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七十三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悲风伤月2019-02-15 14:3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郭嵩阳离开了,直接干脆,丝毫也不拖泥带水,临走之际,说了一句“我等你”。

    两人相约半个月后,保定城见!

    有人白头如新,有人倾盖如故,郭嵩阳是一个真正的武人,单凭这一点,已足以让苏玉楼心生共鸣。

    刚与郭嵩阳分别不久,苏玉楼便又遇上了一个人,一个他想见到,又不想见到的人。

    一家老字号客店中,苏玉楼默默的放下了筷子,细如发丝的龙须面,泡在鲜香滚热的汤水中,香气扑鼻,然而他却是一点胃口也没有。

    客店里的其他客人与苏玉楼一样,食欲全消,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这一帮子胖女人。

    他们绝大部分人,一生之中见过的胖女人,加起来都不及现在一半多。

    望着这些胖女人,他们甚至忽略了这些女人身边,那些年纪轻轻,相貌俊秀,穿着鲜艳衣裳,脸上擦着脂粉的男人。

    这些女人不仅比猪胖,同样比虎还凶,客店里的客人皆被她们赶了出去,某个客人出门之际,低声骂了一句“死肥猪”,结果直接被拽了回来,打落了满嘴牙齿,再扔了出去。

    其余人见状,顿时吓得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小心翼翼的绕过她们,夺门而逃。

    眼见人已走的差不多了,五六个男人神色殷勤,手脚利索,将随身携带的丝被铺在地上,最胖的那一个女人毫不避讳,大大咧咧的坐了上去。

    男人们围着她,满面笑容的伺候着,有的在替她捶背,有的在替她扇扇子,有的捧着金杯,在喂她喝酒。

    整个客店,除了躲在柜台下面的掌柜,以及颤颤巍巍,藏在柱子后面的店小二外,便剩下苏玉楼一人。

    苏玉楼神色淡然,望着最胖的那个女人,悠然开口。

    “世上的女人很多,但胖成你这样的女人却很少,如我猜的没错,你就是苗疆的大欢喜女菩萨吧?”

    大欢喜女菩萨瓮声瓮气道:“你既知道我的名头,想来也知道五毒童子是我的干儿子了?”

    “这个自然。”

    颔首点了点头,苏玉楼又道:“干娘为干儿子报仇,天经地义,你找上我,不足为奇。”

    大欢喜女菩萨双眼微微眯起,沉吟道:“但你没有逃走。”

    苏玉楼笑道:“换做旁人,或许真该逃走,但我还有问题需得问你,若是逃了,又该向谁问去?”

    大欢喜女菩萨笑闻言,怔了片刻,忽然大笑起来,全身肥肉随声而动,犹如起伏不定的波涛,疯狂颤抖。

    好似地震一般,整个客店也随之颤抖起来,桌上的杯盘碗盏叮当作响,一个伏在她身上的男子更是被震飞了出去。

    身躯稳如泰山,苏玉楼半点不受其影响,侃侃而谈:“闻听大欢喜女菩萨有一门嚼金吞铁的绝活儿,不知是否属实?”

    笑声收敛,大欢喜女菩萨不急不缓道:“是有如何,否又如何?”

    苏玉楼嘴角一翘,徐徐说道:“假若是的话,那就凑巧了,魔教之中,也有一门嚼铁大法与此类似,敢问女菩萨,其中可有什么关联吗?”

    此话一出,大欢喜女菩萨面色转冷,死死的盯着苏玉楼,眸色晦暗不明。

    旁边的一个红衣男子见状,眼珠子溜溜一转,心生讨好之意,扬手指着苏玉楼,喝骂道:“你这小子,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在这里质问女菩萨?”

    “奴颜婢膝,男人的骨气都被你丢光了,还活着作甚?”

    目光瞬间冰冷,苏玉楼横了红衣男子一眼,探手一按桌面,木筒中的一根筷子突兀飞起,如离弦之箭一般激射而出。

    下一刻,红衣男子闷哼一声,身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掌柜与小二见死了人,顿时吓得面色煞白,双脚一软,瘫坐在了地上,浑身瑟瑟发抖。

    “好小子,竟敢当面杀我的人,你的问题,我回答不了,还是自己到地狱里去问阎王吧。”

    盯着死去的红衣男子,大欢喜女菩萨勃然大怒,杀机突起,至少三四百斤的身躯轻若无物般飞了起来,粗壮的手臂猛地抬起,横空击出。

    浑厚气劲,凝而不散,好似泰山压顶一般,朝着苏玉楼当头罩下,声势骇人至极。

    与此同时,其他胖女人也面露凶光,自四面大方合围过来,杀招齐现。

    苏玉楼哂笑一声,双手揽空一转,飓风骤起,四周桌椅旋舞狂飞,一根根木筷犹如乱箭一般,破空飙射。

    一时之间,轰鸣声,惨叫声,桌椅碎裂声不绝于耳,街上行人听见异响,纷纷朝着客店望来。

    少时,一道惊天动地的怒吼突兀响起,紧接着,客店墙壁轰然爆碎,一道庞然巨影飞出,砸在了湿漉漉的街道上。

    地面不堪重负,凹陷坍塌,“咔咔”爆碎,形成一个丈许大小的深坑。

    街上行人见状,面色大变,唯恐殃及池鱼,四散奔走,临近的商铺老板瞧见苗头不对,也都陆陆续续的关上了门。

    恰逢此时,掌柜与小二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苏玉楼紧随其后,施施然的漫步而出。

    深坑中的大欢喜女菩萨目光怨毒,愤恨而又畏惧的望着苏玉楼,模样狼狈到了极点,早已没了之前的凶狂之态。

    此时此刻,她的四肢骨骼已被尽数震碎,整个人只能躺在地上,丝毫也动弹不得。

    缓缓走近,苏玉楼居高临下,俯视着大欢喜女菩萨,一双眼睛好似两个徐徐张开的黑洞,幽远深邃,仿佛能将人的灵魂拉扯进去。

    “告诉我,关于魔教的一切。”

    大欢喜女菩萨面色狰狞,脸上浮现出挣扎抗拒之色,咬牙切齿,沉闷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

    “你......休想......!”

    苏玉楼眼神一冷,默不作声的取出几枚银针,挥手抛下,钉在了大欢喜女菩萨的几处大穴上。

    大欢喜女菩萨双目凸睁,口中发出“嗬嗬嗬”的痛苦嚎叫,额角青筋暴起,如蚯蚓般胡乱窜动,眸中血丝密集,好似一团血云包裹着漆黑的瞳仁。

    如今的她正在承受常人难以想象的酷刑,剧痛奇痒遍布她全身上下每一处角落,就像是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五脏六腑中钻进穿出,又像是有万千刀刃在挑筋绞肉,那种剧痛奇痒,已非笔墨言语所能形容!

    “快......快停下,我告诉你,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大欢喜女菩萨沙哑开口,说出来的话几乎已非人声。

    苏玉楼笑了笑,取出几枚金针洒下,大欢喜女菩萨浑身一颤,刚刚还在地狱中挣扎的她仿佛一瞬间回到了人世,全身的奇痒剧痛悉数消失不见。

    望着苏玉楼,大欢喜女菩萨就像是瞧见了魔鬼一般,神色恐惧异常,语气颤抖,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娓娓道来。

    半柱香后,苏玉楼一掌结果了大欢喜女菩萨的性命,这个“肥猪”果真如他所想,与魔教渊源颇深。

    “魔教?”

    苏玉楼呢喃着轻笑一声,迎着漫天雨丝,转身离去。

    天上阴云汇聚,绵绵细丝般的雨滴越下越大,越下越急。

    山雨欲来风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