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76章 周旋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附近的海寇都惊骇地望着场中,四周一时为之一静。

    方跃持刀而立,脚下倒着独眼龙二当家的无头尸首。

    别看他此刻威风凛凛,实际外强中干。

    强行赶路,半个时辰不到,赶完要一个时辰才能走完的路程。

    而后基本没有休息,就投入搏杀中。

    这些海寇前前后后,被他击杀了七八十个,但体力上的消耗极剧,现在正在抓紧时间调息。

    海寇们被方跃气势所摄,一时不敢上前,但他们都是亡命之徒,更兼之前一番杀戮杀得兴起。

    所以很快地,有rén dà喊起来:“大家不用怕,他已经受伤,撑不了多久,不要给他时间休息,大家并肩子上。”

    一群海寇聚拢了起来,共有一百多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方跃叹了口气,这群亡命之徒还真不好对付。

    他调动丹田中为数不多的内气,认准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一刀扫出,挡在面前的数个海寇,喷血飞出。

    八十斤重的大刀,再加上方跃内气的加持,一扫之下,普通海寇根本抵挡不住。

    四周更多的海寇冲过来了,方跃没有跟他们纠缠,内气涌动,脚尖一点,身子轻快跃起,站到前面一座民居的屋顶。

    “祭。”

    方跃心中默念,功德点开始快速恢复后背上的刀伤。

    击杀了这么多海寇,他现在的功德点颇为充足。

    方跃跑到屋顶上,底下围拢过来的上百海寇顿时面面相觑。

    大多数海寇,可没有一跃数丈高的本事。

    不过海寇中也不是完全没有高手,有两个强壮的海寇排众而出,一齐往方跃站着的屋顶跃去。

    方跃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朝着跳上来的两个海寇就是一扫。

    两个海寇身在半空,无法借力。

    一个直接被方跃手中的大刀直接斩成两段,鲜血喷洒长空。

    另一个好一点,横刀挡住了方跃一击,不过从半空中被直接按下去,重重摔倒在地,半死不活,半天没能爬起来。

    海寇哗然,一时却拿屋顶上的方跃没办法。

    上岸时,只想着杀人,根本没预料到会有多少抵抗,所以船上的弓箭都没带下来,现在回去拿也来不及。

    “拿刀丢他。”有海寇大喊。

    其他人像看弱智一般看着那个海寇,先不说方跃站在两层楼顶,这么高,刀能不能丢中他都是个问题。

    而且把手中刀丢了,屋顶上那人下来,他们拿什么挡。

    除去已经被方跃击杀的七八十个海寇,再加上围着的这上百海寇,人数接近这股海寇的一半。

    但还有另一半海寇,还在杀人放火中。

    耳听着远处传来的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方跃从怀中掏出一支童子手臂粗细的人参,塞入口中,几口咬碎后,直接咽了下去。

    待调息得差不多,不理底下围着的上百海寇,轻盈一跃,到了另一处屋顶。

    几下之后,到了远处,朝着那些还在杀人的海寇冲去。

    三三两两的海寇,根本就是送上门的功德点。

    方跃不停穿梭,一刀一个,待上百海寇从那边急匆匆赶过来,又有二十几个海寇死于方跃刀下。

    方跃也不跟他们硬抗,一旦海寇围拢,他就跃上屋顶,趁机调息,恢复体力,利用这一片密集的房屋和海寇zhōu xuán。

    而一旦海寇敢分散,跳下去就是一通好杀。

    这样一来,海寇根本不敢分散出去杀人。

    只能聚拢在一起,跟方跃对峙。

    又尝试想跃上屋顶的海寇,都被方跃直接拿刀扫下去。

    死在方跃手中的海寇已经超过一百多人,剩下的也就两百多。

    若非方跃体力消耗过甚,倒要用放风筝的方法,慢慢将这剩下的海寇全部杀光。

    如今只能先跟他们zhōu xuán,等待任骏麟等人组织人手过来,一起将这些入侵的海寇永远留下。

    有那聪明的海寇,抓住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想要威逼方跃下来。

    方跃怒气勃发,脚下挑起一块瓦片,丢了出去,击在那寇的脑门上,那寇顿时头破血流,扑到在地。

    方跃又是数块瓦片丢出,底下海寇顿时大乱。

    方跃趁机冲下,杀了几个海寇,将那个小女孩救上屋顶。

    但他身上也多了十几道刀伤,有的深可见骨。

    好在有硬功护身,伤口虽然恐怖,但还未致命。

    “祭。”

    功德点消耗下,伤口快速愈合。

    不过伤口愈合的体力消耗,也使方跃更加疲惫。

    就在这时,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谁杀了我二弟,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却原来是海寇中的大当家卢七,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

    此刻的他浑身是血,如同在血浆中浸泡过一般,手中捧着一个陶罐,身周隐隐约约似有黑气,远看上去,极为骇人。

    “大当家,是那个人。”

    那些海寇怕卢七将二当家的死怪罪到他们头上,纷纷指着屋顶的方跃。

    方跃脚下用力,瓦片铺就的屋顶被他硬生生踩出一个大洞,他提起小女孩,用巧劲将她从屋顶的洞口丢下去,落到室内床铺上。

    卢七的怪异出场,让方跃感到威胁,尤其是此刻体力消耗过大,暂时顾不上小女孩,将她藏入屋内,至于能否活命,只能听天由命了。

    “二当家跟了我这么多年,虽然生了离心,但也不是你能杀的。小子,想好怎么死了吗?”

    卢七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方跃没有搭理他,内气涌动,往另一个屋顶跃去。

    卢七也跃上屋顶,一手持刀,一手捧罐,在后面紧追不舍。

    两人一前一后,片刻工夫,逃出几百丈距离,远离众海寇。

    方跃蓦然停下,手中多了一个拨浪鼓。

    这门摄魂神通,偏属阴邪,白日里威力大减,面对众多海寇时,被他们几百人身上聚拢的活人阳气和杀人煞气一冲,根本使用不出来。

    所以特地将这个海寇中的大当家引到这边来,脱离众海寇,而后动用这门神通。

    方跃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与他硬拼,必须速战速决。

    “咚,咚,咚。”

    方跃摇动拨浪鼓。

    卢七的身形为之一顿,眼眸迷蒙。

    方跃几步冲了过去,一刀将卢七的脑袋斩下,鲜血喷出丈高。

    方跃心里舒了一口气,看着卢七无首的尸身倒了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随着卢七尸首倒下,他手中捧着的黑褐色陶罐也掉了下去。

    摔在地上,“嘭”得一声,摔得粉碎。

    一股浓烈的黑气冒了出来,笼罩在卢七无头的尸身上。

    而后,那尸首猛地坐了起来,捡起地上的脑袋,重新按在自己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