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85章 落幕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重阳三日后。

    日落时分,西面天际晚霞万千,似燃烧的火,似鲜红的血。

    平安县县城,已经成了一座死城。

    县城里的居民,不管是家财万贯的富豪员外,还是衣衫破旧的贩夫走卒,在海寇的屠刀下,都没了区别。

    满城tú shā后的倒地尸首,满城火烧后的断垣残壁。

    海寇们却大包小包地扛着战利品,从城中逶迤而出,每个人身上都沾着血,脸上都带着收获的喜悦。

    有的海寇空不出手来,甚至连刀都丢了,就为了多拿一点财货。

    “哈哈,发财了,这么多金银珠宝,以后不当海寇也能金盆洗手当个富家翁了。”

    “城里大户人家的女人又白又嫩,可惜不能带走,只能当场爽爽,最后一刀杀了,还真有点舍不得。”

    “说到杀人,我三天杀了十七个人,刀都砍卷了。”

    “哈哈,那我比你强,我杀了十八个,刚好比你多一个。”

    “跟着海寇王就是爽,以前我们也只敢在海面上混饭吃,看见朝廷水师的战船,远远就得逃命去。哪像这一回,打上岸来,将一个县城杀光抢光,都没人管。”

    “是啊,不愧是海寇王,就是有本事。兄弟,要不我们挪个地方,去投靠他,也不知道他们队伍还收不收人?”

    ……

    被海寇们议论的东海海寇王,徐龙川此刻穿着一身布衣,背负着手,站在海岸边。

    海风吹动,花白的头发随风飘动,布衣在风中猎猎作响。

    他的心腹手下,那个年轻海寇麻冬来到他身后。

    “不够。”徐龙川道,没有回头。

    麻冬愣了一下,道:“平安县城中,能杀的都杀了,躲起来的的不过寥寥无几的小老鼠,不好找,也没必要找,我们超额完成任务了。”

    他想了想,又道:“那就是分配到乡镇的那几股人手中出问题了,这些无能之辈,杀人都不行,耽误任务,真是该死。”

    “也没差多少了,你知道该怎么做?”徐龙川转过身,盯着他的心腹,目中精光闪动。

    麻冬低下头,恭敬道:“是,大当家,属下明白。”

    ……

    黄昏的落日余晖中,海寇们大包小包,扛着洗劫来的财货,有说有笑地来到岸边。

    准备登上海船,回到他们安身立命的东海之上。

    他们的队伍拉得很长,几千人从城门,一路三两成群,蔓延到岸边。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喊,上千手持兵刃的海寇从路旁杀出,冲向这群满身财货的海寇。

    “干什么,你们是什么人?”

    “你们想黑吃黑?老子跟你们拼了。”

    “你们是海寇王的手下,老子认得你们,徐龙川这个乌龟王八蛋想干什么?”

    海寇们纷纷破口大骂,他们人数有好几千,远多于冲杀过来的海寇。

    但人人手中带着财货,早失了斗志,队伍分散,有的甚至连手中的刀都丢了,根本组织不起fǎn gōng。

    场面是一面倒的tú shā。

    一如这群海寇在城中,面对平安县满城无辜百姓时。

    ……

    刚入夜。

    平安县近海,一艘画船缓缓行驶。

    画船上,前后左右挂满大红灯笼,照得船上一片明亮。

    大红灯笼上,都印着两个字:千辰。

    千辰,这是大启八大世家之一的姓氏。

    画船上的主人,名唤千辰易,是千辰世家的子弟。

    今夜,他扮的不是花旦,而是一个老生。

    身着黑袍黑帽,下巴挂着黑色的长须,正在那唱一出大戏:

    “你二人把话讲差了,休把虎子当狸猫。有朝一日时运到,拔剑要斩海底蛟。休道我白日梦颠倒,顷刻就要上青霄。

    身上破衣俱脱掉,赤身露体逞英豪。耀武扬威往上跑,你丞相降罪我承招。将身来在东廊道,看奸贼把我怎样开销!”

    画船上下两层,坐满宾客,皆是全神贯注听他唱戏。

    那么多的人,竟是连一丝声响都没有,只有老生唱戏的声音。

    然则,待老生唱一段落,画船上立刻响起鼓掌声和叫好声。

    这些宾客们,无论动作还是声音,竟都是整齐划一,无一丝一毫前后差异。

    ……

    千辰易唱完这一段后,却没有再唱。

    而是停了下来,抬头望向西面方向,那里是平安县的位置。

    “开始了。”他说。

    他的侍女,不知什么时候,也走到了船头,两人一齐抬头看着西面天际。

    那里的天空,被从地面升腾起来的一团黑色云雾笼罩住。

    这团黑色云雾,如烟如纱,看着轻薄缥缈,似乎大风一吹,便能让它消散。

    但奇特的是,它就是聚在空中,无论风怎么吹,它都纹丝不动,仿佛不存在一般。

    “这就是地气。”侍女说。

    普通人的肉眼,或许看不见这团黑色云雾,但千辰意和他的侍女,自然不可能看不见。

    地面不断有黑气升腾起来,融入这团黑色云雾中,一丝一缕,慢慢壮大这团黑色云雾。

    原本,这升腾起来的丝丝缕缕黑气,是不多的,很缓慢,但此刻蓦然开始加速,仿佛被什么所牵引,一团一团地往外喷发。

    “按这个趋势,大约再过三年,平安县地底下的那件幽冥异宝,就能出世了。”

    千辰易慢条斯理地说着,他的声音很动听,柔和而有磁性,语气也很温和,带着极好的修养。

    侍女侧过头,痴痴地看着他,眼中满是迷醉。

    她一身朱红色的宫装,立在船头,与画船上挂满的大红灯笼相衬,倒似待嫁的新娘。

    此刻的她没有在外人面前的盛气凌人,反倒带着几分少女的娇羞,分外妖娆,她本就是一个绝色佳人。

    然而千辰易却是未曾回头看她一眼,仰头看着天际,良久,方才又道:“此间事了,我们该离开了。”

    侍女从少女情怀中回过神来,讶异道:“少爷,这里有地气,鬼怪会聚拢过来,你就要这么离开?”

    鬼怪对他们世家子弟,大有裨益。

    “留给后辈吧。”千辰易老气横秋道,明明他自己也很年轻。

    不过他确实有资格说这句话,他们这一辈世家子弟,他是最顶尖那几个,与其他同龄人,早已不在一个层次了。

    侍女没有再多说什么,画船缓缓开动,离开平安县近海。

    千辰易站在船头没动,也没有再继续唱戏,望着海面,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他幽幽道:“老祖宗们都埋进地下了,一个个还不安分。”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