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八十七章 一个人!

悲风伤月2019-02-07 23:4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吼声如雷,凭空炸响,但却并没有四溢散开,而是汇聚一处,如浪潮般滚滚压来。

    这一声大吼显然是用了上层音功法门,欲借此先声夺人,震慑人心。

    苏玉楼目光如电,撕裂茫茫夜色,盯着魔教高手之中,那一马当先的方脸大汉,这声大吼便是出自于此人之口。

    “班门弄斧!”

    冷笑一声,苏玉楼身如云,行如风,一步踏出。

    身影一闪即逝,晃眼间已是数丈之外,气势随着步伐落下,也猛地拔高了一分。

    当第九步落下时,苏玉楼的气势已攀升至无以复加的巅峰状态,其势浩瀚如海,刚猛如雷,凌厉如风,灼烈如火,气象变化万千。

    一众魔教高手首当其冲,顿时觉得心脏好似被一只无形大手狠狠握住了一般,血脉停止流动,呼吸艰涩困难,几近窒息。

    方脸大汉瞳孔紧缩,适才他听见一线天的位置传来示警信号,知道总坛有外敌入侵,立马放下手中之事,飞掠赶来。

    他本欲以音功法门先声夺人,不料对方丝毫不受影响,反而转过头来,以势压人。

    高手!

    内心警钟大响,方脸大汉不敢有半分怠慢,一身功力急催,蒲扇大的手掌飘起了丝丝缕缕的黑气,血肉之手,转眼成了黝黑色的钢铁之躯。

    “来人不简单,大家一起动手!”

    率先赶来的十余名魔教中人,无一不是厉害角色,放在江湖之上,亦是横行一方的霸道人物。

    不必方脸大汉出声,他们也知道来人非同小可,顿时杀招齐施,招式异于中原武林,或奇诡阴森,或霸道酷烈。

    霎时间,气劲遍布虚空,空气寸寸破裂,连绵不绝般爆炸开来,凛冽杀机如天河倒泄,向着苏玉楼当头罩下。

    苏玉楼双眼一亮,心中不惊反喜!

    他这两个月来的修行颇有进展,眼下正好拿这帮人一试成果。

    周身血脉运行,滚滚热气以苏玉楼为中心,四散流泄,周遭苔藓杂草一触及这股热气,瞬间枯黄干萎,升起袅袅白烟。

    长啸一声,苏玉楼身子如潜龙腾空般飞起,一掌平推而出。

    掌劲还未临身,滚滚热气已扑面而来,方脸大汉顿觉自己好似置身于大漠毒日之下,整个人快要被点着了一般。

    轰!

    沉闷的巨响声中,一黑一白的双掌结结实实......交击在了一起。

    下一刻,方脸大汉双目凸睁,神色惊惧震怖,他觉得对方的手已经不能算是手了,而是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

    掌力滚烫如岩浆,带着融金化铁的高温,又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以摧枯拉朽之势冲散了他的掌力,源源不断的侵入体内。

    “砰!”

    烈劲爆发,方脸大汉那铁柱般粗壮的手臂,连带着半边魁梧身躯生生炸开,鲜血直接被真气灼烧,化作猩红血雾,漫天飞舞。

    眼见这惨烈一幕,一众魔教高手心神巨震,这方脸大汉在魔教之中地位极高,乃是仅次于教主,四大长老一级的高手,没想到今儿一个照面就给人生生打爆。

    心中巨震之下,一众魔教高手的攻势顿受影响,凭空慢了半拍。

    恰逢此时,狂风驱散了血雾,苏玉楼衣袍猎猎,不闪不避,卷起怒龙般的气浪,悍然冲入刀光剑影之中。

    ......

    滴答,滴答......

    水珠自倒挂的石笋上滴落,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之气。

    这是一座天然石窟,石窟四壁悬挂着一盏油灯,灯火如豆,堪堪将石窟照亮,却见这天然的石窟中央,矗立着一尊巨大的铜像。

    铜像高达三丈,琢刻之像非人非神,而是一个恶面獠牙,眉心开着三只眼的巨魔,巨魔只露出了上半身,下半身好似深埋进了地底一般。

    此刻,巨魔那向天托起的手掌上,一人盘膝而坐。

    这人身着黑底金纹华袍,年约四十余岁,两鬓斑白如雪,面容冷硬如斧刻刀削,眼帘微微闭合,浩瀚如海,森冷如狱的气息不经意间蔓延开来,充斥整个石窟。

    中年男子正是魔教当代教主,花君候!

    一个多月以前,他收到线报,得知中原江湖霸主势力金钱帮瓦解溃散,帮主上官金虹身亡,多番分析之下,认为这是入侵中原江湖的千载良机。

    他一边命令教中长老聚集教众,一边闭关修炼,以期在最后这段时间之内修为再作突破,为入侵中原江湖增添胜算。

    忽然,闭关修炼中的花君候似察觉到了什么,一掌击向巨魔铜像的胸膛。

    “砰”的一声,巨魔铜像胸膛正中,一块巴掌大小的地方凹陷了下去,紧接着石窟朝东一面的墙壁,突然间开了一道暗门。

    一个神色惶急的黑衣青年从门外走了进来。

    眼帘依旧微微闭合着,花君候语气低沉,沉声问道:“我不是说过,若无允许,绝不可以来打扰我吗?”

    黑衣青年诚惶诚恐的跪下,重重叩首道:“教主的谕令,属下自然是知道的,但是事态紧急,必须要向教主禀明。”

    花君候闻言,双目缓缓睁开,眸中幽芒闪现,冰冷的目光凝注在黑衣青年身上。

    “说吧,何事令你如此惊慌?”

    黑衣青年颤声回道:“有外人闯过一线天,杀进谷内来了!”

    花君候脸上现出动容之色,自魔教创立以来,只有杀进别人老巢的份儿,这被外人杀进总坛来,还是破天荒的第一回。

    “他们来了多少人?”

    黑衣青年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道:“只来了......只来了一个人!”

    花君候神色微怔,绕是以他沉稳的心性,也不由得吃了一惊。

    此地是魔教总坛,教中高手云集,仅凭一人就杀了进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你没看错,当真只有一人?”

    黑衣青年点头道:“就算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欺瞒教主,来者确实只有一人,不过此人武功极高,更会运使妖术,杀了我教不少教众,四大长老已经率众前去阻截,特令属下前来请教主出关主持大局。”

    花君候沉默少顷,缓缓站起身来,自巨魔铜像手上掠下,一柄弯刀不知从哪儿飞出,落入他的手中。

    低沉的话语随之在石窟内悠悠响起。

    “正好我此次闭关修炼,如意魔刀已突破至更高层次,此人既然不知天高地厚,敢来我教总坛滋事。”

    “也罢,我便以他的鲜血来为魔刀开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