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83章 惨剧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果然,不能轻易窥探太强的存在。”

    方跃用袖子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看着桌面上的跳动的烛火,凝视良久,而后摇头苦笑。

    用了几次“照见”神通,有两次遇上危险,这个世界强大者的诡异强横,令人匪夷所思。

    而且这一次对方更是强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连面都没看见,就能让他受伤。

    以后若再想窥探强大的存在,需慎之又慎。

    “刚才我一瞬间陷入的,似乎是地下。那海龙王的画船应该是在海上,难道说海龙王背后还有主指者?”

    方跃摇摇头,这点想不通透,幕后黑手太过强大,不是他目前能招惹的。

    他整理一下衣衫,从屋内走了出去。

    “方公子,那边正找你。”一个家丁等在门外。

    “带我过去。”

    ……

    大厅中,点了好几根蜡烛,光亮充足。

    方跃走进来时,里面已经有好十几个人在了。

    任骏麟,钱大贵,袁志行,方宝良,镇长邓和通等等都在。

    从海寇的口中,众人得知目前整个平安县的危局。

    不但是鱼头镇这里,全县其它乡镇,包括县城,此时都被海寇侵扰中。

    而且这一次海寇,不仅奔着劫财,更是害命。

    鱼头镇这次运气好,躲过一劫,但后面该怎么办,众人心中都有些茫然彷徨。

    见方跃进来,厅中正议论纷纷的众人,皆停了下来,目视方跃。

    经历一系列的事,如今方跃的声望在鱼头镇如日中天。

    镇长邓和通站起身来,小心道:“方秀才,海寇的三艘船已经被我们扣下来了,上面除了他们的财物,还有几个被海寇bǎng jià的女子,不知该如何处置?”

    方跃看了邓和通一眼,他对这个鱼头镇的镇长并不放心,“这事交给方宝良和任骏麟吧。”

    方宝良正沉默寡言地坐在一旁,闻言惊讶地抬起头来。

    方跃道:“船上被海寇bǎng jià的几个女子,想走的,给她们发笔银钱,让她们离开。

    船上的财物,还有这次从海寇手中缴获的东西,清点一下,一部分发给这次参战的民壮家丁,一部补贴给镇上这次受害的人。”

    方跃看向任骏麟,道:“任兄,这点还需要你从任家调派几个家丁和账房,由方宝良负责。”

    任骏麟点头道:“行,我会去安排。”

    方跃又看向方宝良。

    方宝良有些愣然,方跃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负责,不过他还是点点头,接下任务。

    方跃看着众人道:“我这么安排,众位可有其他意见?”

    众人皆表示没问题,且不说方跃的安排很合理,在道义上无可挑剔,就算其他人有别的心思,哪敢表现出来。

    方跃又道:“现在是非常时期,还不能放松警惕,所有民壮家丁,还需集合在一起,随时待命。另外,钱大贵,镇上算是你的地盘,你带一批人手,凡有趁乱打劫肆意妄为的,你看着办。”

    钱大贵哼了一声,道:“放心,若有王八蛋敢趁机闹事,我剥了他的皮。”

    安排好事情,方跃伸手揉了揉额头,之前想要窥探幕后黑手,不料遭到反噬,身受伤害,用功德点恢复过来。

    恢复伤势,在消耗大量功德点的同时,也耗费大量体力,让他现在感觉有几分疲惫。

    方跃抬起头来,最后看了看坐在一旁也没怎么说话的袁志行,这位年轻剑客跟他并不怎么对付。

    不过方跃对此并不在意,只要关键时刻,袁志行愿意出手就成。

    ……

    夜,月半弦。

    平安县县城,今夜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城中四处喊杀声不断,火光冲天。

    不到一个白天的时间,在傍晚时候,县城就被海寇攻陷,而后就是大肆的tú shā,从日落时分,一直持续到现在。

    无辜的百姓被砍杀,血流满地,妇女被凌辱后杀死,甚至连襁褓中的幼子也不放过。

    那满城的火光中,夹杂着海寇肆无忌惮的狂笑,和普通百姓惊惶的哭叫声。

    整座县城,沦落为修罗地狱一般,不断吞噬着生命。

    有那妇人,战战兢兢地躲在自家地坑中,听着外面恐怖的喊杀声和海寇张狂的笑声,不停地祈求着神明的保佑。

    只是,哪有什么神,有的也是邪神。

    没有神,没有救世主,没有人会来救她们。

    当那群人做出了决定,连朝廷都要妥协,满县城百姓的命运,便被注定了。

    三日过后,在tú shā满足够人数后,极少数人才有可能活下来,而后还要面对沦落为阴森鬼蜮的县城。

    知道这番人间惨剧的强大存在,其实不在少数,只是要么是主指者,要么就是漠然地看着。

    到了他们这种程度,已经不把自己和普通人当一回事了。

    ……

    “完了,全完了。”

    县衙大堂中,张县丞面色惨白。

    接过县令大印,代理县令一职,原本还志得意满,没想到还没几日,就碰上了海寇破城。

    如今这个局势,他这个代知县不说官职,连命都要保不住了。

    “为什么府城的援军没到,明明早已把海寇可能攻城的消息上报了?”

    曾典史也是六神无主,他是张县丞这一方的人,当初胡知县还在时,站在张县丞这边,跟新来的胡知县较劲。

    胡知县被撤职调离,张县丞代理县令一职,曾典史也跟着水涨船高。

    只是到了今夜,一切都是过往云烟,现在还是先想着怎么保命要紧。

    “东家,要不我们收拾东西,趁着夜里,逃出城去。”

    一个留着两撇小胡须的师爷,给张县丞出主意。

    “逃?逃得了吗?整座城都被海寇控制住了,他们在杀人,根本不会让人逃得出去。”

    张县丞惨然道:“况且本官守土有责,侥幸逃出去又能如何?倒不如……”

    “大人,不好了,海寇攻到县衙来了。”

    一个满脸是血的衙役,匆匆跑了进来。

    外面果然传来喊杀声,在黑夜中,如同催命的号角。

    “给本官一把刀。”张县丞这时反而冷静下来。

    “大人你……”

    “本官从小怕血,看见血就头晕,胆小如鼠。考中进士,当了官员后,一直害怕别人知道我胆小,所以很多事偏要去逞强,最后反而落下笑柄。

    今日之事,已经无法善了,本官要最后逞强一次。

    赵县尉和李捕头守城时,已经牺牲,现在该轮到我们了。”

    张县丞手中拿着刀,用尽全身力气,怒吼起来:“大家随着我,杀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