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90章 娶亲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秋夜。

    青鱼镇通往平安县县城的方向。

    一块石碑立在道路口,上面刻着“此路不通”四个碗口大小的大字,提醒路人莫要误入此途。

    在离石碑颇远的一处高地上,有一间临时搭成的茅草屋。

    两个人正坐在茅草屋前闲聊,从他们这个地方,往下可以远远地看见道路口的石牌。

    这两人,是鱼头镇巡逻队的人,被安排到这里看守路口。

    防的,当然是那个方向中可能跑出的鬼怪。

    两人的身旁,还蹲着两条黑狗。

    据说黑狗性属阴邪,能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其实青鱼镇这里,跟县城中间还隔了三个镇子和几大片荒山野岭。

    这里和鱼头镇本来就都属于偏僻的地方,都要出平安县的管辖范围了,只是因为三不靠,才被划分到平安县辖下。

    不过方跃还是不放心,平安县县城,以及周边除鱼头镇和青鱼镇以外的其它乡镇,死了太多人了。

    哪怕青鱼镇,也死了大半人口。

    如此大规模的死人下,怨气冲天,里面到底会酝酿出什么,实在难以想象。

    鱼头镇虽然离得远,甚至平安县相邻的两县,它们辖下的一些乡镇,跟平安县县城的直线距离,都比鱼头镇与平安县县城的直线距离来得近。

    但毕竟还是在附近,有被鬼怪侵扰的可能。

    方跃让巡逻队派人到这边驻守,就是以防万一,有个预警。

    若真出现大量对付不了的鬼怪涌来,那就放弃鱼头镇这块基业,让镇上所有人逃入其它府县。

    朝廷是有力量压制鬼怪的,一个平安县已经够了,方跃就不信朝廷能放任其它府县也被鬼怪侵扰,跟着糜烂。

    陈大民打了个哈欠,缩了缩身子,紧了紧身上的衣衫。

    他是一个单身汉,家里太穷,一把年纪还没娶上媳妇。

    也正是因此,他才能获得驻守在这里的机会。

    虽然危险,但巡逻队开的薪酬也高。

    驻守在这个路口,每月的薪酬是普通巡逻队员的五倍。

    按陈大民的想法,干上一年,就足够盖房娶媳妇了。

    当时有好几个巡逻队的队员争这两个位置,最终他这个无牵无挂的单身汉和他旁边这位老是愁眉苦脸的王全有获得机会。

    王全有家里孩子多,一个劳力要养那么多张嘴,着实不容易。

    原本王全有是不符合入选条件的,因为当时方跃交代下来,这个任务有危险,最好是没有多少牵挂的。

    王全有那么多孩子,牵挂太多,但他和现在镇上巡逻队的队长有点亲戚关系。

    那队长看他一堆孩子,确实快活不下去了,就给了他一个名额,让他有机会领五倍巡逻队员的薪酬,反正有没有太多牵挂也不是硬性规定。

    陈大民和王全有聊了一会天,感觉困了,就和王全有打了声招呼,进茅草屋中睡觉去了。

    他俩分配好了任务,王全有守上半夜,陈大民则守下半夜。

    秋天季节,容易犯困。

    陈大民这一睡,睡得沉。

    不过睡梦里,他被一阵喇叭唢呐的声音吵醒。

    “谁呀,大半夜的,扰人清梦。”

    陈大民翻了个身,没有起来,梦里,他正盖了房子娶上媳妇呢。哪肯就这么从美梦中醒来。

    但喇叭唢呐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几乎就在耳边响起一般。

    陈大民没法再睡,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一队身穿大红色喜服的迎亲队伍,正抬着一顶红色喜轿,吹吹打打从道路口那边往这里过来。

    “这谁啊,大半夜娶亲,吵得人都睡不好觉。”

    陈大民忿忿不平,可怜他一个单身汉,大半夜里睡个觉,还要被人家娶亲的吵得睡不着。

    陈大民站在高地上,望着底下的迎亲队伍,倒要看看他们这大半夜的娶个什么亲。

    不一会儿,迎亲队伍就到了高地下面。

    “上面的可是老乡,今日是小女出嫁的大喜日子,相逢即是有缘,不如过来喝杯喜酒。”

    队伍中一个看不清面目的老头,朝着上面的陈大民喊道。

    一听有喜酒喝,陈大民腹中的馋虫就犯了。

    他咽了口口水,道:“老丈,去喝喜酒要不要随礼,你看我现在身边什么都没有。”

    “不用不用,要什么随礼。都是老乡,人来了就好。”

    老头在下面朝他招手。

    陈大民忍不住了,就跑了下去,混进迎亲队伍中。

    一行人吹吹打打,继续赶路。

    陈大民感觉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来到了一处张灯结彩的宅院前。

    院内摆了好几桌酒席,稀稀拉拉地坐着一些客人,应该是宾客还没来齐。

    陈大民便想找个地方坐下,等着喝喜酒。

    不想,有个人推了他一把。

    陈大民回头看去,却是两个捧着新郎喜服的美貌丫鬟。

    “姑爷,吉时将至,你要去哪里?还不快点换上喜服,xiao jie都在里面等着呢。”

    两个丫鬟的长相一模一样,动作神态也一模一样,仿佛两个画纸剪出来的相同纸人一般。

    “等等,我不是来喝喜酒的吗?怎么成姑爷了?”

    陈大民感觉莫名其妙,但两个丫鬟已经将手中捧着的新郎喜服往他身上套。

    穿上新郎喜服后,陈大民脑海中原本的一点疑惑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满心欢喜,尤其是看到被丫鬟从屋里扶出来的新娘子。

    虽然被红盖头遮住,看不见容貌。

    但新娘子体态袅娜,显露在外的一双玉手葱白如玉,想来容貌必然也是不差的。

    “嘿,想不到我今天也要娶亲了。”

    陈大民心中想着。

    外面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一拜天地。”

    陈大民迷迷糊糊地跟着新娘子拜了下去。

    ……

    一阵急促的狗叫声,将王全有从瞌睡中惊醒。

    “糟糕,差点睡过去了,地上的火堆怎么灭了?”

    王全有睡意全消,警觉地看向四周。

    两条狗正冲着茅草屋内狂吠。

    王全有心头一紧,朝着里面喊道:“大民,大民。”

    没有回应。

    王全有不敢进去查看,他哆哆嗦嗦地拿出火折子,尝试着想把地上的火堆重新升起来。

    两条黑狗依旧在叫,声音狂躁不安。

    废了好大一会儿工夫,王全有终于将火堆重新用茅草生起来。

    此刻两条黑狗转了个方向,不再朝茅草屋内,而是朝高地下面的路口吠叫。

    隔了好一会儿,它们才停下来。

    王全有不知道脏东西走了没有,躲在火堆旁不敢动弹。

    一直等到外面天光大亮,王全有才颤颤巍巍地起身,进入茅草屋内查看究竟。

    屋内木床上,陈大民看起来睡得正香,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喜意,似乎在做一场美梦。

    只是面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

    王全有上前一摸他的心口,发现早已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