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93章 喝喜酒(中)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灯结彩的大宅院中,宽敞阔气,灯火通明,充满喜庆的气氛。

    只是宾客们都安安静静地坐着,一声不吭,也不动弹。

    大喜日子,不说热闹喧天,欢声笑语,整座宅院竟然听不到一丝人声,未免诡异莫名。

    不过方跃对这种诡异的情形,视若未闻,大马金刀地坐着,似乎真得在等喝喜酒一般。

    方宝良的注意力,却一直放在他对面那个没面目的宾客身上。

    眼见方宝良似乎想要去动弹那个没面目的宾客,方跃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摇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方宝良只好停下动作,跟着方跃一样,正襟危坐,安静地等待着。

    “姑爷,吉时已到,快点换上喜服,xiao jie正等着拜堂成亲呢。”

    方跃和方宝良身后,突然出现四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丫鬟,手中捧着新郎喜服,异口同声地说道。

    她们一边两个,分别想要去拉方跃和方宝良起身,结果拉扯了半天,都没拉扯得动。

    方跃不满道:“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我且问你们,我们两个是来喝喜酒的,怎么就成姑爷了?”

    几个丫鬟回答不出来,她们脸上带着一模一样的笑容,依然在锲而不舍地想要拉扯方跃和方宝良起身,然后给他们两个套上新郎喜服。

    不得不说,这几个丫鬟的力气很大,每一个都比得上成年男子了。

    但想拉扯得动方跃和方宝良两人,自然是不可能的。

    方跃任由她们拉扯了一会儿,举手投降道:“行行行,当姑爷就当姑爷,白捡一个媳妇谁不乐意。但我们这有两个人,你们xiao jie有几个?”

    这个问题,丫鬟们自然是回答不出来的,她们只是出来给“姑爷”套上新郎喜服,现在在这一步骤卡住,就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方跃摇摇头,高声喊道:“老丈,老丈。”

    在这寂静的喜堂,声音远远传了出去。

    一个老头突兀地出现在桌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冒出来的。

    “老丈,你邀请我们来喝喜酒,我们来了。这还没喝上一杯,突然又说要我们当姑爷。

    行,当姑爷就当姑爷,我们两个大男人,还怕有什么损失。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到底有几个女儿?”

    老头背着光,面目有些模糊,他道:“老头子就一个闺女,谁娶了她,我这大宅院和万贯家财就都是他的了。”

    方跃笑了起来,脸上神情颇为意动,“那感情好,房子老婆家产一下子全有了。”

    不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收敛,猛地一拍桌子,“但是我们有两个人,你闺女只有一个,这几个丫鬟想让我们两个都当姑爷。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家闺女胃口这么大,一女想侍二夫了?”

    他这一拍桌子,力气用得颇大,桌子都抖了一下,撞倒了对面的那个无面目的宾客。

    那宾客被桌子这么一撞,竟就一言不发地摔倒在地。

    倒地后,它没有马上爬起来,而是像条虫子一样,蠕动了两下。

    方跃对此视而不见,只是严肃地看着老头,等待老头的回答。

    “这,这……”老头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方跃摇摇头,这些东西,果然智慧不高,老头比几个丫鬟好一点,但也有限。

    方跃突然转变话题道:“你闺女漂不漂亮?”

    “漂亮,当然漂亮。”老头语气中带着骄傲,“我家闺女,从小就漂亮,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儿。”

    “既然漂亮,那就好办了。”方跃指了指旁边的方宝良,道:“让我旁边的这位兄弟娶她。”

    方宝良正在观察地上那位像虫子一般蠕动的宾客,闻言,闷声闷气道:“我已经成过亲了。”

    方跃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成亲了就不能再成吗?有老婆了就不能纳房小妾了?”

    “老丈,你说是不是这个理?”方跃看向老头。

    “对对。”老头忙不迭地点头应和着。

    方跃拉着方宝良站起身来,后面的丫鬟就想上前给方宝良套上新郎喜服。

    方跃一把推开那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笑容一成不变的丫鬟。

    别看这几个丫鬟力气大,但身子极轻,跟个纸片人似的,方跃没怎么用劲,她们就轻飘飘地跌飞出去。

    “别穿什么新郎喜服了,赶紧拜堂是正经。然后赶紧送进洞房,明年就生上一个大胖小子。”方跃一副比自己入洞房还要急迫的模样。

    老头没办法,就进里屋去了,似乎是催他闺女出来。

    方跃带着方宝良离开宾客席,往喜堂上走去。

    他们这边这么闹腾,满院酒桌前那些稀稀落落的宾客,却仿佛没看见一般,依旧安安静静地坐着。

    偶尔有宾客动弹一下,但不像活人的动作,而是如同虫子一般蠕动。

    跟方跃同桌的那个宾客一模一样。

    方跃和方宝良站在喜堂上,满堂寂静,明明四处红灯高挂,却毫无成亲拜堂的热闹气氛。

    突然,方跃神情一动,往后面看去,不知什么时候,一个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由丫鬟扶着,站在两人的身后,无声无息。

    虽然看不见新娘子的面容,但她裹在大红嫁衣下的身段袅娜苗条,一双小手葱白如玉,十指搅和在一起,充满新人的紧张不安。

    方跃笑了起来,“好了,新娘子出来了,宝良,你满不满意?”

    “这个……”方宝良想了想,老实回答:“无所谓。”

    方跃摇头道:“这可是你的新娘子,怎可无所谓。”

    他看向和新娘子一起出现的那个老头,“老丈,你说你闺女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但正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能否先让我们看看你闺女的长相。”

    “先拜堂,先拜堂。”老头喃喃道。

    “那不行。若是你骗人,让我兄弟娶上一个丑八怪,那可如何是好?”方跃满脸严肃,“还是先看看长相。”

    说着,他突然上前,要去掀开新娘的红盖头。

    在靠近新娘子的那一刻,方跃身上蓦然爆起惊天气势,原本收敛的气息,一下子全爆发出来。

    内气涌动,体内气血汹涌澎湃,甚至能清晰地听见它们在血管中流淌的声响。

    他的手掌,在极致内气的催动下,瞬间变得通红,带着灼烧的气息,一掌朝着新娘子拍下。

    “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