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八十九章 美丽的刀,惊艳的剑!

悲风伤月2019-02-05 23:3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望着满地的尸体,嗅着空气中那几乎化不开的血腥味儿,提刀而至的花君候面上不动声色,目光却是渐渐冰冷下来。

    冰冷的目光凝注着苏玉楼,这个陌生的年轻人。

    枯瘦老者趋步上前,细声低语道:“教主,就是此人闯进总坛,杀了我教不少部众,不过此人武功极高,你千万要小心啊。”

    花君候目不转睛,缓缓抬起了手,做了个“退下”手势。

    枯瘦老者见状,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老老实实的退至一旁,凶狠怨毒的瞪着苏玉楼。

    苏玉楼懒得理会他,一双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当代的魔教教主。

    瞧了一阵后,苏玉楼叹道:“我来这儿也有一段时间了,迟迟不见魔教教主的踪影,还以为你做了缩头乌龟藏起来了呢。”

    花君候冷哂道:“缩头乌龟别人做的,我做不得,倒是你,马上就会成为没命鬼。”

    苏玉楼挑了挑眉,讶异道:“你说我会死?”

    花君候道:“自然。”

    苏玉楼摇头道:“可我却不这么认为,今夜我们两人之间或许真有一个人会死,但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我,换而言之,也就是你了。”

    一干魔教高手闻言,纷纷怒目而视,破口大骂。

    花君候沉默少顷,忽地放声大笑起来:“好大的口气,阁下不妨报上名来,且好让我知道你是那儿来的狂徒!”

    “对于将死之人,我多少还是比较宽容的。”

    苏玉楼淡淡道:“苏玉楼,记住这个名字,到了阎王殿上,阎王问起是谁杀的你时,可别报错了名儿。”

    花君候神色微讶,这个名字,他自然是听说过的,上官金虹这样不世出的枭雄人物,便是折在了此人手里。

    “你不在中原逍遥快活,为何到我教总坛来杀人闹事?”

    苏玉楼悠悠道:“我对你们魔教的十大神功,以及大悲赋十分感兴趣,来了这里,忽然又想坐坐魔教教主的位置,料想这两样事儿,你们是一样也不会答应的。”

    面上泛起一抹讥嘲冷笑,花君候缓缓说道:“所以你想硬抢?”

    “你可以将这种行为理解成是黑吃黑。”

    谈笑间,苏玉楼视线下移,瞧了一眼花君候手中的刀,又道:“好了,这些话我是早晚都要说的,如今话已说完,尊驾且请亮刀吧。”

    花君候扬起弯刀,抚了抚刀锋,幽幽道:“我的刀法突破桎梏,本来就是要饮血开锋的,阁下一代高手,既然急不可耐的想要以血喂刀,我岂有拒绝之理?”

    弯刀好似通灵一般,轻轻颤动起来,“嗡嗡”鸣响,仿佛在回应着花君候的话,

    刀本无魔,魔由心生,天魔附身,心魔附刀,变化如意。

    刹那之间,花君候手中的弯刀已非寻常顽铁死物,它有了魔性,更有了生命,恍若一个刚刚诞生的恶魔,急着汲取鲜血,掠夺生命,化作它成长的养分。

    丝丝缕缕的刀气透体而出,冰冷,肃杀。

    苏玉楼抖了抖衣袖,鱼肠短剑从袖中滑落,落入他的掌中,剑身瞬间绽放出璀璨夺目的光芒,除了花君候以外,已无一人能够看清苏玉楼掌中之剑的形状,甚至分辨不出他的剑是长是短,是锐是钝。

    清霜月华好似被剑光牵引,缓缓凝聚于剑身之上,萦绕不散,剑气亦如水波荡漾,弥散开来。

    剑气,刀气,无形之气,激烈碰撞着,一时间,金铁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响彻虚空。

    枯瘦老者面色微变,这已不是他能插手的战斗了,若是强行插足其中,无异于打破堤坝,那么,宣泄出来的洪流立时就会将他撕成粉碎。

    花君候凝立不动,内心暗自震惊,他的刀气盛一分,对方的剑气跟着盛一分,他的气势强一分,对方的气势跟着强一分。

    苏玉楼此刻予他的感觉,如大海般浩渺无际,又如深渊般难以测度,仿佛永远没有极限一样。

    眼中闪过一丝冷光,花君候出刀了!

    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宛如一轮新月,化作一道飞虹,撕裂苍茫夜色,破空斩来。

    冷冽的刀光,惊艳,璀璨,美轮美奂!

    而在这美轮美奂的刀光之后,是灭绝万物生机的肃杀刀意,弯弯的刀锋,是载人通往黄泉地狱的渡船。

    这一刀,不仅带来了惊心动魄的美丽,更已穷尽世间刀法变化,叫人避无可避,躲无可躲,任何抵挡顽抗皆是徒劳,除了束手待毙,已无它途可走。

    花君候的神色变了,眼下的他狂态毕露,眉梢眼角皆是睥睨天下的嚣狂之意。

    刀一在手人便狂!

    一干魔教高手心神一震,脸上浮现出狂热虔诚之色,就像是和尚遇见了佛陀,道士遇见了三清一样。

    “如意天魔,连环八式”不仅是魔教十大神功之首,更隐隐是魔教部众的信仰。

    刀出必杀,挡者无赦!

    迎着弦月般的刀光,苏玉楼出剑了,剑如月华清辉,普照大江,江上波光粼粼,泛起了一圈圈波纹涟漪。

    明月照水,水中映月。

    苏玉楼的剑,连同身影好似化入了月华涟漪之中,朦朦胧胧,似真似幻。

    他这一式剑法,抽离了“海上升明月”的部分神韵,再加入了自己的理解,绝不逊色于当世任何一门剑法。

    叮!

    刀剑铮鸣,清脆如环佩相叩,玉石交击,穷尽变化之妙,杀人制敌向来只用一刀的魔刀被挡住了。

    一触即分,刀与剑转眼又碰撞了一起。

    刀光美,剑光亦美,相互交织,彼此纠缠!

    天上一月孤冷,地上双月争辉,皎洁的光芒闪烁腾飞,沾着血迹的青石地面瞬间被染成了霜白之色。

    枯瘦老者,虬髯老者,以及一干魔教教众只觉得光华照目,早已分不清谁是剑光,谁是刀光。

    “叮叮叮”的声音不绝如缕,恍若一个个音符响起,谱写了一曲清脆悦耳的刀剑篇章。

    青石广场,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这一战,不仅是两大强者的惊世一战,更关系着魔教的兴衰荣辱,意义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