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66章 调任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县衙大堂。

    胡知县和张县丞正在进行交割。

    将县官大印交到张县丞手上,胡知县,现在不能称知县,胡冬石脸上满是不舍。

    这枚大印才到手几个月,还没捂热,现在就要交出去了。

    上面突然下了令,撤销胡东石平安县知县职位,暂由平安县县丞代管。

    且胡东石接令后,须立即前往云州布政使司报到,另有任用,不得延误。

    上面来使还带了口信,特意交代这是云州按察副使俞大人的意思,让胡东石莫问缘由,接令后就立即动身,速速离开平安县,不得有任何拖延。

    这位俞大人是胡东石他们胡家的世交,两家还有姻亲关系。

    胡东石的爷爷在世时,曾资助过这位俞大人进京赶考,所以两家关系很好。

    胡东石来平安县上任时,在云州州城停留那段时间,还去提刑按察使司拜访过这位长辈。

    所以虽然一头雾水,但胡东石还是按来使的要求,尽快与张县丞做好县务交割。

    “张大人,平安县各类账目都已清楚,没什么问题了吧?”

    “我已让人审查过了,没什么问题。”

    张县丞按捺内心的激动,但接过县官大印时,面上还是情不自禁地露出喜色。

    虽说是暂时代管,但只要表现得好,未必没有机会将“代”字去掉,变成现管。

    县务交割清楚,胡东石没有心思跟张县丞继续相处,一看到他得意洋洋的模样,他心里就犯堵。

    好好的县令官职就这么没了,好歹是平安县这一亩三分地的一把手。

    虽说这是俞大人的意思,应该有什么深意,但去州城布政使司后,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未知。

    别是坐冷板凳了,那就悲剧了。

    胡东石并不指望着这次能升官,这点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才赴任平安县县令不过数月,还没做出什么成绩,哪里能这么容易升官。

    他又没有通天的背景,更没有经世的才能。

    现在就期盼着,能换个地方继续当他的知县,那就是好结果了。

    不过官位这种东西,一个萝卜一个坑儿,等待吏部选官的难捱日子,胡东石可是深有体会。

    这才舒服了几个月,又要回去苦熬了。

    胡东石心里不是没有抱怨那位世交长辈俞大人,你说要将他调任,好歹先帮他找好坑位。

    这么不明不白把他从县令肥缺上,调回州城,可真叫人没底。

    ……

    张县丞说要给胡东石安排欢送宴,胡东石客气地推辞了。

    他又不傻,才当了几个月知县,灰溜溜地走人,又不是高升。

    办什么欢送宴,别是给他张县丞借机显摆。

    回到县衙后宅,随从已经将行李之类都收拾好,外面也有两辆马车候着。

    这时却发现胡东石新纳的那房小妾不见了。

    “人去哪了,你们都没看见?”

    胡东石面色不好地问随从,这马上要出发,人却不知道跑哪去了。

    胡东石的这房小妾,名叫姜月琴,是他赴任后,在平安县新纳的。

    她长相妖娆,体态丰腴,尤其是床笫之间,更是风情万种,叫人难以割舍。

    胡冬石对姜月琴相当宠爱,本想着去州城布政使司,将她也带上。

    若是等待选官调任的间隙,有这么一个尤物陪伴,不时有个鱼水之欢,倒也不至于等得太难熬。

    哪想着,现在人不见了。

    “夫人刚才还是在这里的,转头就不见了。也许是一时走开了,等会就会过来。”

    一个随从说道。

    然而等了大半个时辰,还是没见姜月琴的踪影。

    胡东石不耐烦了,就让随从们去找,找遍整个县衙,没找到人。

    这时云州那边的来使开始催促了,“我说胡大人,再等下去,就要过午了,不赶紧走,下一站到不了其它城,可是要露宿荒郊野外了。”

    这位来使有些焦躁,似乎急于要离开平安县,一刻不愿多待的样子。

    “横竖不过一个小妾,你留个随从在这等着。我们还是赶紧赶路,莫要耽搁了时辰。”

    胡东石没办法,平安县城内都是鬼怪横行,野外他哪里敢待,若真耽他误了时辰,夜里就麻烦了。

    他指着一个鱼泡眼的随从,道:“胡天顺,你留下来。”

    ……

    胡东石一行人已离开,留下胡天顺在县衙守着。

    胡天顺当然是不乐意留的,但胡东石点名了他,他也没办法。

    姜月琴是胡东石宠爱的小妾,若等不到她,只怕他一个人跑到州城,也会被胡东石赶回来。

    胡天顺在县衙当了几个月门子,别的事没啥干,光是守门勒索,就得罪了不少人。

    当初方跃因为东海海寇的事,求见胡知县,也是被他勒索过。

    以前胡东石在县令任上,大家不看僧面看佛面,忍着他的跋扈。

    如今胡知县去职,人走茶凉,他胡天顺一个长随,就不招人待见了。

    胡天顺在衙门口等了会儿,已经接受到好些白眼,可见他不受欢迎的程度。

    甚至后来还有衙役过来驱赶他,说闲杂人不可在衙门口待着。

    这可把胡天顺气得,但他也知道如今形式不如人,只好自我安慰“虎落平阳被犬欺”。

    他找了个机会,溜到县衙后面的内宅中等着。

    胡东石刚搬走,作为“代知县”的张县丞还没有搬进来,内宅中空落落的。

    一直等到傍晚,日落时分,姜月琴才出现在县衙内宅中。

    “我说姑奶奶,你跑哪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老爷都出发去州城了。”

    胡天顺忍不住抱怨,但不敢说得太难听。

    姜月琴穿着一件青色的罗裙,领口颇低,隐约可见胸前白皙。

    这个穿衣风格,在这个朝代,可谓颇为大胆。

    她看着胡天顺,笑盈盈道:“还以为你们都离开了,却还留下你一个。”

    胡天顺有些愣神,她这话的意思难道是故意躲开,不想跟胡东石离开。

    “姑奶奶,你不会是不想跟着老爷了吧?”胡天顺狐疑道。

    姜月琴摇头道:“怎么会,不过现在天色将晚,也不适合赶路。反正是追不上老爷他们了,我们两个明天慢慢走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屋里走去,又道:“老爷走了,这长夜漫漫可怎么过?天顺,奴家肩膀有些酸,你进来帮我捏捏肩膀。”

    望着姜月琴丰腴的臀部,胡天顺咽了咽口水,他听出来姜月琴话里的暗示,这娘们是在勾搭他。

    “果然不愧是青楼出来的。”

    胡天顺紧张地左右张望了一眼,确认无人看见后,如同做贼一般,跟着进了屋子。

    然而屋里迎接他的,不是软玉温香,而是一条张着蛇口的巨大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