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七十四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悲风伤月2019-02-14 23:3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阴云堆积在天上,一层又一层,一卷又一卷,浑浊低垂,变幻扭曲,好似异界妖魔张开利爪,向着大地,向着大地上的城市狠狠罩下。

    黑云压城城欲摧!

    阵阵狂风卷过苍茫天地,盘旋飞舞,狂啸怒号,发出“呼呼”,“哗哗”的沉闷声响。

    雨!

    雨一直再落!

    落了数天,不仅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数日前还是涓涓细丝般的濛濛细雨,如今已是雨落如珠,雨珠打在瓦上,地上,树叶上,溅开一朵又一朵晶莹水花。

    长街两侧,往日那些卖糖糕,米饼,胭脂等玩意儿的摊子,摊贩早已没了踪影,仿佛给大风刮走了一般,沿路的客栈,酒家,钱庄,商铺也一反常态,全部关上了门。

    远远望去,整条长街,连暖黄的灯火都没有几盏,稀稀疏疏,凌乱的分布于各个角落。

    天气阴沉的可怕,这座城市也静的诡异。

    长街中段右侧,荆无命一动不动的站在屋檐下,他的下半身已经湿透,冰凉的裤管紧紧的粘在腿上,但他却好似一点感觉也没有,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死灰色的眼睛,一如往昔,冷得像冰,不带半点情绪色彩。

    轻微的脚步声淡淡响起,逐渐临近,荆无命目不转睛,望着长街尽头,语气犹如一摊死水,不起半点波澜道:“一切都已准备就绪了吗?”

    身后之人下颌低垂,语气恭敬之中,又夹杂着几分畏惧之意。

    “按照荆先生的吩咐,一切皆已布置妥当,只需先生一声令下,任他大罗神仙下凡,今日也要葬身此处。”

    荆无命眸中闪过一丝冷冽杀机,开口道:“目标出现,不必犹豫,直接动手,格杀勿论。”

    “是!谨遵先生之令!”

    身后之人恭声应下,接着慢慢后退,隐没在了黑暗的阴影中。

    这人离开之后,荆无命收回目光,转过头来,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高楼,楼上开着一扇窗户,窗前站着一个相貌俊秀的黄衫年轻人。

    两人目光尖利如锥,针锋相对,一者冷漠,一者阴沉。

    面容凸显狰狞,上官飞咬牙切齿,盯着荆无命,眼神阴沉如水,按在窗台上的五指逐渐加大力度,细碎石屑簌簌落下。

    少顷,两人各自撤回目光,不过,上官飞眼中的阴沉之色不仅没有淡去分毫,反而愈发浓重。

    自从他的父亲上官金虹接到那张战书之后,就开始闭关静修,帮中大小事物,全部交予荆无命处理。

    换而言之,荆无命如今已是金钱帮的“代帮主”,按理来说,这个“位置”本来该是属于他的,他才是上官金虹的儿子。

    至于荆无命......

    贱种!

    上官飞牙齿咬得“咔咔”作响,心中的怨毒,不甘,好似熊熊烈火,灼灼燃烧,即使倾尽五湖四海之水也难以平息。

    对于荆无命,上官飞是恨到了极处,可对于他半途截杀的主意,上官飞心里还是十分赞同的。

    父亲上官金虹在他心中,如魔如神,不可战胜,但是接到那张战书之后,从不抛下帮中事物的他,竟然选择放权,将一切交予荆无命,独自一人闭关静修。

    这说明什么?

    说明自诩武功“天下第一”的父亲,没有绝对把握战胜那个人,那个叫做苏玉楼的人!

    金钱帮壮大至今,可以失去任何人,唯独不能失去上官金虹,因此,一切危险皆要扼杀于萌芽状态。

    与荆无命一样,上官飞将目光投向静若鬼蜮般的长街,眼中掠过一丝森寒杀机。

    根据刚才传来的线报,那个叫做苏玉楼的人......已经快要来了,而且来的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来,能做什么?

    嘿......只能是送死!

    长街两侧,隐匿在暗处的金钱帮精锐,皆在擦刀抹剑,静静等待,将自己的精气神调整至最巅峰的状态,等待出手的那一刻。

    除了金钱帮的人,还有不少江湖势力的耳目正在盯着此处。

    街道上,狂风吹的门窗“哐哐”作响,豆粒大小的雨滴不断落下,某些地方的积水,甚至已有半尺高。

    忽然,一道惊天动地的轰鸣声蓦然响起,一道雷霆电光撕裂了如山峦般厚重的阴云,划过天际苍穹。

    一道雷霆方歇,接着又有一道雷霆落下,雷光在阴云间穿梭翻滚,接连不断,好似有雷公电母隐藏在阴云之后,以天幕为鼓,举锤敲击。

    滚滚雷声大作,轰鸣回荡。

    千叉万枝般的雷光将昏暗天穹分割的支离破碎,整个天地被雷光照的一白再白,亮的刺眼。

    雷霆打破了沉寂,却让气氛更为压抑,隐匿在暗处的人忽然觉得心头好似蒙上了一层阴霾,挥之不去,驱之不散。

    荆无命眼神一凛,骨节突出的手指缓缓搭在剑柄上,悄然握紧。

    “风向变了,人......来了!”

    喃喃声徐徐消散,淡淡的脚步声随之响起,自长街尽头传来,这脚步声明明不大,却有一种莫名的神韵,即使风声,水声再大,也不能掩盖这道脚步声。

    随着时间推移,脚步声渐渐逼近,愈发清晰,接着好似脱离了地面,与天上的雷霆之声相合。

    每一步落下,仿佛都落在了人的心坎上,暗处之人不自觉的紧张起来,呼吸略显急促,心脏咚咚直跳。

    一道雷光如利剑般劈将斩落。

    这道雷光比刚才任何一道雷光都要来的刺眼,刺眼的光芒,让无数人双眼微微一阖。

    狭隘的视线中,一道人影背对着漫天雷光,徐徐走来。

    腰间长剑嗡嗡颤鸣,像是不安,又像是兴奋,荆无命握紧剑柄,死灰色的双眼注视着远处那道身影,一瞬不瞬。

    杀机在剑鞘中酝酿!

    当这杀机酝酿至顶峰,出剑之时,必定石破天惊!

    隔着数十丈虚空,苏玉楼望着荆无命,眼中古井无波,早在入城之际,他便已经察觉到了城中潜伏的杀气。

    绕道避开或许才是明智的决定,不过,今日很特殊,苏玉楼不需要避开,也不用避开。

    踏着积水,苏玉楼漫步而行,步伐从容舒缓,雨水飘向他时,好似通灵一般,自行向着两边滑去。

    咔咔咔......

    机括声连绵响起,埋伏在长街两侧的人不必荆无命下令,同时扣动扳机,弩箭连发,“咻咻咻”的穿空锐啸宛若催命魔音,连成一片。

    茫茫虚空好似一张布幕,瞬间就被密如急雨般的箭矢贯穿撕裂。

    苏玉楼面色平静,仿佛射来的不是飞箭,而是飞雪,双袖一卷,一拂,姿态动作如风一般自然,又如水一般流畅。

    异变突生!

    以苏玉楼为中心,方圆五丈之内,呼啸往来的狂风汹涌汇聚,形成一道凛冽飓风,地面的积水飞升悬浮,化作一道道晶莹水墙。

    近百只弩箭一触及那水墙,罡风,便好似陷入了泥沼一般,前进之势顿时一缓。

    风生水起!

    狂风卷动水流,内敛收缩,形成一个丈余大小的漩涡,弩箭则犹如掉进海底漩涡的鱼儿,身不由己,一起随着漩涡飞旋狂转。

    “散!”

    轻喝一声,苏玉楼似口含天宪,言出法随,漩涡怦然爆散,水滴,劲风,夹带着弩箭,四射开来,没入街道两侧的房屋楼阁之中。

    门墙爆裂,窗棂粉碎,凄厉的惨叫声随之响起。

    挥了挥衣袖,苏玉楼脚步不急不缓,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