之从她的身上褪了下来,落在地上,丰盈润白的藕臂,浑圆紧致的玉腿,高耸挺翘的酥胸,瞬间暴露在了冰冷的空气中。

    她的眼睛会说话,她的媚笑会说话,她的手,她的胸膛,她的腿……她身上每分每寸都会说话。

    “公子,你看我美吗?”

    此时此刻,就算是个瞎子,也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缕缕甜香,也能听到她那销魂荡魄的柔语。

    苏玉楼淡笑道:“江湖第一美人,自然是美的!”

    一语惊破身份,林仙儿没有感到丝毫意外:“只要公子你将金丝甲交给仙儿,不仅鱼肠剑,青魔手,就连仙儿也将是你的......”

    “仙儿能令公子体会到前所未有的极乐,保证让你乐不思蜀,不知人间何世。”

    说话之际,林仙儿故意拖长了语音,语音中夹杂着轻吟浅哦,宛若一只诱人堕落的妖精。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无法推辞拒绝。

    苏玉楼自然是个正常的男人,但同样也是个有着严重心理洁癖的人,若是换个美人,他自然不会不解风情,不过,对于眼前这个人尽可夫的女子,他却是没有半点染指的意思,甚至......有些厌恶!

    对于内心厌恶的人,通常情况下,苏玉楼不会直接一刀了账。

    人生在世,最令人绝望的不是死亡,而是看不到希望,以及最得意,最在意的东西......

    一点一滴,慢慢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