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81章 残局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方跃握紧大刀,警惕地看着民居门口站着的老妇人。

    老妇人的神情有些呆板,她木讷地用手指了指民居内。

    方跃视线随着她手指的方向,天色已暗,光线不好,里面黑洞洞的,便开口问道:“里面有什么?”

    没人回答,待方跃目光移回民居门口,老妇人已经不见了。

    就像她的出现一样,诡异地出现,又诡异地消失了。

    方跃眉头皱起,地上有她的尸首,这老妇人肯定不是活人了。

    只是她突然出现,用手指屋内,却是何意?

    “莫非是我救下的那个小男孩,她的孙儿,在这屋内?”

    方跃心中想着,这个世界的鬼怪,不是魂魄,而是怨气执念等等的混合体。

    方跃将小女孩放下,小声道:“我进去看看,你就在这外面,若有什么事,大声喊叫,叔叔马上会赶出来。”

    外面有尸首,小女孩有些害怕,不过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方跃深吸一口气,手持大刀,往民居内走去。

    民居内是个什么情况,方跃不清楚,所以不带小女孩进去,怕碰到意外顾及不上。

    不过按理说老妇人当不至于要害他,小男孩藏在屋内的可能性很大。

    进入屋内,里面一团黑暗,方跃拿出怀中的火折子,点了起来。

    借着火折子的微弱光亮,可见这是一间很平常的民居,一个三四岁,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正趴在一张椅子上睡觉。

    方跃走上前,弯下腰,轻轻将小男孩抱了起来。

    “奶奶。”睡眠中的小男孩,嘴里迷迷糊糊地咕囔着。

    方跃摇摇头,抱着小男孩走了出去。

    ……

    方跃背着大刀,一手抱着小女孩,一手抱着小男孩,在街上走着。

    一路上,有很多尸体,横七竖八地躺着。

    有海寇的,有镇上百姓的,更多的是镇上百姓。

    很多还是妇孺老人,这些人体弱跑不快,被海寇轻松杀死,横尸遍地。

    方跃脸色不太好看,从海寇上岸到覆灭,半天左右的时间,镇上起码有几百个无辜百姓丧生在他们手中。

    也幸好他们这边反应快,不然死伤更惨重。

    ……

    “方秀才!”

    “方秀才!”

    当方跃和钱大贵他们汇合时,人群骚动了起来。

    通过俘虏海寇和幸存百姓的口,众人已知方跃的孤身一人阻挡拖延数百海寇的英勇事迹,无不露出崇拜的目光。

    方跃点头示意,看见十四岁的少年方宝木,也拿着一根长枪,站在人群中。

    方跃将怀中抱着的两个孩子放下,招手让他过来,道:“宝木,你过来照看一下这两个孩子。”

    “没问题。”方宝木现在对方跃很崇拜,把方跃当成大英雄对待。

    听幸存下来的镇民讲述过程,方宝木在痛恨海寇的同时,也为方跃的英勇感到热血沸腾。

    想着自己以后也要好好习武,将来像方跃一般厉害。

    之前的战斗中,方宝木跟在队伍中,按着平时训练的样子,一群人齐齐刺出长枪,他可是也刺死了一个海寇。

    “对了,你堂哥还有任骏麟他们呢?”

    方跃扫了一眼人群,有赶来的民壮,也有幸存的镇民,但不见方宝良和任骏麟他们。

    方宝木恨恨道:“那些该死的海寇,不但杀人抢劫,还到处放火,堂哥他们去四处救火。”

    方跃往远处看去,四处还有零星火光,被扑灭得差不多了。

    方跃对一旁的钱大贵道:“把那个三当家带过来。”

    钱大贵知道他要审问,就挥手让手下的家丁将五花大绑的海寇三当家押了上来。

    “跪下。”众人对海寇恨极,若非要审问,早上前将三当家千刀万剐了。

    不过三当家鼻青脸肿,肩上有剑伤,显然之前也是吃过苦头了。

    ……

    扑灭一处火情后,方宝良悄然离开了众人。

    他一直沉默寡言,除了与海寇交战时,极为英勇,被他用长枪捅死三个海寇,引人注目一点,而后就没什么存在感。

    所以他悄悄离开,众人刚忙着救完火,也没注意到。

    方宝良离开众人后,来到了一家小小的胭脂铺面前。

    他看到胭脂铺不远处,倒着一个婆子的尸首,上前辨认,是这家胭脂铺看铺子的张婆子,死在海寇手上。

    “便宜你了。”方宝良的脸色很冷。

    ……

    侯奈秋是一个县城里的浪荡公子,因为女人,在县城里得罪了人,不得不躲到乡下来。

    然而到了乡下,他也不安分,用银钱买通镇上胭脂铺的张婆子,让她帮忙牵桥搭线,勾搭良家。

    有那贪小便宜的,抵挡不住他的花言巧语,就被他得手。

    今日重阳,张婆子又帮他物色到一个良家。

    侯奈秋一番手段,果然又勾搭得手,带入胭脂铺后面里屋中厮混。

    却在他们火热时,海寇杀到,张婆子跑出去,被一刀砍了。

    侯奈秋听到外面的惨叫声和杀人声,直接被吓萎。

    他也有几分小聪明,知道这个时候往外跑是死路一条,急忙和那良家钻入床底下躲着。

    海寇冲进胭脂铺,他们对胭脂不感兴趣,这家铺子的胭脂也都是劣质货,不值钱,看了几眼就又跑到别的地方杀人。

    侯奈秋逃过一劫,躲在床底下发抖,不敢出来。

    一直到现在天快黑了,外面安静好一会儿了,他才战战兢兢地从床底下钻出来。

    探头探脑从里屋从来,想查看一下外面究竟。

    一个男子拿着刀,正好从胭脂铺外面,掀开门帘进来,把侯奈秋骇得亡魂俱丧。

    侯奈秋啪的一下跪下来,大叫饶命,“求求你不要杀我,我身上的钱都给你,里屋还有一个女人。”

    他为了保命,毫不犹豫地出卖那个之前还和他欢好的良家。

    那良家也从里屋从来,钗横鬓乱,衣衫不整,昏暗光线中看见胭脂铺多了一个持刀男子,也以为是海寇,吓得半死。

    侯奈秋看见那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们,一咬牙,扯过那良家,将她穿好的衣裳重新扯落,露出大片雪白。

    “大爷,你看,这个货色相当不错,你们可以进里屋,我帮你们看门,没人打扰你们,想怎么快活就怎么快活。”

    侯奈秋只求活命,什么都顾不上了,多没有廉耻的话他都能说得出来。

    “你叫侯奈秋?”那男子突然出声。

    侯奈秋愣然,这海寇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你是不是叫侯奈秋?”那男子再次发问,语气有些不耐烦。

    “是是,我是侯奈秋。”侯奈秋急忙回答。

    那就好,那男子冰冷的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这一笑,嘴巴裂开到下巴处,露出鱼类一般细密尖锐的牙齿,极为骇人。

    昏暗中,他举起手中从海寇尸首旁捡来的大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