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六十五章 一座山,一双手!

悲风伤月2019-02-19 23:3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时间犹如一条静静流淌的长河,永远不会停歇,一晃眼,又是三日光景过去。

    这三日里,苏玉楼仅仅遇到了三次伏杀,第一日两次,第二日一次,第三日一次也没有!

    第三日,无雪,有风!

    风中依然有铃声。

    骑着白马,向西而行的苏玉楼在一座荒山前停了下来。

    自他放走邱独,游龙生,以“无形弩”射杀五毒童子后,再也没有遇到一个武功像样的人。

    不过,真正的高手,以及那些所谓名门大派之人,用不了多久,就会找上他。

    苏玉楼自然不会让他们好找,因此,他打算找个地方等他们!

    “就是这里了!”

    翻身下马,苏玉楼负手立定,微微抬起头来,打量着眼前的荒山!

    这座荒山不大不小,不高不矮,其上怪石嶙峋,草木稀疏,荒芜枯寂,予人一种凶戾邪煞之感。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此处虽是一座无名荒山,但苏玉楼却有信心,让它一月之内,天下闻名!

    “不走了?”

    林仙儿声音虚弱的问了一声,毫无形象的跌坐在地上,眼下的她什么都不想,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不走了,接下来,你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淡淡的回应了一句,苏玉楼环目四顾,目光最后落在了山脚处的一方巨石上。

    缓缓走进,苏玉楼伸手一拍,气劲如惊涛骇浪,不断汹涌而出,重重的轰击在那方巨石上,石动地摇间,碎石飞溅。

    凹凸不平的石面顿时被苏玉楼的掌力生生抹平。

    骈指为剑,苏玉楼横勾竖划,剑气飞纵激荡,隔空在那方巨石上刻下了三个大字。

    折兵山!

    “山名折兵,当坐峰顶,小天下,一会群豪,折尽兵器谱上兵!”

    喃喃低语中,苏玉楼漫步上山,白袍猎猎飞舞,在地面上洒下一片森然阴影。

    ......

    保定城中,若论府邸气象恢宏,庭园林木繁胜,莫过于昔日的“李园”,今朝的“兴云庄”!

    李探花仗义疏财,“小李飞刀”冠绝江湖,龙四爷急公好义,广纳四海八荒,群英豪杰。

    因此,无论这座府邸是叫“李园”,还是叫“兴云庄”,都少不了江湖英雄,往来出没。

    连带着对面的酒楼也生意兴隆,繁盛起来,成为了江湖中人歇脚之所。

    此刻正当午时,酒楼内的伙计站在门口,“铛铛铛”的敲着铜锣,大声吆喝道。

    “各位客官们,你们可想知道江湖中最轰动的消息,武林中最近发生的大事么?那么就请到二楼饭厅,由南边来的孙老先生午时三刻开讲,保证既新鲜,又紧张,各位客官们可以一边吃饭喝酒,一边听书。”

    随着他这么一吆喝,倒还真的招揽了不少生意。

    江湖中的事儿,永远充满了刺激紧张,让人听了,不禁心醉神往,江湖豪杰,武林奇侠的故事,更是精彩绝伦,即使三天三夜也说不完,道不尽。

    而这些,对于江湖中人,亦或是平民百姓而言,无疑是极具吸引力的。

    江湖中人,谁没有一个做大侠的梦想?普通的平民百姓,谁不对那看似与他们很近,实则与他们很远的江湖......憧憬好奇?

    因此,不消片刻时间,酒楼的二楼饭厅就已人满为患。

    见人坐齐了,刚才那个伙计再次将手中铜锣猛地一敲,扯着嗓音叫唤了一声。

    “有请孙老先生登台!”

    话音方落,一个身着蓝衫,面容清奇消瘦,手中提着旱烟杆的白发老者走了上来。

    而在老者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的大姑娘,这姑娘梳着两条大辫子,一双眼睛又黑又亮,眼波一转间,就能将男人的魂魄给勾了去。

    白发老者向着四周的熟客拱了拱手,随后走到事先准备好的木椅上坐下,将旱烟杆往桌子上一磕,向着身旁的辫子姑娘说道:“红儿,去给我端杯茶来。”

    辫子姑娘甜甜的应了声,转身向伙计要了碗茶。

    白发老者接过辫子姑娘递过来的茶,掀起茶碗盖子,吹着碗里的茶叶,低头啜了几口。

    少顷,白发老者放下茶碗,举起惊堂木,“啪”的一声,往桌上一拍,声音响亮道:“江湖风云,变幻无常,你方唱罢我登场,诸位可知道,近段时日,江湖中最大的一件事儿是什么吗?”

    辫子姑娘知道他并不是真的在问别人,只不过是要找个人将话头接下去而已,当下将两条大辫子甩了甩,脆生生的开口道。

    “爷爷说的可是梅花大盗重现江湖,行凶作恶的事儿?”

    白发老者摇头笑了笑,说道:“梅花大盗是重现江湖不假,不过近一个月来,他又已在江湖上销声匿迹,我们这次说的不是他,而是一座山,一双手。”

    辫子姑娘好奇道:“山是什么山?手是什么手?”

    白发老者长吁口气,双目微微眯起,一字一句道:“山叫折兵山,手叫玄玉手!”

    话音落下,场中顿时一静,喝酒的不喝酒了,吃菜的不吃菜了,仿佛“折兵山”,“玄玉手”这六个字具有无穷魔力一般,将他们的心神全部吸摄了过去。

    “爷爷,这折兵山,以及玄玉手有什么奇特之处吗?”辫子姑娘继续问道。

    饭厅中,无数目光齐唰唰的望向了白发老者,静候下文。

    白发老者又押了一口清茶,旋即娓娓道来:“这折兵山原本是一座无名的荒山,也无甚稀奇之处,不过近月以来,这座山的名字却是传遍了大江南北,整个江湖,现如今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辫子姑娘娇笑道:“这座山既然这么有名,那爷爷可以给我们说说它吗?”

    横目一瞥,见在场众人尽皆期盼的望着自己,白发老者抚须笑道:“江湖有七毒,最毒青魔手,伊哭的青魔手,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然而却在半个月前,折在了折兵山上。”

    “除此之外,连同红魔手,蓝蝎子也一并折在了这座山上。”

    辫子姑娘惊诧道:“青魔手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九位,按理来说,江湖上能够击败伊哭的人并不多,至于蓝蝎子,相传她的武功甚至在伊哭之上,这伊夜哭嘛,乃是伊哭的兄弟,武功想来也差不哪里去。”

    “折兵山上究竟有什么,竟能令他们三人折戟沉沙?”

    白发老者目光闪动,道:“折兵山上有一双手,他们三人就是败在了这一双手下。”

    “玄玉手?”辫子姑娘一挑纤细的柳眉。

    老者颔首点头,语气沉重道:“这是一双神秘,强大,能令风云变色的手!”

    “同样,也是这世上最恐怖,最可怕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