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68章 杏儿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方跃——

    功德:215点

    神通:推演、照见、摄魂

    武技:悟道拳{二重}、基础刀法{一重}、火铁身{一重}

    “这门硬功,从推演到传功,消耗的功德点不下第二重悟道拳,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方跃深深吐了口浊气,从gōng fǎ中回过神来。

    系统传功的过程,也是整理统合这门武学见解的过程。

    方跃沉浸其中,想要为下一次继续推演这门武学打好基础。

    传承gōng fǎ完毕,方跃感到腹中饥饿。

    好在有内气从丹田中涌出,流转全身,弥补消耗,所以饥饿的感觉没有当初那么强烈。

    看着桌面上摆放的补药和菜肴,方跃将那些补充气血的药材推到一旁,暂时不需要吃它们,留待以后。

    他拿起筷子,趁着饭菜还有余温,大快朵颐起来。

    ……

    吃饱喝足后,方跃感觉身上有些黏糊,这是系统传功改造肉身过程中,身体内排出的杂质。

    他除下衣衫,只剩一条短裤,来到院中水井旁。

    从水井中用木桶提起水,直接倒在身上。

    这个季节,正是秋凉时节,空气中已有寒意。

    井水储存地下,略带温度,但淋上后,被风一吹,就是冰寒的冷意。

    不过以方跃如今气血的旺盛和体魄的强大,倒是可以无视寒暑了。

    几桶井水下去,洗去身上的污垢,方跃感觉神清气爽。

    学会了一门硬气功后,穿着衣衫还不明显,此刻裸着上半身,方跃身上肌肉鼓起,每一块肌肉中都充满bào zhà的力量。

    虽然拥有的肌肉也不算很夸张,但与以前文弱书生的形象大不相同了。

    当然,若是穿上衣衫,遮掩住身上的肌肉,那么方跃又可以恢复文弱书生的形象,这是真正穿衣显瘦tuō yī有肉的好身材。

    ……

    杏儿正拿着一把小锄头,在石屋院子外面的一片空地上打转。

    她决定在这里开垦一块小田地,种点蔬菜吃。

    她倒很轻易就进入角色,把自己当方跃的丫鬟,要在这里好好生活。

    实际上,她也没什么选择,mài shēn契在谁手上,谁跟她就是主仆关系。

    在任家的时候,她是一个粗使丫鬟,因着手脚伶俐,得到任家老太太的喜爱。

    任家一大家子搬回鱼头镇,任老爷就听到满小镇在传方跃的事迹。

    什么勇斗狗妖,智惩恶霸,义济孤弱,传得绘声绘色,都快赶上说书了。

    鱼头镇上少有奇人异事,难得发生一例,镇上居民当然是传得津津有味。

    也许很多年后,镇上的老人给调皮的孙儿讲故事,也会把这桩事迹当成发生在身边的奇闻异谈,说给小孩听。

    任老爷作为商人,看问题的角度和普通人不同,别人看个热闹,他却得出奇货可居的观点。

    朝廷对于鬼怪之事,秉承的做法,除了相关人众,对普通平民百姓是fēng suǒ xiāo息的。

    这个世界消息传播,本来就不畅通,朝廷有意封锁的情况下,平民百姓就更难知道了。

    所以除非亲身经历,平头百姓对鬼怪之事,只能是将信将疑。

    毕竟对朝廷,和朝廷背后的世家来说,若天下百姓知道了自己生活在一个鬼怪横行、朝不保夕的世道上,引起恐慌,跑去信奉邪神异神,那才是dà má烦。

    任老爷年轻时常年跑海运,见多识广,多少知道一点平头百姓不知道的事情。

    方跃从一介书生,突然有了这般本事,明显是得了奇遇。

    更难得的是他的行事作风,进退有据,处事果决,且不是一味蛮干。

    这样人物,不趁着他如今还是微末,进行投资,更待何时?

    听说方跃在求购武学秘籍,任老爷让任骏麟从书房里翻出那一套火云门的gōng fǎ。

    听说方跃练武需要补充气血的药材,这好办,任家就是做贩卖药材生意的。

    听说方跃如今孤身一人,尚未成家,这个倒是不能贸贸然插手,不过可以送他个手脚伶俐的丫鬟照顾生活起居。

    任老爷就从他老娘任老太太那,要来杏儿的mài shēn契。

    ……

    虽说秋意寒凉,但她一个小姑娘,力气小,忙活这么一会儿,额头已见汗。

    杏儿抬起袖子,抹了抹额头的汗珠,看着眼前开垦出来的一小块荒地,心想着该种点什么蔬菜呢?

    她小时候在家里干过农活,在家门外种植点蔬菜,供给家里吃,这是乡下村民常做的事。

    后来她因为家里出了变故,被卖到任家当丫鬟,做的是伺候人的活,农活就没再干过。

    如今算是重操旧业了,不过现在是秋季,蔬菜大多不耐寒霜,这个时候想种,种点什么,就有些伤脑筋了。

    “生菜,香菜,萝卜,地瓜叶,芥蓝,豌豆,茴香,这些都可以种。嗯,先看看能不能买到种子。”

    杏儿心中想着,扛着小锄头,回到院子中。

    ……

    方跃穿着短裤,赤着上半身,手里拿着一条木棍,正往身上比划。

    看见杏儿扛着小锄头进来,就朝她招手。

    杏儿脸上红扑扑的,既有因为刚在外面锄地干活,发汗热的。

    更是因为骤然见到方跃赤着上半身的模样,那菱角分明的肌肉,让少女心跳蓦地加速。

    她放下手中的小锄头,磨磨蹭蹭地走到方跃面前。

    “少爷,你叫我?”

    方跃点点头,将木棍塞到杏儿手中,道:“来,打我一棍试试。”

    刚学会一门硬气功,方跃想试试效果。

    本来是想自己给自己几棍,见到杏儿回来了,就让杏儿来代劳。

    不然自己打自己,总有些奇怪。

    杏儿先是震惊,一脸难以置信。

    而后抱着木棍,小嘴一扁,哇得一声哭了出来。

    原以为自己跟的新主人,又俊朗,又和气,还有本事,将来大有前途。

    哪想是个脑袋不正常的。

    哪有人会叫人拿棍子打自己的,那不是biàn tài吗?

    杏儿脑袋里瞬间想起,以前任家在县城时,她出门买东西,碰到其他大户人家的几个丫鬟。

    一群丫鬟就凑到一起闲谈,有个丫鬟笑嘻嘻说起一件事。

    说是有一户人家的老爷,有个奇特的癖好,喜欢在房里,让他小妾拿鞭子抽他,说是抽得越痛他就越快活。

    杏儿当时听得面红耳赤,心想这都什么人,得多biàn tài,竟然还有这样的癖好。

    现在好了,自己的新主人,竟然也有这样的biàn tài癖好。

    要让她拿着木棍打他。

    杏儿顿时觉得前途暗淡无光,越想越伤心,眼泪怎么也止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