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八十八章 杀了个通透!

悲风伤月2019-02-06 23: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漆黑如墨的夜空,一轮明月,凄清皎洁,霜白的月华自九天上倾泻洒下,给空旷的山谷披上了一层淡薄银纱。

    连绵起伏的殿阁之间,一具具尸体躺在地上,鲜血顺着石阶如小河般蜿蜒流淌。

    激烈的厮杀声,打斗声时而响起,这些声音的源头一致,来自于一个四方四正,长宽十丈的青石广场。

    这个青石广场原是魔教教主召集部众,宣商大事之地,如今俨然变成了一个修罗杀场。

    熊熊火光映照下,残缺不全的尸体,猩红粘稠的鲜血,散落一地,处处皆是,委实难以想象,究竟是何等程度的厮杀才能造成这般惨状。

    呼呼呼!

    急促的风声响起,火盆中的炭火好似给人浇了热油,“轰”地一声,焰光暴涨,且似具有灵性一般的跳跃飞起。

    风助火势,火借风威。

    脱离火盆的烈焰并没有成了“无根之木”,依旧灼灼燃烧着,于半空中分成三份,拖着长长的焰尾,疾如流星般的落在了三道人影身上。

    火光炸裂,升腾!

    这三道人影瞬间就成了人形火炬,凄厉的惨嚎声蓦然传出,响彻虚空。

    对于三个人形火炬视若无睹,苏玉楼眉头一动,隐隐间好似听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声音,那是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

    头顶上方,一个双臂奇长的青衣汉子飞身扑下,双手握着一对离别钩,钩上锐气勃发,含而不吐,化作一片青白光影斩落,似要将苏玉楼大卸八块一般。

    “既然已经上了天,那还下来作甚?”

    苏玉楼扬起头来,眸中射出冷光厉芒,双手往上轻轻一挥,三道人形火炬身上的火焰便好似受到了感召一般,化作三条火龙盘旋升腾,一条不差的落在了青衣汉子身上。

    漫天火光中,青衣男子的身体直接被炸了个四分五裂,化作块块焦尸横飞散开!

    恰逢此时,一道剑光飞泻袭来,匹练般横空一扫,剑气激荡,空气豁然分开。

    剑长五尺三分,宽一指半,通体漆黑暗沉!

    这柄剑诡异至极,比寻常剑器要长,要窄,要险,使剑之人是一个鹤发鸡皮的枯瘦老者。

    枯瘦老者咬牙切齿,望向苏玉楼的狭长双目中,满是仇深似海的恨意,冷冽如冰的杀意。

    面对飞泻袭来的剑光,苏玉楼面不改色,轻若无物般飘了起来,恍若被风吹走了一般,剑光顿时落空,自他足下掠过。

    枯瘦老者应变过人,手腕一抖,剑尖倏然上扬,紧随而去,速度不减反增。

    身如鸿羽,随风飘飞,苏玉楼以脚尖轻点在追来的剑尖上。

    这足以洞穿铜墙铁壁的一剑,非但没有洞穿苏玉楼的脚尖,甚至连他的鞋底都没有割破。

    苏玉楼居高临下,悠然笑道:“魔教四大长老之中,仅剩你一人还有许些战力,都到这个节骨眼儿了,你们的教主还不出来吗?”

    枯瘦老者闭口不答,也不敢答,他鼓足了一口真气,若是开口说话,真气必定有所泄露,气势便会随之一泄到底。

    默不作声,收剑,出剑!

    枯瘦老者一剑快过一剑,一剑狠过一剑。

    苏玉楼凌空侧肩,仰头,旋身,接二连三,以毫厘之差避开了刺向眉心,喉咙,心脏等数处要害的剑光。

    内心杀意如沸,枯瘦老者剑如疾风骤雨,但始终不能突破最后那一毫厘,仿佛这毫厘之距,比千里还要长,还要远。

    枯瘦老者面色通红,蓦然一声长喝,积累已久的剑势杀招终于爆发,

    一剑横空,漫天剑影顿生,凝而不散,每道剑影皆化作一个骷髅厉鬼,飞袭杀来,口中嘶声咆哮,摄人心魄。

    魔教秘剑——万妙无方,慑魂大九式!

    这门剑法招中有招,变化无穷,足可演变为七百二十九招,自从这套剑法被创出以来,普天之下,能够撑满前一百招的人都少之又少。

    论剑法之奇诡飘忽,精妙周密,尚在玄门三大剑法之上!

    枯瘦老者在这门剑法上的造诣十分不凡,已可谓是登堂入室,但却远远未有达到登峰造极。

    他的剑法或许常人瞧来完美无缺,但落入苏玉楼的眼中,仍旧存在着几处破绽。

    轻笑一声,苏玉楼五指连连弹动,如观音扬枝洒水,凌厉指劲纷飞弹射,好似几滴水珠,落了密密麻麻的剑影汪洋之中。

    不偏不倚,这几道指劲恰好落在了枯瘦老者剑法起承转合间的不谐之处。

    一道剑影倏然消散,接着好似发生了连锁反应一般,漫天剑影,皆如云烟般消散开去,独留一柄细长黑剑继续刺来。

    拇指,食指轻轻一合,将细长的剑锋捏在手中。

    瞧着满脸震怖之色的枯瘦老者,苏玉楼劲力一摧,漆黑长剑顿时“咔咔”爆碎,碎了一地。

    枯瘦老者当机立断,立时舍弃剑柄,身子如鬼魅般飘忽急退,退到了一个虬髯老者的身旁。

    这个虬髯老者也是魔教四大长老之一,此刻他气息萎靡,正盘膝而坐,闭目疗伤,至于另外两个魔教长老,已经结伴而行,同赴黄泉去了。

    惊惧的望着苏玉楼,枯瘦老者浑身发抖,前额后背冷汗涔涔,他的信心傲骨已然随着那柄长剑化为粉碎。

    环目扫了扫四周,一干魔教高手死的死,伤的伤,余下的俱是伤兵残将,不堪再战之辈。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令江湖中人谈之色变的魔教,竟然让一个人过五关斩六将,由外到内,杀了个通透。

    时至如今,总坛内的精锐高手已折损了十之七八,估计一二十年内都没法恢复元气,事先定好的大计还未实行,便已胎死腹中,除此之外,魔教更是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苏玉楼没有趁胜追击,而是抬起头来,望着远方。

    自一线天起,一路血战杀至此处,死在他手里的魔教高手已近百人,魔教诸般神妙武功,除了魔刀之外,绝大多数他都已经见识过了。

    如今,他期盼已久的魔刀......来了!

    衣袂破空声响起。

    茫茫夜色下,一道人影急掠飞来,此人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但却无半点鬼魅阴森之感,气势凌厉霸道至极。

    “教主!”

    一干魔教高手瞧清了来人的相貌,顿时激动的大叫起来,天知道他们刚才有多么恐惧,多么绝望。

    倾尽全力,连对方一根头发丝儿都伤不到,如何能不恐惧绝望?

    如今魔教教主的出现,宛若阳光照破阴霾,使得他们心里不由再次涌现出了希望。

    他们还有教主,教主还有刀!

    举世无敌,无人能挡的魔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