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七十九章 豪情壮志,终归尘土!

悲风伤月2019-02-12 13:5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两股力量交织激荡,天地一滞,静,静的诡异!

    坠落的雨滴停滞在了空中,周遭气流席卷,向着两人中间的位置疯狂汇去,以至于空间都有一种坍塌内缩,变换扭曲之感。

    当数丈内的空气凝练压缩到了极致之后,终于在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中,伴随着恐怖的力量向外疯狂宣泄,一层层气浪翻涌激荡,如同空间向外急剧扩展膨胀。

    气劲四散开来,打的地面石屑纷飞,坑坑洼洼连成一片,犹如灾难之后的惨烈现场!

    院子中的大树更是向外倾斜,如欲摧折,树叶簌簌飘落,漫天飞舞。

    待到一切风平浪静之后,苏玉楼两人依旧站在雨中,站在原地,对峙而立。

    一点斑斑血迹自苏玉楼的左肩浮现,慢慢晕染开来,就好似一瓶红墨掉进水池一般,苏玉楼的前胸衣襟,左手衣袖渐渐为血色浸染。

    衣袖下的手轻微颤抖着,鲜血蜿蜒淌下,顺着指尖滴滴垂落,落入地面的积水中。

    苏玉楼的手受了伤,伤的很严重!

    与之相对,上官金虹的双手无碍无恙,他缓缓的抬起手来,慢慢的摸了自己的脖子,指尖一片温热。

    他垂下头,定睛一看。

    指尖染着鲜血,猩红,刺目!

    双目圆睁,上官金虹神色微怔,一股冰冷的感觉开始从他全身上下蔓延开来,以他的修为,早已达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又岂会感到冰冷?

    生命火热,死亡冰冷!

    怔了片刻,上官金虹忽地仰面笑了起来,笑声悲怆,带着一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戚,不甘,惆怅,笑过之后,他又叹了口气,语气无可奈何。

    “你赢了。”

    望着苏玉楼,语气平静的说完这三个字后,上官金虹体内的生机彻底断绝,这位人间枭雄至死也没有倒下,站立身亡。

    连点肩上几处大穴,止住鲜血之后,苏玉楼长吁口气。

    他虽然胜了,不过胜的并不容易,肩膀,手臂上的经脉受到了严重的创伤,怕是要养上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康复痊愈。

    缓步上前,苏玉楼摘下腰间的酒葫芦,挑开塞子,将酒浇在上官金虹身前的地面上。

    “皇图霸业笑谈中,不胜人生一场醉,上官金虹,黄泉路上走好。”

    豪情壮志,终归尘土,上官金虹的风雨江湖路已经走到尽头,苏玉楼的江湖路还很长,“武道第一峰”的梦......还很远!

    抬头望了望天,阴云密布,雨细如丝,苏玉楼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这个普普通通的院子。

    出了院子,经过一个巷道时,几个黄衫人冲了出来,口中大声嚷嚷,似要为上官金虹报仇。

    苏玉楼摇了摇头,扬起手来,骈指虚点,几缕指风掠出,落在了几人的头顶之上。

    几个黄衫人闷哼一声,登时仰面倒地,见了阎王。

    上官金虹是一个十分优秀的领袖,人格魅力独特,为其尽忠效死之辈不再少数。

    对于这些主动寻死之人,苏玉楼毫不留情,一一击杀,至于其他人,他并没有赶尽杀绝。

    金钱帮正如上官金虹所言,他在,金钱帮不会倒,他死,金钱帮自然是昨日黄花,烟消云散。

    路过一个示警用的钟楼时,苏玉楼凌空一点,一道刚猛凌厉的指劲飞射而出,敲响铜钟。

    铛!

    钟声清脆,响彻天地,经久不绝。

    ......

    持续了数日的暴雨终于停歇,阳光洒落尘世,驱散了连日来的湿寒之气,天地逐渐有了许些暖意。

    大地开始回春,万物经过雨水的滋润,焕发勃勃生机,老树抽新芽,新树吐密叶的景象处处可见。

    江河上,一张竹筏于滚滚江流中激荡沉浮,飞速东去。

    苏玉楼站在竹筏上,负手临江,眺望四方。

    水流奔腾不息,浩浩荡荡,一尾尾银鱼不时的跳出水面,翻腾起滚滚浪花,浪花雪亮,转眼又在水流中消散开来。

    迎着扑面而来的微风,苏玉楼神态闲适,望着波光粼粼的江面,体会大自然的美丽。

    这几日来,苏玉楼没有经过任何城镇,一路跋山涉水,以自然洗涤心灵,让心境渐渐和缓下来。

    竹筏渡过一个岔口,两条河流汇并一处,水流渐渐湍急,两岸景色飞速倒退,

    没过多久,竹筏就到了一个瀑布上方,瀑布涯高十丈,下方河道蜿蜒弯曲,河岸两侧青石密布,十分危险。

    苏玉楼见状,没有制止竹筏前行,任由它从瀑布上方飞射而出。

    空中风声猎猎,待到临近地面时,苏玉楼足尖轻轻一点竹筏,双臂舒展,如一只白鹤飞落河畔树林。

    这里距离保定已然不远,接下来也不必再走水路。

    苏玉楼徒步行于林间,似想到了什么,随手折下一截树枝,将真气缓缓注入其中,树枝“吱吱”作响,冒起了丝丝白烟。

    挥手一掷,树枝激射,落在了一颗大树上,内劲迸发,树枝轰然炸裂,火光闪现。

    大树如遭天雷轰击,木屑纷飞,疯狂摇颤,被树枝击中的地方更显烧灼焦黑之状。

    苏玉楼蹙了蹙眉,神色有些不太满意。

    自得到造化古玉,明白它的妙用之后,苏玉楼便想据此各创一篇功法,共计八篇,最后再将八篇功法融汇贯通,炼为一炉。

    习练他人武功尚且耗时费力,困难重重,自创武功更是犹如瞎子过河,艰险无数。

    以苏玉楼的积累,“水”,“风”,“雷”三篇功法足足耗时半年,才奠定根基,略有小成。

    《易经》有言: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

    乾为天,坤为地,天上地下,定乾首坤腹之位,是为易之门户,众卦之父母。

    天,地两篇暂且不作考虑,山,泽两篇同样如此,苏玉楼打算暂时先完善“水”,“火”,“风”,“雷”四篇。

    震为雷,巽为风,雷风相簿译为:风与雷互相搏击,但不相悖逆。风烈则雷迅,雷激则风速,二者相互增益其势,故称益。

    坎为水,离为火,何谓水火不相射?

    阴阳平衡,日月不可同天而现,冬夏不可随意更迭,此谓水火不相射。

    何谓水火相射?

    阴盛阳衰,阳长阴消;水能灭火,火能灭水。

    完善“水”,“火”,“风”,“雷”四篇功法,便可自成两个小的体系,对于苏玉楼的修为实力大有裨益。

    正当苏玉楼沉思之际,一阵细微的打斗声从远处传来。

    苏玉楼神色微动,身影随之而动,朝着打斗声传来的方向急掠而去。

    几个呼吸的功夫后,苏玉楼立身于一颗大树的树冠上,不远处的林间空地中,一群人追来逐往,厮杀正酣。

    望着那个四面楚歌,遭受围杀的人,苏玉楼神色讶异。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