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七十一章 一张战书!

悲风伤月2019-02-16 23: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须臾之后,两名仆役持着笔墨纸砚走了进来,见苏玉楼扬指一点不远处的木案,心中会意,将文房四宝一一安置妥当,同时将墨研好,退至一旁。

    诸葛刚三人虽然不明其意,却也不敢开口打扰。

    这时,也不见苏玉楼如何作势,笔架上的一只青玉狼毫笔无端跳起,飞转如轮,笔尖入砚触墨,左摇右摆,转瞬之间,雪白色的狼毫已被染成了墨色。

    苏玉楼探手一抓,青玉狼毫笔立时飞起,落入掌中,一张色泽柔和,纸色净白的生宣也随之飘来,好似被一双无形大手托住,漂浮在苏玉楼的身前,悬而不落。

    诸葛刚三人见状,不由相顾骇然。

    恰逢此时,苏玉楼已提笔书完,袖袍一挥,柔风送出,宣纸凭空转了一个大圈儿,向着诸葛刚缓缓飞去。

    诸葛刚眉宇一皱,略作犹豫之后,还是伸手接过了这张迎面飞来的宣纸,定睛往上一看,白纸黑墨,题有一字。

    战!

    一个“战”字,笔势雄奇,如铁画银钩,气象万千。

    双目凝注在这一个“战”字上面,诸葛刚顿时觉得天昏地暗,无数寒芒自虚空中乍然显现,化作刀,枪,剑,戟,无数兵刃向他劈斩刺来。

    一时之间,诸葛刚竟有一种置身于兵山刃林中的可怕感觉。

    深吸口气,诸葛刚闭上双眼,将脑袋撇向一边,再也不敢看那“战”字一眼。

    高行空,唐独两人没有看到纸上字迹,只是瞧见诸葛刚握着宣纸的左手微微发抖,双目凸睁,脸色惨白,额间隐隐生出汗渍,不由面面相觑,大感惊异。

    苏玉楼面色平静,徐徐开口。

    “这张战帖就劳烦你们代为转交给上官金虹,他看了,自会明白。”

    “另外,再给我替上官金虹带句话,不用他来找我,一个月后,我自会前去寻他,一个不错的对手,值得我去为他送终!”

    正所谓主辱臣死,高行空两人闻言,面色胀红,忍不住就要开口怒骂,却被诸葛刚抬手制止。

    他将宣纸轻轻卷起,放入袖中,向着苏玉楼拱了拱手,行过拜别之礼。

    “尊驾的话,我定会一字不差,如实禀报帮主,若无它事,我等三人便先行告辞了!”

    苏玉楼没有说话,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请便。

    诸葛刚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杵着金铁拐杖向外走去。

    此次行动,上官金虹已嘱命由诸葛刚全权负责,见他如此,高行空两人也只得作罢,冷哼一声,面色不善的跟在诸葛刚的身后,离开了花厅。

    至于燕双飞,没人在意,没人提起,一个死人对于金钱帮而言,一文不值。

    出了花厅,刚走了不到一百步,适才还好好的诸葛刚浑身一颤,金铁拐杖持握不住,身子一个踉跄,就要栽倒在地。

    离他较近的唐独面色一惊,连忙将他扶住,失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诸葛刚咬着牙,神态痛苦,面色更为苍白,几乎没有半点血色,他声色沙哑,虚弱开口。

    “我方才已被伤了心神,强撑着才走到此处,快,我们赶紧回去,这次......帮主怕是遇上真正的对手了!”

    想起那种好似被千兵万刃戮体分尸的恐怖感觉,诸葛刚仍然感到脊背发寒,心有余悸。

    这种恐怖感觉,他只在数年以前,从上官金虹身上体会到过。

    那一年,上官金虹舍弃了他赖以成名的龙凤双环,臻至“手中无环,心中有环”的高妙境界。

    面对上官金虹,诸葛刚虽然瞧不见有形的龙凤双环,却感受到了无形的龙凤双环,它们无所不在,无处不至,仿佛只需上官金虹意念一动,这些无形的龙凤双环就会立刻摧毁他有形的肉体,无形的灵魂。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诸葛刚才深深知道,自己这兵器谱上排名第八的“金刚铁拐”,在真正的高手面前......

    微如蝼蚁!

    ......

    江湖,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一日之间,功成名就者有,同样的,一日之间,身败名裂者也不少。

    折兵山,一朝崛起,惊动江湖!

    折在这座山上的兵器多如牛毛,折在这座山上的人也数不胜数,至于那些想要踩着折兵山,一步登天的人,现在已经渐渐变少了。

    而当“第一剑客”雪鹰子败于折兵山的消息渐渐传开之后,整个江湖为之震动哗然。

    相比于这些人尽皆知的消息,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一张战书自折兵山起,历经七日,送到了金钱帮的总舵,送到了上官金虹的手里。

    关于上官金虹,知道的人很多,见过的人很少,了解的人自然更少。

    或许在绝大部分江湖中人的想象之中,这位权势滔天的金钱帮帮主,住的是宫庭殿阙,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

    然而现实却与绝大部分人的想象背道而驰。

    上官金虹,住的是简朴屋舍,吃的是粗茶淡饭,穿的是粗布麻衣。

    财帛不能动其心,美人不能易其志,上官金虹,十分枭雄之资,心中已无它欲,唯一的欲望,便是权欲。

    一间简朴粗陋,家徒四壁的屋舍中,上官金虹坐在一张普普通通,甚至有些破旧的木椅上,神色略显凝重。

    此时此刻,他的手里握着一张宣纸,纸上写着一个“战”字。

    战书!

    诸葛刚杵着金铁拐杖,毕恭毕敬的站在上官金虹的面前,整整七日过去,他那受创的心神已经渐渐恢复,但神色仍然还有一些萎靡。

    除了诸葛刚外,这个没有几人进来过的普通屋舍内,还站着两个人。

    两个年轻人。

    其中一人穿着杏黄色的长衫,相貌斯文秀气,神情冰冷淡漠,负手立于上官金虹的左侧。

    上官金虹之子,上官飞!

    另外一人身材颇高,脸上有着三条刀疤,最令人瞩目,也最令人见之胆寒的却是此人的眼睛。

    那是一双灰色的眼睛,没有情感,没有生命,死气沉沉,黯淡一片。

    他就像是上官金虹的影子,立在上官金虹的身后,气息仿佛也与上官金虹的气息连接在了一起,不分彼此。

    这世间,想要当上官金虹影子的人很多,但是真正能做上官金虹影子的人只有一个。

    荆无命!

    静,静的只剩下四道若有若无的呼吸声,除此之外,整个屋子再无其他声音。

    忽然,神色略显凝重的上官金虹放声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浑厚低沉,犹如风雷共振,整个房间,仿佛都在他的笑声中颤栗,发抖。

    “好!好一个折兵山主。”

    “既然他要来亲自寻我,那么,我便在这里等着他,瞧瞧他到底是来送死,还是给我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