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94章 喝喜酒(下)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方跃运起火焰掌,爆起发难,一掌朝着新娘子拍去。

    “轰”得一声巨响,明明是拍中一个人,却仿佛拍中了整栋大宅院。

    新娘子的身子被拍得倒退,受到火属伤害,嘴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充满刻骨铭心的怨毒。

    不似人声,倒似猫头鹰夜啼。

    整栋大宅院猛地晃动起来,仿佛即将要崩塌。

    方跃得势不饶人,箭步前冲,又是一式火焰掌拍出,掌风呼啸,带着灼烧的气息,大有趁你病要你命的架势。

    “嘭”。

    摆满干果香烛的喜桌飞了出来,挡住方跃的去路,被方跃一掌硬生生劈裂成两半。

    那新娘子得了这一瞬间的缓息,高声尖叫起来,如同深夜猫哭。

    刹那间,整座大宅院都骚动起来,院中的东西,不管是不是活物,都往方跃飞扑而去。

    方跃怡然不惧,仗着强悍的肉身,认准了新娘子所在的方位,横冲直撞过去。

    他如今已将那么硬功“火铁身”又往下推演一重,达到了第二重,肉身更加坚韧。

    运起功来,一般的刀剑,若无足够的力道,都伤不了他。

    无论是飞过来的桌子、椅子、树木、石头、瓦片等等,方跃皆是不管不顾,硬冲过去。

    而有那挡路的,一掌劈开。

    几个无面目的宾客挡住方跃的去路,方跃几式火焰掌朝他们拍下。

    如同拍中肥大细嫩的虫子,他们的身体迸裂,溅射出奇怪的汁液。

    方跃不敢让这些汁液沾身,不得不暂时后退,同时运起灼热的掌风,将飞溅过来的汁液拂开。

    却在这时,一片混乱中,新娘子蓦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方跃身后。

    她那葱白如玉的小手,这刻变成铁青色,手指头上指甲伸长数尺,也是呈铁青色,泛着幽寒的光芒。

    趁着方跃避让无面目宾客身体中迸溅出来汁液的工夫,新娘子五根数尺长的铁青色指甲,如同五把尖锐的利刃,直直地朝着方跃的后背插下。

    就在她的指甲即将触及方跃后背时,一只有力的手探了过来,握住她铁青色的手腕。

    “抓到你了!”

    方跃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身,脸上带着几分冷笑。

    左手握住新娘子的手腕,右手运起火焰掌,通红的手掌恶狠狠地朝着她拍下去。

    一掌,两掌,三掌,四掌……

    带着灼烧气息的火焰掌,肆无忌惮地拍在新娘子袅娜的身躯上,一点一点打散她身上凝聚的怨气。

    ……

    在方跃暴起朝新娘子发难时,方宝良也没闲着。

    他抽出宝刀,一刀朝着身旁的那个老头砍去。

    老头被他一刀砍掉手臂,却没有丝毫鲜血涌出,脸上也不见任何痛苦的神情,落在地上的手臂变成一截稻草。

    方宝良冷哼一声,顺手一刀将老头的脑袋也剁了下。

    那老头掉了脑袋后,身上冒起一缕黑气,方宝良目中闪起异样的神色,伸手一把捞住那缕黑气,就往嘴中送。

    吞下那缕黑气后,方宝良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似乎颇为享受。

    而地上老头的尸身,则彻底变成一个掉了脑袋的残破稻草人。

    方宝良没有陶醉很久,因为整栋大宅院开始颤动起来,院中各种东西朝着方跃飞去。

    方宝良朝方跃看了一眼,见他正在横冲直撞,就回过头,四处张望,寻找自己的目标。

    他看到了那几个长相和笑容一模一样的丫鬟,当下狞笑一声,持刀朝着她们扑了过去。

    一刀一个,将她们拦腰斩成两截。

    几个丫鬟身上也冒起黑气,不过比老头身上少的多,几个加起来也不如老头一个多。

    方宝良也不嫌弃,将黑气全部捞在手中,一口吞下。

    不过几个丫鬟的尸身消失不见,没有如老头一般化出原形,不知道跑哪去了。

    方宝良也不在意,提着刀,朝那些正在地上蠕动的无面目宾客走去。

    地面在颤动,整栋大宅院的东西都在朝方跃飞去。

    方宝良几步跑到那些无面目宾客面前,一刀就是一个。

    它们身子被斩破,汁液就迸溅出来。

    方宝良的身上沾染了汁液,尤其是脸上手上皮肤luǒ lù处,汁液沾上后,开始腐蚀皮肤。

    不过方宝良只是皱了皱眉头,便没有在意,这点腐蚀,对他根本造成不了多少影响,很快就能自行恢复过来。

    无面目宾客身上的黑气更少,比丫鬟还少得多。

    方宝良杀了两个,就失去了兴趣。

    他把目光看向方跃和鬼新娘交战处。

    此时方跃已经抓住那个鬼新娘,每一掌火焰掌拍下,鬼新娘就会发出怨毒尖利的惨叫声,刺人耳膜。

    而且随着火焰掌的火属伤害,她的身上开始冒起一缕缕黑气,消散在天地间。

    方宝良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朝着鬼新娘靠近。

    鬼新娘头上的红盖头已经在交战中被扯落,露出的不是千娇百嫩的面容,而是干枯生虫的腐烂皮肉。

    然而方宝良的目光中却是带着贪婪和渴切,仿佛色魔看到了绝世的大měi nǚ。

    当然,他看的是鬼新娘身上冒出的黑气。

    他伸出手,捞过那些散逸的黑气,狼吞虎咽起来。

    ……

    方跃不知道拍出了多少掌,终于硬生生将鬼新娘拍散。

    散逸的一缕缕黑气,有很大一部分落入方宝良腹中。

    大宅院猛地一颤,仿佛天崩地裂一般。

    而后,张灯结彩的热闹场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黎明之前最黑暗时刻的树林。

    星光稀疏,四周一片暗沉。

    方跃借着那一点微薄的光亮,看着对面站着不动的方宝良没有说话,神情微微有些戒备。

    过了一会,东面一缕晨光划破天际,驱散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方宝良终于睁开眼睛,活动了一下手脚。

    看他目光清明,方跃这才放下心,道:“感觉如何?”

    “挺好的。”

    “若是你现在单独来,能否应付得了这个女鬼?”

    方宝良想了想,点了点头。

    方跃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的目光看向树林中一顶残破的大红花轿,上面沾满斑驳血迹。

    怨气的源头,大约就是这顶花轿了。

    方跃走上前,掀开布帘,里面果然有一具腐烂生虫的新娘子尸首,散发出阵阵恶臭。

    新娘子身上的嫁衣一片凌乱,生前应该是被凌辱过。

    从这些蛛丝马迹推测,应该是海寇入侵那天,她刚好嫁人。

    不幸被撞上,迎亲队伍的人被杀的杀,逃的逃,这新娘子却被海寇连人带轿劫持到这旁边的树林中。

    后面的场景可想而知。

    方跃叹了口气,对方宝良道:“找些树枝木柴,将这顶花轿烧了。留着的话,怨气可能重新聚拢出鬼物。”

    两人一起在周围寻找能烧的树枝木柴,都堆在花轿旁。

    等差不多了,用火折子点起火。

    熊熊火焰,吞噬了那顶花轿,和花轿中的新娘尸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