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79章 鬼物(下)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天雷剑这一门,剑术以雷电为意象,求得剑法通神,如雷闪,如电鸣。

    配套的内功《天雷心法》,若练到高深处,催动剑法,剑气中隐有雷电气息,诛妖破邪,不在话下。

    袁志行当然是还没将《天雷心法》练到家,剑气不入先天更不可能使得出来。

    但内功心法和剑术中携带的一丝雷电气息,让他对上鬼怪有很大优势。

    尤其是他现在使出的这招“平地春雷剑式”,属于蓄力大招,对敌时很难施展出来。但一旦施展,威力极大。

    从屋顶一跃而下,袁志行手中的长剑,顺利地斩中了“卢七”的脖颈。

    “轰”得一声响,正在撞击房子的“卢七”,被袁志行从脑后斩得一个踉跄,跌进房子的废墟中。

    而袁志行手中的长剑,这时也承受不住,“咔嚓”一下,从中折断。

    “小心。”方跃大喊。

    跌进房子废墟中的“卢七”,猛地从滚滚尘土中跳了出来,嚎叫着朝袁志行扑去。

    袁志行吃了一惊,急忙手持断剑一挡。

    “卢七”对他手中的长剑不管不顾,硬是用身体顶着断剑,狞笑着朝袁志行抓去。

    袁志行慌忙举起左手手臂又是一挡,“卢七”一掌抓在他手臂上,就要用力撕扯。

    就在这时,方跃从屋顶跃下,从侧面一刀朝“卢七”劈去。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休息,方跃不管体力还是丹田中的内气,恢复得都差不多了。

    八十斤重的大刀,在方跃巨大力气的加持下,将“卢七”劈得侧飞出去。

    然而袁志行手臂被抓着,身子也被“卢七”带得一个踉跄。

    方跃飞扑上前,对着“卢七”又是一刀。

    袁志行这时一脚朝着“卢七”踹去,趁机摆脱“卢七”的抓扯。

    而后急忙施展轻功,身子窜起,站到屋顶上。

    他感到手臂火辣辣地疼,低头看去,手臂上被“卢七”抓扯处,衣袍被硬生生腐蚀出一个手掌大小形状的洞。

    那处的肉也被腐蚀到,变得一片碳黑,如同火烧到一般。

    袁志行有些心慌,赶紧运使丹田中的内气,催逼手臂上腐蚀性的毒素。

    地上的“卢七”,看到袁志行跳到屋顶,气得暴跳如雷,就要跟着跳上去,将袁志行抓扯下来。

    它被袁志行用天雷剑法劈了一剑,似乎是被伤到,仇恨完全从方跃那里转移到袁志行身上。

    袁志行眼见“卢七”要跳上来,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脸上露出惊慌之色,心中大为后悔干嘛要去招惹这种记仇的怪物。

    如今手上没了武器,它想跳上来,挡都挡不住。

    不过“卢七”还没来得及发力往上跳,方跃一刀砍到,再次将它劈飞出去。

    虽然被鬼物附身后,身坚似铁,刀剑难入,但体重还是原本的体重。

    方跃很轻松就能将它劈飞出去。

    然而被劈了几刀,“卢七”完全跟没事一样,马上翻身爬起,再次冲屋顶的袁志行咆哮。

    方跃内气涌动,一跃而起,身子敏捷如同虎豹,站到了屋顶袁志行身旁。

    “卢七”想要跳起来,被他随手一刀劈了下去,暴怒之下,又开始撞房子。

    “没事吧?”方跃问道。

    袁志行手臂上沾染的毒素,已经被他用内气逼出。

    听到方跃的问话,他脸上有些不好看,本想压过方跃一头,哪想现在还需要对方来救。

    他脸色发白,嘴唇微张,半晌终于吐出两个字:“没事。”

    “没事就好。”方跃舒了一口气,眼睛看向远处。

    钱大贵正持着刀,背着几包zhà yào,往这边过来。

    “轰隆隆。”

    又一座房子被“卢七”撞塌,尘土滚滚。

    方跃和袁志行很有默契地一跃而起,跳到另一座房子的屋顶上。

    钱大贵也窜上屋顶,站在两人身旁,看着底下“卢七”的凶猛模样,咂舌道:“这是什么怪物?”

    方跃接过钱大贵身上的zhà yào,道:“带火折子了吗?”

    “带了。”钱大贵连忙从怀中取出火折子,一并交到方跃手上。

    经过这次的事,钱大贵现在对方跃是心服口服。

    “你在屋顶守着,若它想往屋顶跳,你就用刀将它劈下去,它身上黑气有毒有腐蚀性,切记不可沾染。”方跃交代钱大贵道。

    “没问题。”钱大贵拍着胸膛保证,虽然“卢七”看着怪异可怕,但钱大贵不同袁志行这种初出江湖闯荡的新嫩,他是底层摸打滚爬上来的,该怂的时候怂,该拼命的时候,也绝不差了胆气。

    袁志行脸上有些尴尬和难看,他是个心高气傲的性子,现在要人保护,哪里受得了,更何况他又不是失了战力。

    他也不跟方跃商量,从屋顶一跃而下。

    “卢七”没看到袁志行下来,依旧在那边锲而不舍地撞着房子。

    方跃皱了皱眉头,一手抱着几捆zhà yào,一手持刀,也跟着跳了下来,站在他身旁。

    “放心,我是下来找件趁手的武器,不是自寻死路。你有什么对付它的方法,自去忙活,不用管我。”

    袁志行冷着一张脸说道,从旁边房子的废墟中,抱起一根木梁,朝着“卢七”撞去。

    “卢七”被他用木梁顶到墙壁上,疯狂挣扎咆哮。

    方跃抬头看了屋顶上的钱大贵一眼,钱大贵摊摊手,干脆坐到屋脊上看热闹。

    其实到现在,几人也看出来了,这鬼东西虽然麻烦难对付,但小心点,也不是那么危险。

    “卢七”很快挣脱,他的力气本就比袁志行大得多,反过来要抢袁志行手中的木梁。

    方跃上前,一刀将“卢七”劈飞出去,袁志行再次用木梁将他顶上墙壁。

    方跃这时不再犹豫,用火折点燃一捆zhà yào的引信,朝着“卢七”丢了过去。

    “退。”

    方跃不忘喊上一声。

    袁志行之前见识过这些zhà yào的威力,在方跃丢出zhà yào时,已经知机地往后退。

    一声轰响过后,烟雾中响起“卢七”的惨嚎声。

    “有效。”

    方跃心中一喜,飞扑过去就是一刀,将从烟雾中跑出来的“卢七”扫飞出去,袁志行抱着木梁,再次把它顶上墙壁。

    方跃又是一捆zhà yào丢了过去。

    “轰”的一声,这次房子墙壁被炸塌,倒了半边,尘土烟雾缭绕,“卢七”被埋在里面。

    不过这根本困不住“卢七”这样力大无穷的怪物,它很快从里面挣扎着爬了出来。

    看到它虽然衣衫褴褛,满脸痛苦,惨嚎连连,但身体无损,方跃眉头皱了起来,这到底是有还是没有效果?

    又炸了它一次,待看见“卢七”拼命去扑身上衣服上的火星时,方跃脑海中灵光一闪

    “火,它怕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