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九十二章 如意魔刀!

悲风伤月2019-02-04 14:3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如意天魔,连环八式”,每式三十六招,每招一百零八变,招中套招,紧扣连环,共计三万一千一百零四种变化。

    论及变化之繁复,以奇诡飘忽,精妙周密著称的“万妙无方,慑魂大九式”亦不过七百二十九变化,单以招法变化而论,这门刀法已是举世无双。

    “天魔附身,心魔附刀,变化如意,纵横天下!”

    指尖轻轻翻动着书页,苏玉楼一边详阅着刀法口诀,一边情不自禁的幽幽念道。

    武学一途上,深层次触摸武学真谛的途径寥寥无几,而最直接,最简单的途径就是以身试法。

    七日前,与花君候的一番交手,双方气机交感之下,苏玉楼已深刻体会到了魔刀的繁复变化,以及许些内在神髓。

    论及当世之中,对如意魔刀的了解,除了花君候本人之外,以苏玉楼为最。

    如今详阅刀法口诀,其中诸般关窍,对应自身体会,可谓是一观既悟,一点就通,恰如水到渠成,自然而然。

    如意魔刀到了极致,需得化繁为简,将三万一千一百零四种变化融为一刀,一刀之下,无坚不摧,神鬼皆愁,而这种境界,正是魔刀之极,神刀斩!

    对于“神刀斩”之境,苏玉楼也是雾里看花,瞧得并不全面,但是对于其内在本质,他已然有了明悟。

    魔性!

    如意魔刀正是具有魔性的一刀!

    魔道武学大多阴森诡谲,狠戾霸道,故而习练魔功者,常常受魔功影响,修于内,形于外,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妖异邪恶之气,诸如此类受魔功影响者,皆已落了下乘。

    混沌初开,分清浊,划阴阳,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沉为地,阴阳相合衍生万物。

    万物生于天地之间,秉承阴阳之道,既对立,又并存;既矛盾,又融洽。

    常言有云:佛魔之别,不过一念之间,好比叶之两面,一面朝阳,一面朝阴。

    佛性,魔性,皆是本性!

    每个人心中都有魔性,这是一种无形而又潜在强大的力量。

    如意魔刀之所以强大,除了其繁复多变之外,更是因为其将魔性附于刀上,将这种潜在的力量开发了出来!

    恍然之间,苏玉楼似已有所明悟,缓缓阖上双目。

    阴氏双姝望着好似没有半点防备的苏玉楼,目光闪烁不定,犹豫着是否要暴起偷袭,杀了苏玉楼。

    杀了苏玉楼,眼前的秘籍将尽归她们二人所有,这样的诱惑,好似一头心魔,在她们的心中疯狂叫嚣着,蛊惑着。

    两人蠢蠢欲动之际,又有些迟疑,青石广场上的八个大字让她们有些发怵,更主要的是,她们感觉到了苏玉楼的身上好似有什么“东西”即将脱困而出。

    这个“东西”,让她们的灵魂也为之颤栗,惊惧,瑟瑟发抖。

    “念由心起,魔由心生,修道千载,不如一念成魔!”

    不知过了多久,喃喃轻语声响起,大殿的灯火摇曳跳动,齐齐熄灭,天地仿佛一下子暗沉了下来。

    她们两人赫然发现,苏玉楼的“气”变了,这种“气”,即是气质,气势,又包含了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总而言之,苏玉楼已经脱胎换骨。

    冷漠,桀骜,无法无天......

    恍若太古魔神跨界而来,苏玉楼的“身影”无限拔高,磅礴气势充斥整个大殿。

    “大道殊途同归,魔道,佛道,玄门正道,到了最后,都是修的一个独善其身。”

    又是一声喃喃轻语响起,接着传出了几声“嗤嗤嗤”的风响,几缕灼热气劲飘出,大殿内的灯火再次亮起。

    “你们两个应该庆幸刚才没有动手,否则此时已是黄泉路上见了。”

    阴氏双姝闻言,浑身一颤,如遭雷击一般,前额后背冷汗淋漓,“轰”地一声,面前又燃起了一团大火,只见青铜几案上的魔功邪法俱在熊熊烈火中化为了尘灰。

    飞身飘出了大殿,苏玉楼提气纵身,身姿飘然,如列子御风一般,一掠十余丈,跨过重重屋檐,踏着陡峭岩壁的凸起之处,登上了山顶。

    站在山顶之上,半个山谷赫然在望,苏玉楼凝望了一会儿,随后缓缓转身,同时举起手,这一刻,他的手仿佛变成了一柄刀,一柄具有魔性的刀!

    刀光一闪!

    前方一块与人齐高的大石瞬间一分为二,向着左右两侧倒去,切口光滑如镜。

    “还未达至神刀斩之境已有如此威力,真不知到了神刀斩之境又是怎样一番天地。”

    苏玉楼走上前去,抚摸着平整的切面,轻声喟叹。

    自阿修罗尊者创立魔教以来,迄今为止,已有数百年,期间诞生过无数天赋才情出众之辈,传承至今的魔功邪法俱是经历过无数次去芜存箐,与少林绝技一般,俨然成了千锤百炼之技。

    如今他将魔教的武学精髓汲取一空,极大的丰富了自己的武学见识,若是肯花时间沉淀,则有望成为魔道宗匠一流的人物。

    长吁口气,苏玉楼的魔性气息缓缓收敛,那种冷漠,桀骜,无法无天的气息渐渐散去,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此番机缘巧合之下,引导出了内在魔性,只要再学些魔功,以后改头换面包装一下,我也可以学学石之轩,再开一个魔道马甲。”

    苏玉楼心中暗忖。

    邪王石之轩此人可谓是马甲众多,除了以“花间派”纵横家的老本行开了一个“裴矩”的马甲,经略西域,分化突厥外,还凭着学来的佛法,摇身一晃,成为了无漏寺的大德圣僧。

    有些时候,多个身份多条路。

    他现在这个魔教教主的身份,完全是一时兴起才弄来的,有了这个身份,才能更好的将魔教这块肥肉吃干抹净。

    眼下诸事已了,过些日子,苏玉楼就要动身启程,返回中原。

    神刀堂的白家神刀,以及魔教的如意魔刀,这两柄关外最厉害的刀。苏玉楼皆已见识过了,最后只剩下中原江湖上,那柄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了。

    “小李飞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