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84章 杀寇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清晨,光线明亮。

    青鱼镇,一处小村庄,路旁草木枝叶凝露。

    几具尸首倒伏在田地中,鲜血染红身下的泥土,让土地带上了血腥味。

    他们是早起的农夫,到田里干活,不料却遭了难。

    二十几个海寇冲到了村子前,狞笑地看着面前因为他们的到来,骚动起来的村子。

    “这群王八羔子,欺负咱们人少势力弱,就把咱们分配到这个破地方来了。”

    “别抱怨了,他们还不是被人分配到这个破镇,县城里的肥肉都没他们的份。”

    “算了,不提这些糟心事,我们来比比看,谁杀得人比较多,怎么样?”

    “行,那就比比看,谁赢了,这村里最漂亮的女人就归谁。”

    海寇们三言两句,确定了一场杀人比赛。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响起,打断了马上就要开始的血腥惨剧。

    在海寇们愣神的工夫,对方已经骑着马到了近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

    “小子,你是什么人?”

    “老大,这小子居然有马,挺有钱的,我们杀了他,抢了他的马。”

    “杀了他,抢他的马。”

    海寇们回过神来,兴奋地大叫起来,马可是值钱的稀罕物,一般人哪养得起马。

    这真是天上掉馅饼,刚要开工,就有愣头青自动送上门。

    马上那年轻人,不发一言,静静地看着这群海寇,似是在确定他们的身份。

    待认定他们是海寇后,抽出后背上背着的大刀,从马上一跃而起。

    片刻后,地上多了二十几具尸首。

    他们倒伏在地上,鲜血浸地,一如不久前被他们杀死的几个农夫。

    那年轻人杀完人后,回头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村民们,没有多说什么。

    一跃而起,如同飞鸟,轻盈地落回马背上,而后一扬缰绳,灰马继续在道路上奔驰。

    朝着镇上的方向而去。

    ……

    方跃——

    功德:8696点

    神通:推演、照见、摄魂

    武技:悟道拳{二重}、基础刀法{一重}、火铁身{一重}、火焰掌{一重}、基础轻功{一重}

    方跃骑在马上,一边赶路,一边查看功德系统。

    推演的三门武技,火焰掌和基础轻功已经推演完成,而第三重悟道拳,还在推演中。

    如今的功德点很充足,消耗了好几千,又很快补上。

    不管是杀寇,还是安排将缴获的海寇财物补贴给受害者,都给他带来功德点。

    现在方跃缺的,反而是武技秘籍,还有学习武技的时间。

    有了马骑乘,方跃很快赶到镇上。

    他下了马,想了想,将马系在路旁的一棵树上。

    这马,是任家赠送,清晨时和方跃一起乘船,渡过海湾,来到青鱼镇。

    接下来是一场厮杀,镇上大街小巷,骑马并不方便。

    ……

    “小子,敢多管闲事,兄弟们,给我剁了他。”

    一个腰间挂着两个血淋淋女子头颅的海寇头领,举着刀朝方跃叫嚣。

    这两个女子头颅,看面容,颇为秀美,就被他砍了下来,当成战利品。

    他手下的海寇,聚在身旁的,有三四十人,望着方跃,一起笑了起来,如同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什么年头了,居然还有不知死活的家伙跑出来行侠仗义,还是孤身一人,真是不知死活。

    难不成以为学了两三手武功,就能对付得了他们这么多人?

    不过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一刀,就一刀。

    那个年轻人就出了一刀。

    他们大当家的头颅就高高地飞了起来。

    海寇头领的脑袋掉在地上,还带着惊愕与不解。

    在那一刹那间,他还有意识。

    他看见自己无头的身躯,还站立着,向外喷涌鲜血。

    身躯腰间挂着的两个女子头颅,满是血泪的双目,此刻似乎正死死地盯着地上的他,这个脑袋……

    ……

    海寇们一阵惊愕,而后是哗然,再而后是勃然大怒。

    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死他们的大当家,实在太嚣张了。

    “大伙一起上,为大当家报仇。”

    一声吆喝,几十个海寇一拥而上,想要将方跃乱刀分尸,给他们的大当家报仇。

    方跃斩落海寇头领的头颅后,立刻抽身而退,没有与一拥而上的其他海寇硬拼。

    他施展刚学会的轻功,不紧不慢地奔逃。

    “这小子想逃,别让他跑了。”

    海寇们见他退缩,更是穷追不舍。

    一番追逐后,几十个海寇中,身强力壮的,会武技的,就跑到前面,其他人慢慢落后。

    方跃蓦然停住脚步,转身朝着后方追逐的海寇飞扑而去。

    重刀横扫,跑在最前方的几个海寇,猝不及防,喋血飞出。

    方跃更不多话,脚尖一点,冲上两步,对着后面还没来得及停住脚步的海寇,又是一刀扫出。

    几番之后,几十个海寇被他击杀大半。

    剩下的海寇,惊恐起来,有的转身想逃。

    不过剩下的海寇,本来就是落在后面,跑不快的,又哪能逃脱方跃反过来的追杀。

    ……

    一路行去,大街小巷,几步远的距离,就能看见一具尸首。

    青鱼镇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有人愿意单枪匹马为他们阻挡拖延海寇,而后组织起人手反击。

    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几百海寇冲上岸,对镇上的居民几乎就是单方面的tú shā。

    昨天一日一夜的时间,大半人口被杀光,财物被劫掠,无数房子被放火烧毁,留下一座座熏黑的断壁残垣。

    见多了尸首,方跃反而愤怒不起来了,心中只有莫名的悲哀,普通人没有实力,是真得如同草芥。

    ……

    绕了一圈,清光镇上的海寇,方跃骑上马,又去青鱼镇周边的村落绕了一圈,将零星的海寇一并诛杀。

    到日暮时分,入侵青鱼镇的几百个海寇,绝大部分死在了方跃手上。

    方跃没有在青鱼镇多待,骑马来到海边渡口。

    那里有一艘渡船等着,除了船夫和三个手持兵刃看船的家丁,方跃还看到船头站着袁志行。

    袁志行神色复杂地看着岸上牵着马的方跃,他行侠仗义,是为了名声,他想像他师父天雷剑一样,扬名四方。

    那么方跃呢?他一个秀才,这么奔波劳碌,又是为了什么?

    “他们与你无亲无故,你这番奔波,为何?”

    “力所能及。”

    方跃回答,抬头望了望县城方向,轻轻叹了一口气。

    那里就是他力所不能及的了。

    再掺和进去,大约要引来幕后黑手了。

    “开船吧。”

    牵着马上了船,方跃有些意兴阑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