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88章 泥塑神像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顿家常便饭,让吃得几rén dà呼过瘾,神清气爽。

    各类这个世界未曾见过的新式菜肴,吃得众人惊奇连连。

    尤其是钱大贵和邓和通两人,第一次吃到这般菜肴,连声惊叹。

    哪怕是一直沉默寡言的方宝良,也是吃得眼眸发亮。

    倒是任骏麟最干脆,什么也不说,就是吃,一桌菜肴,很大一部分入了他的腹中。

    吃饱喝足之后,任骏麟拍拍肚皮,道:“方跃,以后我可要常来你这趁饭吃了。”

    方跃笑道:“那你可得交伙食费。”

    几人闲聊了一会,方跃对方宝良道:“我们要往半山县那边开拓市场,我打算顺便将方宝辰送到半山县读书。你是他的哥哥,我想征询一下你的意见。”

    方宝良闻言,木讷的脸上难得露出喜色,道:“我没意见。”

    他如今最在乎的,大约就是他的家人。

    方跃道:“你回去之后,也跟宝辰他商量一下,问他愿不愿意去。”

    方宝良却道:“这是好事情,不需要再商量。”

    显然是觉得去半山县读书是好事,这是为他弟弟方宝辰好,他们决定了就好,没必要再问方宝辰的意见。

    他原本是个面团似任人揉捏的性格,如今随着身体的异变,性格也变得偏执而固执。

    方跃摇摇头,心想还是自己找个时间,私下问问方宝辰的意见,看他愿不愿去半山县那边读书。

    ……

    午后时光,秋日融融。

    镇东头,海神庙前,围了一大圈人。

    今日是海神庙中新塑神像揭封的日子,很多镇上的居民,就跑过来看热闹。

    另一方面,也想顺便进庙求个平安。

    这里的海神,被渔民们赋予护航、保佑、镇魔等等诸多职能,甚至生病、求子、求发财的,也会跑到海神庙来。

    可以说,作为海边乡镇,海神庙是鱼头镇上最重要的庙宇。

    方跃来到海神庙前,抬头望着这座坐落在岸边的庙宇,青砖白墙红瓦,在秋日阳光下,熠熠生辉。

    两旁栽着几棵柳树,长长的柳条,随着海风摇摆,颇为闲适。

    “好多人,好热闹。”

    杏儿跟在方跃身旁,兴奋地看着热闹的人群,她有点喜欢凑热闹。

    “方公子,我们进去给神像揭封。”

    邓和通客客气气道。

    方跃点点头,一行人往前走,穿过人群,往庙里走去。

    “是方秀才。”

    “快看,那就是方秀才。”

    “那日就是他从海寇手中救下我的。”

    ……

    方跃进了庙宇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中间神台上,用一大块红布盖着上半身的高大泥塑神像,比普通人高出起码三四个头。

    再看两边,是一排虾兵蟹将和龟丞相之类,这海神倒弄得跟个海龙王似的。

    这些两旁的虾兵蟹将也有些是重塑的,看来也是损毁在那日海寇入侵中。

    虽和正中间的海神像,用着同样的泥土,但塑成之后,就被分出高低贵贱了。

    邓和通低声道:“方公子,要不先跟大伙讲两句?”

    方跃回过头,看着围在门口,正期盼地看着他的鱼头镇居民。

    方跃心情有些复杂,转回头来,道:“揭封吧。”

    他来,只是想走个过场,鬼神之事,他现在不想太多沾惹。

    在这样一个妖魔鬼怪横行的世界,神明是否存在,方跃不能确定,所以保持一种敬而远之的心态。

    方跃走到神台前,揭开海神像上盖着的红布,外面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呈现方跃面前的海神像,手持大刀,面目威严,留着一缕长须,泥土雕塑,涂上颜料后,看上去栩栩如生。

    方跃莫名觉得这神像的模样有些眼熟,看了两眼,也没多想。

    外面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邓和通捧着三炷长香,方跃接过后,朝神像鞠了一躬,走到门口,将香插入门口放着的那个巨大香炉中。

    而后微笑着朝着门外等候的众人点点头,方跃走出庙宇。

    众人于是纷纷涌入庙宇中,忙着烧香求平安。

    杏儿也跟着人群进去烧了香,出来后,对方跃道:“少爷,你看那海神像是不是很像你?”

    方跃仔细一想,还真是那么一回事,难怪刚才会觉得这尊海神像莫名眼熟,原来是跟自己很像。

    虽然说神情胡子年龄方面,跟方跃有差异,但面目五官,分明就是照着方跃的样子雕塑的。

    方跃皱起眉头,他心念一转,大概就想明白了,这是邓和通自作主张,想讨好他。

    难怪特地过去邀请他来参加神像揭封,原来是抱着这般目的。

    不得不说,邓和通溜须拍马还是有一套,但可惜没搞清楚方跃的性格,这马屁一下拍在了马腿上。

    尤其是方跃如今对神明之事,颇为忌讳,抱着敬而远之的心态。

    邓和通倒好,直接将他塑成神明了。

    这让方跃更坚定了赶紧撤换掉邓和通这个镇长的决心,原本还想让他多待一段时间。

    当邓和通从庙宇中忙活完出来,看到沉着脸的方跃,立即意识到了不妙,忙小心道:“方公子,可是有何不满意的地方?”

    方跃冷着脸道:“瞧你干的好事,那尊神像是怎么回事?”

    “原来方公子说的是这个,大家口中流传海神的传说,但海神到底长什么样子,却是谁也没见过。往日里雕塑的神像,都是工匠师傅凭空想象,各地各处的海神像都不相同,一地一个模样。

    所以海神长什么模样,大家并不在乎,大家在乎的,是海神这个名号,是海神能保佑大家出海顺利、家宅安宁。”

    邓和通指着庙宇中烧香拜神的众人,“海神换了一个模样,你看他们,有哪个人在意了吗?”

    方跃也看向庙宇中,果见众人捧着香,跪拜在神像面前,口中念念有词地祈祷着,满脸虔诚。

    方跃回头看向邓和通,有些惊奇,倒没想到这个唯唯诺诺,只会溜须拍马的家伙,也能有这么一番见识。

    邓和通又道:“方公子这一次可是救了我们满镇百姓,可以说是万家生佛也不为过。有镇上居民还想给你立生祠。我一琢磨着,正好要重塑海神像,干脆就照着方公子的模样好了。

    方公子若觉得不合适,我让人将神像拆了,重新再塑一尊。若担心神明怪罪,那一切罪责都是我的,神像是我让人塑的,罪责自然也该由我来承担。”

    方跃沉默了一下,道:“罢了,那就这样。”

    他忌讳神明,是将他们当成可能是强大的存在,若说畏惧,也谈不上。

    待方跃和杏儿离开,邓和通挽起袖子,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想:“这算是过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