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六十七章 我来了,请指教!

悲风伤月2019-02-19 10:5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折兵山!

    巍峨楼阁,连绵起伏,如一条衣带环绕山腰,积千人之力,移山填海,方能于短短时间内,建造出这般庞大的宫殿群落。

    这些楼阁鳞次栉比,色泽暗沉,扎根于怪石嶙峋,荒芜枯寂的山体上,更显冰冷萧杀。

    陡峭严峻的山顶如今已被削平,改造成了一个十数丈大小的平台,朝东一面,一条数丈宽的山道笔直向下,直通山脚。

    山道以青石板铺路,不多不少,刚好三百六十阶,上面插着许多兵器,各式各样,品类繁多,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没有一件完好无缺。

    或是崩碎了刃锋,或是折断了握柄,或是.......

    近一月以来,登山之人,寻仇者有,挑战者有,不管人死没死,兵器至少是折在了山上的。

    百晓生所著的兵器谱中,就有十柄谱上兵器断折于此,就连华山,昆仑,峨眉三派掌门的佩剑也在其中。

    远远望去,整条山道,刃锋森寒,冷光冲天!

    而将这些兵刃尽折于山道上的苏玉楼,如今就盘坐在山顶上,面朝一方数丈大小的水池。

    他的身边,摆满了栩栩如生的兵器木雕。

    自他遇上瓶颈后,不管如何努力,终是少了一丝“起死回生”的神韵,止步于“万兵归宗,万刃无形”的境界之前。

    持之以恒,固然有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一天,但苏玉楼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仅仅只有一年,自然不能全部耗费在“天物刃”这门武学上。

    此时此刻,苏玉楼那只原本该是握着刻刀的手,已没在握刀,而是握着一柄剑!

    一柄不平凡的剑!

    剑光清冽如出水芙蓉,雍容淡雅;剑柄雕饰如星宿运行,光芒深邃;剑身纹理如碧波微澜,平和舒缓;剑刃冷峭如断崖孤壁,崇高巍峨。

    这柄剑,华贵,璀璨。

    正是十大名剑之一,“尊贵无双之剑”纯钧!

    自得了名剑“鱼肠”之后,苏玉楼便对其他名剑留了意,这柄“纯钧”就是他手下的山奴从一座古墓中挖掘出来,献给他的。

    单手持着纯钧,丝丝缕缕的剑气以纯钧为中心,蔓延而出,身前池水受剑气影响,开始翻滚涌动,慢慢向着池心聚集。

    聚集的水流高高隆起,如一朵花包逐渐向外舒展,一片一片,好似盛开的睡莲。

    一个相貌俊朗,身着黑袍的青年男子无声无息,踏上了山顶平台,瞧见这一幕,没有说话,恭敬的候在一旁。

    青年名唤陆沉,点苍剑派嫡传弟子,半月前傲气嶙峋,一人一剑,独自登山,被苏玉楼击败之后,留在山上为奴一年。

    折兵山......有折兵山的规矩!

    登山之人,若非胜出,要么兵毁人亡,要么屈身为奴一年。

    为奴之人,除了等一年之期到来以外,获得自由的途径还有一条,击败身为折兵山主的苏玉楼。

    人数不限,无论是一人也好,两人也罢,甚至所有人一起上都行,但是机会只有一次。

    没有一个人敢轻易尝试,陆沉自然也不敢,甚至绝大部分人连一起上的勇气都没有,陆沉同样也没有!

    恭敬的侯在一旁,陆沉与苏玉楼一样,望着池中那朵逐渐盛开的“睡莲”,目光惊异。

    忽然,盛开到一半的“睡莲”颤动了两下,接着分崩离析,瓦解溃散,化作无数水滴坠落,好似下了一场雨,水池中顿时泛起了细密的波纹涟漪。

    长吁口气,苏玉楼缓缓收剑,站起身来:“说吧,什么事儿?”

    黑袍青年陆沉拱手行了一礼,说道:“启禀公子,西苑的那个人......死了。”

    苏玉楼眉眼低垂,看不出喜怒哀乐,语气平静如初:“找个地方埋了,哦对了,我让你们去办得事儿,已经半个月过去了,可有眉目?”

    陆沉微微摇头道:“魔教近几十年来销声匿迹,门下弟子罕有在中原武林走动......”

    轻抚着纯钧剑锋,苏玉楼淡淡开口:“直接说结果。”

    “请恕属下们办事不利,我们......没有寻到魔教的半点踪迹,有负公子所托。”

    陆沉涩声开口,想了想,又小心翼翼的补充道:“我们的消息渠道仅限于中原武林,公子让我们留意关外,但是我们毕竟在关外毫无根基,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渗入,还请公子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陆沉还欲再言,却是瞧见苏玉楼微微抬手,做了一个“止声”的手势,心里不由一“咯噔”,惴惴不安起来。

    “来了!”

    望着山道方向,苏玉楼沉寂少顷,喃喃低语。

    眼见自家这位“折兵山主”并未有降罪之意,陆沉提起来的心一下子掉了回去,忍不住轻声问道:“公子,什么人来了?”

    “高手!”

    苏玉楼淡淡开口,临末又加了一句:“真正的高手!”

    人未至,剑意已至!

    剑意浩荡,冷峻,森寒,好似天山顶上亘古不化的冰雪,跨越了二十余丈的距离,横空迫至,使得这方天地,更为冰冷严寒。

    来人拾阶而上,一步步踏行落下,气势一层层飞跃拔高,宛若奇峰突起,撑天立地!

    无论是阿飞,还是荆无命,与此人相比,剑意,气势皆稍显稚嫩,当世之中,有这般能为者,实属不多。

    雪鹰子!

    这位在原著之中,仅仅只是提过姓名的“第一剑客”,踏过三百六十层山阶,登临山顶!

    雪鹰子身后,还跟着游龙生,一月未见,这位藏剑山庄少庄主瘦削了一大圈,也不知是相思成疾,还是因为附骨针之毒所致。

    苏玉楼目光平静的瞥了他一眼,转而就落了雪鹰子身上。

    雪鹰子面容沧桑,须发皆白,脸上皱纹密密麻麻,犹如刀刻般深邃,望上去宛若行将就木之人,但他的眼神却有着与自身老态大不相符的明亮,锐利。

    白色的麻布衣服,遮掩不住他那锋芒,强大的气息。

    这位昔年的“第一剑客”,封剑归隐天山之后,剑法不退反进!

    苏玉楼目光闪烁,微笑道:“你来了。”

    一个人的笑若是发自内心,心情通常都很不错,苏玉楼等了雪鹰子整整一个月,如今他来了,心情自然不差。

    “我来了。”

    雪鹰子来了,还带来了天山顶峰的孤寂与严寒,一路走来,他的精气神凝而不散,步步积累,已经达到了顶峰中的......巅峰!

    苏玉楼颔首,扬剑。

    “请指教!”

    剑客多为孤傲之辈,喜欢开门见山,直来直往,苏玉楼自然不会赘言,三个字,简单,明了,直接!

    天地间,蓦然风起!

    纯钧明明尚在苏玉楼的手中,却予人一种无形之感,仿佛已经化入了风中一般。

    雪鹰子见状,眼中闪过一道亮光,震惊,兴奋,见猎心喜,诸般情绪,纷呈涌现。

    “呛啷”一声,拔剑出鞘,他的剑如雪一般白,又像是亘古不化的玄冰,散发着一股冰寒森冷之气。

    “请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