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71章 前夕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后天就是重阳日了。”船舱房间中,布衣老者幽然道。

    煤油灯的光亮下,可见这船舱房间的布局极为简陋,除了床板、木桌,没有其它多余的东西。

    作为一个海寇王的房间,不是黄金铺地,白玉砌墙,反倒是简陋异常,颇为不可思议。

    布衣老者的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年轻的海寇,这是他的心腹。

    年轻海寇道:“都已经安排好了,到了后日,各股人马,会从各个方向进攻平安县。”

    “三日内,要tú shā八万一千人,取九九归一之数,酿成漫天怨气,不是容易的事。”布衣老者慢慢道。

    “大当家放心,我们这里已经汇聚了一万三千多人,共一百十多股。

    我约这些股海寇的当家们谈好了,到时分成各路,齐头并进,整个平安县,不管县城,还是周边乡镇,一处也不放过。

    同时人手准备两把大刀,绝对能砍死足够的人数,达到贵人们的要求,让贵人们满意。”

    年轻海寇凛然道,他是当初跟着布衣老者去见世家之人的两名心腹之一,另一名心腹的惨死,诡异的死法,让他做了好几夜噩梦。

    仅仅是因为抬头看了贵人们一眼,海狗子一个肌肉发达的武者,硬生生自己撕扯自己,把自己变成一堆内脏骨骼和烂肉。

    便是那一刻,他对世家的恐怖、诡异和霸道,以及对人命的漠视,有了最直观的感受。

    所以他们交代下来的任务,他岂能不尽心尽力,否则没完成任务,他们这些海寇的下场绝对会比海狗子更惨。

    布衣老者道:“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可惜海狗子了,虽然为人莽了点,但对我够忠心,可惜啊。”

    年轻海寇不敢接话。

    布衣老者感叹了一句,也没再多言,转而道:“那些股海寇中,可有不服的,不听命令的?”

    年轻海寇道:“这次可是贵人亲自发令,海龙王的命令,哪个敢不尊?”

    除了布衣老者和他的心腹,其他东海海寇根本没有资格知道画船上那戏子的真实身份。

    画船上那戏子,展示在东海众寇面前的,是另一个身份,那就是东海上鼎鼎有名的“海龙王”。

    画船最早在东海上出现时,海寇们看到了,虽觉有些奇怪,但怎会放过这么条大鱼,自然是兴冲冲地跑过去打劫。

    然而刚一靠近画船,海面上就会刮起风暴,掀起万顷巨浪,将冲过来的海寇船打翻,沉入海底。

    落海的海寇在风暴中,哪怕再通水性,也是九死一生。

    侥幸命大活下来的海寇,失了船只,加入别的海寇中,口耳相传,传播画船的恐怖,可以刮起风暴,自身却在风暴中如履平地。

    渐渐地,海寇们口中就流传画船的主人是东海海底的龙王,乘着船到海面来游玩。

    若得罪了他,就是葬身海底的下场。

    这一次,就是画船船主“海龙王”和东海海寇王共同传令,让东海上的各股海寇聚集白泉府近海,准备洗劫tú shā平安县。

    海寇们对画船船主的敬畏,是更甚于东海海寇王的。

    毕竟面对东海海寇王,哪怕势力远不如他,打不过也可以跑。但面对海龙王,跑都没机会跑。

    所以一得命令,很多东海上的海寇都赶过来了。

    ……

    一辆牛车拉着铁匠铺的货物,从镇上出发,晃晃悠悠一路到了方桥村。

    “秀才,你要的东西都给你运回来了。”方青柏跳下牛车。

    这位方桥村村长的二儿子,这些日子一直在帮方跃跑腿。

    牛车上的一个大布袋中,装的是打造好的一百枚长枪枪头。

    另一个小一点的黑色布袋中,则是一把八十多斤重的大刀。

    方跃解开那个黑色布袋,将八十多斤重的大刀提在手中,感觉沉甸甸的。

    “不错。”

    方跃赞叹道,这刀的造型古朴,风格粗犷。

    当然这是因为镇上铁匠铺的李铁匠,平常都以打造农具菜刀为主,兵器之类很少打造,技术有限所致。

    不过方跃也是个不懂刀的,他是个实用主义者,觉得这刀够重,够坚硬,能砍得动,便值得一声赞叹。

    方跃提着刀,在院中挥舞了几下,他目前会的刀法,就是那一门基础刀法。

    基础刀法是根据方跃自身一些杂七杂八的武学知识推演出来的,其实不怎么成系统,所谓招式,也是以简单实用为主。

    配合上这把粗犷的大刀,倒是相得益彰。

    一旁的方青柏看方跃将大刀舞得呼呼直响,不由目瞪口呆。

    那把大刀他可是试着提了一会儿,重得要命,拿在手中一会就累,更不要说这样连续挥动了。

    “秀才果然非常人也。”

    ……

    海滩上,渔民们拿着分配下的长枪,正在邓大海的指挥下,进行简单的训练。

    方跃看了一会儿,暗自摇头,几天的时间,也训练不出什么来。

    再加上渔民们生活穷困,饭都常常吃不饱,训练一般只训练半天,而且是最简单的动作。

    若是繁重的训练,渔民们的体力也根本撑不下来。

    大多数渔民训练也不怎么认真,毕竟没有切实感受到海寇的威胁。

    二十几人中,最认真的,大约是方宝良和方宝木两个堂兄弟。

    “只能希望他们有自保之力就好。”

    方跃只能这么自我安慰了,反正关键时刻只怕是指望不上。

    “方跃,正找你呢。”任骏麟从村子那边,走着过来。

    他走到海滩上,看见正在训练长枪的渔民,小声道:“我说方跃,虽说这边天高皇帝远,但你搞出这般架势,不怕麻烦?”

    方跃道:“能有什么麻烦,这是为防海寇做准备。对了,你跑这干什么来了?”

    任骏麟道:“明日就是重阳节了,我爹准备回老宅这边祭祖,让我带人先回老宅准备。反正是隔壁村,我就顺便过来看看你。”

    “重阳祭祖么?”方跃心头微微有些茫然,他在这个世界父母双亡,孤身一人。

    另一个世界,却大概是永远回不去了。

    “明日祭祖过后,我来方桥村这边找你喝酒。”任骏麟说道。

    “行。”方跃答应下来。

    重阳节除了祭祖之外,还有登高饮酒赏菊等习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