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80章 火烧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罐鬼不仅怕火,这么久的试探,方跃还知道它怕光、怕雷电。

    只不过怕光的是它本体,附身之后,有躯壳阻挡,就不怕了。

    至于怕雷电,袁志行使出的剑法,仅是含有一点若有若无的雷电气息,就伤到它,让它记恨无比。

    但雷电这东西,方跃现在也弄不出来。

    唯有怕火,这是最容易办到的。

    知道它的致命弱点后,那么就好对付了。

    “钱大贵,去周围寻些易燃物品堆到一起,我们用火烧它。”

    方跃对屋顶的钱大贵喊道。

    钱大贵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知道那边有出售煤油的商铺。方秀才,你们拖着这怪物,我去弄些煤油过来。”

    说着,他施展轻功,从这处屋顶跃到另一处屋顶,而后跳下,飞快往远处跑去。

    看不出他当了鱼头镇上的“钱大老爷”多年,养尊处优,功夫却没有落下。

    隔了大概一炷香左右的时间,钱大贵提着一个密封的木桶,往这边赶来。

    跳上屋顶,掀开木桶上面封着的油纸皮,里面果然是黑色的煤油。

    “去你。”

    钱大贵双手抓起木桶,看准时机,将桶中煤油倾倒到底下“卢七”身上。

    “卢七”仰头怒吼,暴跳如雷,被煤油淋到,令它很不爽,而后又是一头往房子外壁撞去。

    它现在是铜皮铁骨,单纯物理上的撞击,肉身怎么也不会损坏。

    方跃点燃一捆zhà yào的引信,丢了过去。

    一声bào zhà声后,“卢七”身上升腾起一团巨大的火焰。

    它顿时如同惨嚎起来,在地上打滚扑腾。

    从那野兽般的嘶嚎声中,可以感受到它的痛苦。

    不过煤油燃起的火焰,哪有那么容易被扑灭,反倒烧得更旺。

    方跃将手中最后一捆zhà yào也点燃,抛了过去。

    一声轰响,燃烧中的“卢七”被炸得抛飞出去,那安反的脑袋,这时候也被炸得掉落下来,滚了几滚。

    方跃几人站在屋顶,手持武器,凝神戒备着,因为掉了脑袋后,“卢七”的躯体还在疯狂挣扎,撞来撞去。

    野兽受伤的时候,是最危险的,这鬼东西到了这个程度,只要还没彻底死掉,那就是极为危险的。

    不过火焰对这只罐鬼确实有极强的克制作用,没到一盏茶的工夫,它已被熊熊大火吞噬,化为一堆黑色灰烬。

    三人等了一小会儿,才上前查看,这鬼物确实已经在大火中,连同它附身的躯体,一起烧成灰烬。

    “结束了。”钱大贵感叹了一句,入侵鱼头镇的海寇基本被杀,这个海寇中的鬼物也被烧死。

    鱼头镇保住了,对钱大贵这样鱼头镇本地的土绅劣豪来说,结局就不错了。

    至于死了一些人,这个就不能强求钱大贵这样的人会感到悲伤,至多就是同情罢了。

    方跃却是摇了摇头,他感到这件事还没到结束的时候。

    原本担忧的是县城那边,海寇聚集这么多人手,有足够的能力破城。

    城中多富人,才是海寇劫掠的目标。

    而像鱼头镇这样的偏僻小镇,油水不足,海寇一般是不会冒险上岸的。

    但现在,连这边都来了数百海寇,那么周边其它的镇子,只怕也少不了海寇,这是一处也不放过。

    更让方跃感觉古怪的是,这些海寇上岸后,一边抢劫财物,一边不停地杀人。

    按道理,抢劫财物才是他们的第一目标,但这次他们反倒更花心思在杀人上。

    这让方跃觉得不对劲,哪怕海寇再凶残,喜欢杀人为乐,也不至于为了杀人而耽误抢劫搜刮财物。

    “那边可有海寇活口?”方跃问钱大贵道。

    “大部分都杀了,大家伙恼这些海寇凶残,灭绝人性,杀死镇上很多人,所以下手也不客气。

    不过我感觉方秀才你可能会审问这些海寇,所以特地让人留了几个活口。

    其中有一个好像还是他们的三当家,那家伙没什么骨气,见机不妙想逃跑,被袁少侠一剑击伤,然后就跪地求饶了。”

    钱大贵说着,还看了袁志行一眼。

    袁志行在之前冲杀海寇时,相当生猛,不愧名师之徒。一剑之下,所向披靡,众寇俯首。

    两百多海寇,被他一人诛杀了二十多个。

    原本来说,这是相当耀眼的战绩。

    但无奈,有更强悍的做对比,这战绩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通过俘虏的海寇,还有幸存下来的镇民之口,钱大贵可是知道眼前这位方秀才,可是一人一刀,独对四百多海寇。

    这种形势下,诛杀了一百多海寇,还斩杀了他们的两位当家,直接令剩下的海寇锐气尽失。

    另外这次建了奇功的zhà yào,也是这位方秀才提供的。

    “走,我们去那边汇合。”方跃皱着眉头,满腹心事,提刀往前走。

    走了几步,他想起自己疏漏了一些什么。

    当时救下的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和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因为还在厮杀中,顾不上他们,就将他们一个藏在树后面,一个藏着室内。

    “不知道这两可怜的孩子如何了?”

    方跃交代了钱大贵几句,让他们先去跟众人汇合。

    而方跃自己,返回原路,寻找两个小孩。

    小女孩还藏着室内,瑟瑟发抖,看见有人进来,惊恐至极。

    待看清是救她的那个人,才放下心来,捂住嘴默默流泪。

    “没事了。”方跃轻声安慰道。

    小女孩这才痛哭出声,她的父母家人,都死在海寇手中了。

    小女孩自己,若非那海寇想抓她过来威胁方跃,只怕也是要被一刀砍了。

    方跃上前,伸手将她抱起,走了出去,寻找小男孩的下落。

    然而到了那棵大树下,却不见小男孩的下落。

    此时已经日落,天色渐渐暗下来。

    方跃在附近绕了一圈,就是不见小男孩的踪影。

    “难道遭到海寇的毒手了?”

    方跃面色难看,地上老妇人的尸首还在,已经僵直。

    但并无小男孩的尸首。

    “叔叔,那里有个人。”方跃怀里抱着的小女孩,突然抽泣着出声。

    方跃抬头看去,果见民居门口站着一个人。

    一看之下,方跃面色微变,手中的大刀握紧。

    虽然天色已暗,光线并不好,但凭方跃的目力,他还是看清楚了。

    民居门口,站着的是一个衣着朴素的老妇人。

    而这个老妇人的样貌,和地上倒着的那具老妇人尸首,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