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95章 北上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方跃穿着一袭青衫,站在甲板上,吹着海风,看着远处碧蓝的海面出神。

    这个世界自然是没有瀛洲的,但海外之地,也有颇多传闻。

    就说这东海,一直往东,在遥远的地方,据说存在十三海洲,上有神仙、异兽和不死药,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东西。

    方跃对流传于海客们口中的海外十三海洲,颇感兴趣,若有一天,实力足够,倒想去见识一番。

    此刻方跃乘着海船,却是准备北上,前往云州北部之地。

    云州北部,共有五府,雁南府、长春府、田平府、龙冲府和天宝府。

    其地靠近内陆,多山地,多丘陵,民风剽悍,多习武之人。

    习武之人多了,就多门派和武馆。

    甚至一些大型门派,占据山头,门下弟子上千,开垦种田,外置产业,基本自给自足了。

    方跃处理完鬼新娘的事后,在鱼头镇上做好安排,又待了一段时间,确认那件鬼怪事件是偶发,平安县县城的鬼怪并未蔓延过来。

    这才放下心,收拾行李,乘渔船到了鱼头镇临近的鸥汀县,从那换乘海船北上。

    鱼头镇上,大致上已经安稳下来,两样产业,在给方跃源源不断地提供银钱的同时,也能给本地带来繁荣。

    另外,方宝良也能应付一些零星鬼怪,可以保护鱼头镇不因鬼怪受到影响。

    不过临行前,方跃还是召集鱼头镇上目前主事的几人,交代下去。

    若是县城的鬼怪蔓延过来,或是遇到其它不可抗力的危机,就放弃鱼头镇这块基业,举镇迁移到临近府县。

    “方兄远眺大海,望得入神,可是有诗兴了?”

    一个穿着澜衫的秀才,走上甲板,站在方跃旁边。

    这位秀才,姓吴,单名响,是鸥汀县人,白泉府府学的学生。

    这番回乡探亲后,又要赶回府学读书,准备明年秋季的州试。

    海船上其他人,不是贩夫走卒,就是商贾船夫。

    吴响自恃秀才身份,不愿跟那些俗人混在一起。

    他见方跃是青衫读书人,交谈后又知方跃也是秀才,便多了几分亲近。

    方跃回头道:“哪来什么诗兴,我可做不得诗,不如吴兄你。”

    吴响好作诗,从鸥汀县登船到现在,已经作了两首诗了,还非要念给方跃听,请方跃评鉴。

    萍水相逢,方跃能怎么办,只能叫好。

    原本不过客套应付之语,然而吴响却大受鼓励,将方跃引为知己,说他人不懂他的诗,唯有“方兄”能解诗中真意。

    这让方跃相当无语,他其实都没听清吴响念的什么。

    两人在海船甲板上远眺海景,闲聊了一会儿。

    吴响突然想起什么,说道:“方兄是半山县人,可了解两个多月前平安县海寇入侵的事?”

    方跃自报的身份是半山县人,平安县现在是一个忌讳,为了避免一些麻烦,他把自己户籍弄到了半山县。

    通过香皂这样产品,半山县上上下下的官员,已经被他们鱼头镇这边用银钱完全收买通了。

    当然,也有半山县的一些小官小吏,眼红香皂的利润,想要巧取豪夺。

    但如今的鱼头镇,要钱有钱,要人有人,那些小官小吏不识好歹的,方跃也没跟他们客气,动点不上台面的底下手段,一个个就服服帖帖。

    再加上银钱攻略,每月给分红,半山县县衙上上下下就没话说了。

    所以方跃想将户籍弄到半山县,并没什么难度。

    对外,他现在就用半山县人的身份行事。

    吴响突然聊起平安县海寇侵城的事,方跃并不想多谈,含糊以对道:“听到过一些消息,据说死了很多人,挺惨的。”

    吴响道:“那可不是死了很多人,整个县城的人据说差点都被tú shā光。可恨这些海寇,朝廷也不出动水师将他们全部剿灭了。”

    吴响愤愤不平,似乎在怪朝廷不顶事,他的家乡鸥汀县就在平安县附近,也是沿海县城。

    若是海寇当时攻打的不是平安县,而是鸥汀县,那么平安县的惨剧就要发生在鸥汀县身上。

    他的父母亲人,都在家乡,由不得他不后怕。

    他这次特地从府学回来探亲,也是担心家人,回来看看。

    “吴兄,莫要妄议朝廷。”方跃打断了他的话,止住了这个话题。

    ……

    经过一日一夜的航行,海船到达了白泉府。

    众人下了船,吴响热情地邀请方跃到府城玩玩。

    方跃客气地谢绝了,说要马上转船,前往巴临县,北上游学。

    实则是他临行前,用黄铜镜窥探过田阳子师徒的行踪,知道他们就在白泉府府城之中。

    田阳子师徒暗算他,想把他弄成傀儡,虽失败后,就转移了目标。

    但这仇,方跃可一直记着。

    以方跃如今的实力,若是仗着他们师徒不知他的底细,敌明我暗,想暗算他们,还是有很大把握。

    但朝廷自有法度,想在城里杀人,后患无穷。

    田阳子他们师徒敢在平安县乱来,不过是浑水摸鱼,趁着当时平安县鬼怪横行,一片大乱。

    在这府城中,他们就绝不敢乱来,否则白云宫饶不了他们。

    方跃自然也不敢在府城乱来,况且以他现在的实力,对付田阳子师徒,还要冒很大风险。

    而且府城是田阳子的老巢,鬼知道他还有没有帮手。

    所以进入先天之前,方跃暂时不打算找田阳子师徒报仇。

    那么,暂时最好也不要跟他们照面。

    抱着这种想法,方跃没有在白泉府多停留,很快登上了白泉府开往天宝府辖下巴临县的海船。

    站在海船上,望着港口来来往往的船只和码头工人,方跃心中感慨,不愧是云州第一大港,白泉港看起来相当繁荣。

    “咦。”方跃突然惊咦一声,他刚才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一艘船只上下来,匆匆离去。

    如果方跃没认错人,那人应该是平安县县衙的一个年轻书吏李长河。

    数月前,方跃求见胡知县,未携带拜帖,还是他帮忙提供笔墨纸张。

    “想不到他还活着。”看见故人,方跃心中颇为高兴。

    只是李长河匆匆离去,很快不见踪影,方跃想打个招呼都打不上。

    此刻海船马上就要开动,方跃也没法跑上岸找人。

    况且他和李长河也谈不上多深的关系,只好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