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92章 喝喜酒(上)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秋夜,青鱼镇。

    远处路口写着“此路不通”的石碑,依旧耸立,提醒路人这条路存在的危险。

    高地茅草屋前,升起了一堆火堆。

    方跃和方宝良两人坐在火堆前。

    方宝良沉默寡言,偶尔看向石碑方向。

    方跃则在专心致志地烤着几条鱼,鱼头镇靠海,居民多捕鱼为生,最不缺鱼产。

    长夜漫漫,方跃让人送了一大批鲜鱼过来,决定慢慢烤着吃。

    火焰烧烤下,鱼肉散发诱人的香味,色泽黄嫩,叫人垂涎欲滴。

    “烤好了,来上一条。”

    方跃将烤好的几条烤鱼,递了一条给方宝良。

    方宝良接过串着烤鱼的树枝,默默吃着。

    方跃也拿起一条,一口咬下,滋味酥软香浓,口齿留香,让人食指大动。

    这么一段时间,对于方宝良的身体异变情况,方跃还是有所了解。

    不说其他,他的身体素质在飞快提高,远超常人。

    方跃教给他的那门硬气功“火铁身”,不出一个月,就让他练成了,简直跟开了挂一样。

    要知道普通武者,想练成这门硬功,起码得好几年苦功。

    其间,方跃也让他自己挑一门内功学。

    方宝良从《青玉功》《飞熊功》《火云功》中,挑选了《飞熊功》xiū liàn。

    其实方跃是希望他xiū liàn《火云功》,这门内功虽然缺了后续先天部分,但毕竟是可以打下先天基础的gōng fǎ,比之另外两门要好上不少。

    不过方宝良对火焰类的gōng fǎ,似乎颇为抗拒。

    方跃倒也不勉强,教了他《飞熊功》。

    不出意料,方宝良xiū liàn起内功心法,速度也是极快。

    到现在才练了一个月,已经有了方跃悟道拳二重时的内气修为。

    方跃估摸着不出半年,他应该就能练到后天境界的极致。

    所以这一次就带上他,见识见识鬼怪。

    这一次的鬼怪,方跃大致弄清楚了底细,倒不是县城那边蔓延过来的。

    而是青鱼镇本地在海寇入侵中,死人的怨气所化。

    这让方跃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县城中的鬼怪大规模蔓延,这些新诞生的鬼怪,还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

    方宝良是他培养的,用来在他离开鱼头镇的期间,帮助镇守鱼头镇,对付可能出现的零星鬼怪。

    虽然方宝良还没到先天境界,但他的身体异变,让方跃感觉他是有能力应付普通鬼怪。

    或者,怎么说,方跃有时候甚至感觉,方宝良现在就是一只普通鬼怪。

    这一次带他过来,就是尝试一番。

    ……

    夜深人静。

    方跃慢条斯理地烤着鱼,烤好了,一条给方宝良,剩下两条自个吃。

    方宝良坐在那里,不时往火堆里添加木柴,偶尔往远远的路口处扫上一眼。

    两人都是大肚量,大半夜时间,不知道多少条烤鱼下肚,但都没有饱腹的感觉,似乎肚中是无底洞,吃下去,很快就消化完。

    “来了。”

    一时默默不语的方宝良,扫了一眼远处路口,突然出声。

    方跃点点头,继续烤他的鱼,这几条快烤熟了,中断了岂不浪费。

    两人之前一直收敛身上的气息,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两个身强力壮的男子。

    这对鬼怪来说,是极好的诱饵。

    方跃又一次将烤好的鱼递给方宝良,方宝良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接过串鱼的树枝。

    他没吃,眼睛不时往路口看去。

    喇叭唢呐的声音已经远远地传过来了,充满喜庆的味道。

    只是这深更半夜的,这种喜庆,就显得惊悚了。

    等方跃有条不紊地吃完两条烤鱼,娶亲的队伍已经快到高地下面了。

    方跃放下树枝,站起身来,走到坡前。

    高地下面的迎亲队伍,前面是吹着喇叭唢呐的乐师,穿着红色喜服,鼓足劲地吹着,营造热闹喜庆的气氛。

    中间是同样穿着喜服的轿夫,抬着大红花轿,一晃一晃地走着。

    轿子旁边,却不是媒婆,而是跟着一个老头。

    再后面,是一群看不清面目的迎亲人。

    方宝良暗暗握紧手中的刀,目视方跃,等待方跃一起动手的指令。

    方跃看了一会儿迎亲队伍,眉头皱起,微微摇头,示意暂时先不要动手,关键鬼物并不在这里。

    “据袁志行所说,鬼怪分为两类,一类为天地怨气所化的鬼物,一般喜欢待在诞生的原地,不好跑动。

    另一类为天地戾气所化的怪物,也就是妖怪,倒是喜欢跑动。

    县城中多积累的是怨气,所化的应该大多是鬼物,原本我还担心会蔓延到鱼头镇这边来。

    但从目前来看,倒是验证了袁志行的话。”

    方跃心里的一块石头放下,虽然鬼物并不是完全不会跑动到别的地方,但有这个习性,鱼头镇就安全多了。

    这支迎亲队伍中,关键鬼物并没有在,应该还待在原地,等着这支迎亲队伍引回猎物。

    “上面的两位老乡,相逢即是有缘,今日是小女出嫁的大喜日子,两位一起来喝杯喜酒。”

    下面的老头朝着高地上的两人喊话。

    方跃道:“的确挺有缘的,我们二人倒是愿去,只不知要不要随礼?随礼多少合适?”

    老头摆手道:“不用不用,要什么随礼,都是老乡,人能来就好。”

    “行。”方跃笑了起来,“那就叨扰老丈了。”

    他当先从坡上下去,加入迎亲队伍。

    方宝良只好也跟着下去。

    两人混在后面迎亲人群中,跟着迎亲队伍走。

    喇叭唢呐声音不断,乐师们中气十足。

    队伍中,方跃观察旁边一个个迎亲的“人”,怎么看,也看不清面目。

    方跃摇摇头,这些“人”,可能本来就没有面目。

    它们只是木然地跟着队伍走。

    走了大概有一个时辰,迎亲队伍终于到了一栋张灯结彩的大宅院前。

    方跃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是荒郊野外,突兀地出现一处大宅子,着实有些奇怪。

    方跃在外面观察了一会大宅子,没看出什么来。

    “未入先天,依然是肉眼凡胎,明知是虚,也看不透。”

    方跃心中想着,带着方宝良走进大宅院。

    这里是铜镜中看到的场景,关键鬼物,就藏在这里了。

    进了大门口,院中已经摆了好几桌酒席,稀稀落落地坐着看不清面目的宾客。

    方跃随意寻了一桌坐下,这一桌已经坐着一个宾客。

    那宾客就呆呆楞楞地坐着,看不见表情,因为它根本没有面目。

    方宝良也挨着方跃一个座位坐下,盯着那没有面目的宾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