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78章 鬼物(中)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方跃一边与“卢七”zhōu xuán,一边加紧调息,恢复身上体力和丹田内气。

    同时耳边也关注着远处的战况,那边喊杀声渐渐小了,应该快要出结果。

    “卢七”这种怪物,对普通人简直是灾难,方跃不敢将它往人群那边引。

    好在这一片居民,都逃得差不多了。

    方跃就引着它在这一片民居横行直撞,不时从屋顶跳下去,在“卢七”身上砍上两刀,激起它的怒火。

    同时,方跃脑中也在不停思考着,该怎么解决这鬼东西。

    寻常刀剑,伤不了它。

    撞塌了好几座房子,也没见它疲惫,反倒越发张狂。

    阳光,似乎它也不怕,现在是大白天,虽已近黄昏,但秋高气爽,光线充足,它依然在到处活奔乱跳。

    “等等,它似乎并不是完全不怕阳光。”

    方跃仔细回忆,想起卢七被他斩首,手中陶罐掉落,黑气涌出。

    那刚从陶罐中涌出的黑气,极为汹涌,但失了陶罐的保护,被外面的日光一晒,明显缩减了一些,只是时间太短,损伤程度并不太大。

    而后那黑气全附在卢七的尸身上,有了躯壳的保护,就不再畏惧光线,可以在阳光下zì yóu活动。

    “也就是说,这鬼东西没有躯壳保护的话,是畏惧阳光的,可以被阳光杀死。”

    方跃心头一振,这倒是一个很有用的信息,只是如何将这鬼物从卢七的尸首中剥离,这又是一个大问题。

    被它附身后的卢七尸首,坚硬如铁,砍都砍不动,根本没办法毁坏。

    摄魂神通倒是有希望将它硬生生从卢七尸首中拉出来,但消耗太剧,只怕把功德点全耗光,也不一定能成功。

    “为今之计,只能先与它zhōu xuán,慢慢想法子,寻找它的弱点。”

    方跃跳下屋顶,再次一刀斩在“卢七”的脖颈上。

    那里有一道裂痕,是罐鬼安反脑袋造成的,方跃想尝试一番,能否通过这道裂痕,把它的脑袋再斩掉。

    结果并不理想,方跃这一刀,正冲着裂痕去,却只是使“卢七”的脑袋略微倾斜了一点。

    暴怒中的“卢七”,用手扶了一下脑袋,就又把脑袋摆好。

    远处的喊杀声停了下来,鱼头镇这一方跟海寇的战斗,似乎有结果了。

    方跃在屋顶上,敛眉看着远处,心中略微有些担忧。

    虽然对自己一方有信心,但凡事都有意外,不亲眼见到结果,难以安心。

    隔了一会儿,那边有人往这边过来。

    方跃从屋顶上,远远能看见是任骏麟一伙人,顿时放下心来,看来胜利的是鱼头镇这一方。

    “钱大贵,拿点zhà yào过来,其他人暂时待在原地,不要靠近。”

    方跃使用内气,将声音远远传了过去。

    任骏麟一群人,顿时停住脚步,他们也看见站在屋顶的方跃。

    只是方跃底下正在“轰隆隆”地撞房子,声势惊天动地,到底是什么怪物,因为隔得还远,被数座房子遮挡视线,他们还看不到。

    实现上,他们就是远远听见这边惊天动地的声响,才过来察看。

    袁志行没有听方跃的话留在原地,他一跃而起,也站到屋顶上。

    而后施展轻功,脚尖在屋顶一点,整个人如同一只鹰隼,身子轻盈地划过长空,落在一处屋顶后,脚尖又是一点,再次冲上长空。

    不消片刻,已经站到方跃对面的一处屋顶。

    单从身法上看,他的轻身功夫是胜于方跃的。

    方跃并未系统完整地学过轻功,只从《火行术》上学会一点技巧,靠着内气跳跃,严格来说都不会轻功。

    望着地面上,拼命撞着房子,脑袋跟身子反方向的“卢七”,袁志行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被鬼物附身了,力大无穷,身坚似铁,刀剑难伤,身上冒出的黑气有腐蚀性,不可触碰。不过动作迟缓,智商不高。”

    方跃简洁地给袁志行介绍“卢七”的优点和缺陷,当然“卢七”动作迟缓这一点,是针对他们这样的高手而言,它实际的速度并不慢。

    袁志行冷哼一声,似是不屑,也不知是对方跃,还是对底下正在不停撞房子外壁的“卢七”。

    对于之前比试,一招败在方跃手上,袁志行心中依旧耿耿于怀。

    他不认为自己输了,而是觉得自己不小心,没准备好,若再来一次,他绝不会输。

    方跃对袁志行冷漠的态度,倒并不放在心上。

    虽然当时邀请袁志行和他两人,提前过来阻挡海寇,袁志行退缩了,但这也是人之常情,他并非鱼头镇上的人,不愿太拼命,也说得过去。

    等任骏麟等人召集了人手,袁志行也跟着过来压阵。

    临时召集的人手,一团散沙,若无袁志行和钱大贵这样的高手压阵和带头,面对凶残的海寇,只怕一冲就溃。

    有鉴于此,方跃对袁志行恶劣的态度就不放在心上,那不过是小节罢了。

    “若将底下这鬼东西一剑诛杀,我才能在这一场海寇入侵事件中,风头名声盖过对面那个方秀才。”

    袁志行站在屋顶,衣衫沾血,看着底下的“卢七”,在心中这样想着。

    方跃考虑的是大局和镇上百姓的死伤,袁志行则更关注自己的名声。

    所以一听到海寇入侵,方跃毅然决然,孤身一人,赶赴这里,阻挡拖延海寇的脚步。

    袁志行当时还在心里笑方跃傻,自不量力,跑来找死,这么拼命有何意义?

    不就多死伤一些百姓,没什么大不了的。况且海寇杀人放火,砍杀一场,筋疲力尽,到时更好对付。

    不过这都是之前的事了,到了现在,镇上取得胜利,将入侵的海寇尽数杀死俘虏,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了。

    从俘虏的海寇口中,众人得知方跃孤身一人,竟将接近四百人数的海寇,诛杀一百多人,还有一名海寇当家死在他手中,大当家被他引走。

    剩下的二百多海寇,也被他杀得锐气尽失。

    正是因此,这才让赶来的他们能轻易击溃海寇。

    这是何等传奇的事件,必将通过镇民的口中,流传出去。

    袁志行这一回虽然也击杀了二十多名海寇,gāo qiáng的武艺,赢得同来的镇民惊叹,但与方跃相比,顿时如同萤火比之皓月。

    世人若是流传今日的事件,他最多就是个配角,很可能连名字都不会被提及。

    辛苦一场,这叫袁志行如何能甘心?

    眼下倒是有个翻盘的好机会。

    这“卢七”逼得方跃无可奈何,若是他出手将其诛杀,那么一切都能翻转过来,他袁志行才是这次事件中最耀眼的。

    袁志行拔出宝剑,剑上尤有血痕,那是击杀海寇沾染上的。

    对于鬼怪,袁志行也不是一无所知,他师父天雷剑王南天作为先天高手,也是挂名云州白云宫的一名供奉,驻扎在雁南府,平日里也会接一些诛杀鬼怪的任务。

    袁志行虽然没有面对过鬼怪,但觉得自己师父行,自己学了师父的本事,肯定也可以。

    “接我一式平地春雷剑。”

    袁志行大喝一声,从屋顶一跃而下,如鹰隼捕食,一剑如虹,朝着地上的“卢七”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