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70章 海寇王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方跃从遐想中回过神来,想起方宝良还站在那。

    他找方宝良来,自然不是为了让方宝良打他几棍。

    他本来还想让方宝良先跟着邓大海训练,观察一段时间,但现在又改变主意。

    他想在鱼头镇发展产业,但是手里面没什么人手,以后就是想出外一趟,留着镇上的产业也不放心。

    这个世界,是个妖魔鬼怪横行的世道,鱼头镇上出现了狗妖,往后只怕也不安生。

    如果方跃自己在鱼头镇上,发生点意外状况,他自己可以应付。

    但若要出外,鱼头镇上无疑是需要一个强力人物坐镇,免得出现意外,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方宝良毫无疑问是个合适的人选,他是方桥村的渔民,底细清楚。

    方宝良身上的异变,正如方宝良能感应到方跃身上气血旺盛如炭火。

    凭着武者的敏锐,方跃也能隐隐约约地感应到方宝良某种气息在不断壮大。

    这股气息,现在还很薄弱,但隐隐给方跃带来一点威胁感,甚至还有恐怖感。

    所以方跃打算对他培养一番,教授他一些武技。

    并在这个过程中观察他,而不是等观察完觉得合适再教授。

    毕竟时间不等人,习武是个漫长的过程。

    方宝良虽有异变,但什么时候能成材,抗得住鬼怪,还是个未知数。

    所以需要越早培养越好,免得到时候跟不上。

    “宝良,你觉得我练的这门硬功如何?”方跃开口问道。

    “很厉害。”方宝良挠挠头,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形容词,他本是个渔民,未上过学,见识其实有限。

    内心里确实觉得这门硬功很厉害,他这么大力气,几棍子打下去,感觉就是给方跃挠痒痒的。

    “那么你愿不愿意学?”方跃问道。

    方宝良愣了一下,喜道:“愿学。”

    他原本以为方跃让他去跟着邓大海训练,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才愿意教他习武,没想到现在就开始了。

    虽然对武功能否对抗那海底沉眠怪物不抱多少指望了,但他还要找当初害死他的海寇报仇,还想让家中父母弟弟过上好日子,那么肯定要习武。

    自己的人生不指望了,但是弟弟还有前途。

    至少要在自己失去一切前,给弟弟和父母挣下一份足以让他们一辈子衣食无忧的家业。

    ……

    夜间,繁星点点。

    屋内,烛火如豆,照亮手中的书籍。

    方跃正坐在桌前,捧着那本《火云功》,聚精会神地观阅着,一点一点地领悟上面的内容。

    学无止境,在任何地方都适用。

    方跃学下的每一点武学知识,理解的每一点武学道理,都可以作为推演gōng fǎ的资粮,弥足珍贵。

    不知过了多久,蜡烛烧完大半截了,方跃终于从秘籍上移开目光,抬起来头,伸了一个懒腰。

    屋内很安静,不过比起往日的空荡,今夜多了一人。

    杏儿搬了把凳子,就坐在不远处,接近烛光边缘的地方,正拿着针线在纳鞋底。

    “杏儿,你刚到这里,都忙活一天,早点去休息。这鞋底也不用纳了,去镇上买几双就是,不费几个钱。”方跃说道。

    杏儿抬起头,认真道:“少爷,我不累,纳鞋底也费不了什么工夫,花钱多浪费。”

    方跃没再劝,转而问道:“你家是在哪里的?”

    杏儿道:“我是雾州那边的人。”

    雾州就在云州南面,跟云州相接壤,两州都是靠海的州。

    相比云州多丘陵地貌,雾州多深山老林,且那里据说常年有雾气笼罩,烟气迷蒙,所以被称为“雾州”。

    “你是雾州的人,怎么到的云州?”

    虽然两州相邻,但每一州地域都相当广阔,比之方跃前世一省之地都要大上许多。

    而且这个时代交通不便,陆上交通还得靠畜力,想要从一州到另一州,并非那么容易的事。

    杏儿一边纳鞋底,一边道:“我老家在雾州靠海边的一个小县城,任老爷的商船经过我们那,刚好看见牙婆子要卖我,就把我买下,带回平安县来。”

    方跃道:“那你家中还有些什么人?”

    杏儿动作顿了一下,脸上有些黯然,“好几年没回去了,不知道家里怎样了。我被卖时,我爹刚得了急病死了,家里穷得过不下去,就把我卖了。当时家里就剩下我娘,我,还要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了。”

    方跃叹了口气,道:“你命也挺苦的。”

    杏儿摇头道:“不苦,在任家时,任老太太对我很好,她是个很慈祥的人。现在跟着少爷,你也是一个很好的人。杏儿觉得自己很幸运。”

    方跃笑了起来,逗她道:“我们才相处一天,你怎知我是个好人。也许我是个表面和善,私底下人面兽心的人呢?”

    杏儿吃了一惊,嘴唇微颤道:“少爷,我相信你就是一个好人,杏儿不会看错的,外面的人也都这么说。”

    方跃心想看你一副吓得快哭出来的模样,相信个鬼。

    摇摇头道:“好了,夜深了,快去休息,我也准备睡了。”

    “哦。”杏儿收起针线,慌慌张张地跑到隔壁房间去。

    方跃有些无语,这还真被吓到了,这么不经吓?

    “怎么说我也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平安县有数的美男子,难道很吓人?”

    ……

    杏儿走后,方跃关上房门。

    “总感觉风雨欲来,不知道哪里要出大问题。

    如今的威胁,除了层出不穷的鬼怪,大概就是迫在眉睫的海寇了。”

    方跃感觉心头有些烦躁,有种不安的预感。

    “照见。”

    方跃在心中默念,一名古朴的铜镜出现在他面前,悬浮在半空中。

    “据说这些逐渐聚拢到白泉府近海岛屿上的海寇中,有东海海寇王。

    那么,看看他现在的行踪,大概可以了解那些海寇的动向。”

    方跃心中想着,默念一声“祭”。

    功德点消耗,镜面晃动,出现变化。

    桌面点着一盏煤油灯,一个布衣老者正坐在那里,听一个海寇说着什么。

    kàn fáng间的大小和布局,这应该是船上的房间。

    “这个布衣老者应该就是东海海寇王了。”

    方跃略微有些惊讶,原以为身为海寇王,应该是肌肉发达、五大六粗的模样,没想到是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老头。

    不过当画面呈现出他时,布衣老者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停下说话,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四周。

    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才又转头听那名海寇说话。

    “好敏锐的感应能力。”方跃暗暗心惊。

    铜镜中只有画面,没有声音,方跃又不会唇语,看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观察了一小会儿,没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方跃只好断开画面。

    功德点宝贵,经不起太久的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