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65章 海底怪物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海水不停地往他的口鼻中倒灌,窒息感一阵阵袭来。

    方宝良死命挣扎,但双手双脚皆被绳索捆住,越挣扎,沉得越快。

    隐约间,能听到船上海寇们张狂的笑声,他们正戏谑地看着方宝良沉下海底去。

    海上无聊,海寇们就会给自己找乐子,只是他们找乐子的方式,通常很残忍。

    比如像现在这样,把一个人双手双脚用绳索kǔn bǎng起来,然后丢进大海里,看着他挣扎着沉下去。

    海水的咸腥味在方宝良口中弥漫,窒息使他脑袋一片眩晕。

    他已经沉入海水中了,眼前开始发黑……

    ……

    方宝良恍恍惚惚,在海底飘飘荡荡。

    他看见了很多奇怪的东西,只剩一条爪子的大章鱼,露出一半鱼骨头的黄花鱼,半边身子被掏空的大鲨鱼,只有一个虾脑袋的白磷虾,蟹盖被翻开的深水蟹,缺了壳的乌龟……

    之所以说它们奇怪,是因为肢体残缺到这般程度,它们应该是死掉的。

    但方宝良碰到它们时,却发现它们和他一样,还能动弹,在海中飘飘荡荡的。

    只是它们的颜色,一律是灰白色,目光无神,动作僵硬迟滞,只是这么随波逐流地飘荡着。

    若是方宝良是在正常状态,见到这些东西,大概要大受惊吓。

    但现在,他根本察觉不出任何异样,甚至无法做出思考,只是凭本能漂浮着。

    甚至,方宝良自己,也是海底这些奇奇怪怪东西的一种。

    他的身子有一半是残缺的,那是被海中肉食鱼啃食过的,半边脸的肉都不见了……

    ……

    方宝良跟随着这些灰白色的残缺鱼类,飘荡到了一个地方。

    他看见了一头恐怖的怪物,无法形容它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它太庞大了。

    一大半埋在海底的沙土中,只有一小半露出来,泡在海水中。

    露出沙土的一小半,已经庞大到不可思议,如同山峰一般,无法想象这怪物的真身有多大。

    怪物在沉眠中,不知道已经沉睡多长时间。

    它庞大无比的身躯四周,环绕了一层又一层灰白色的各类海底生物。

    这些海底生物,说是死了,好像又不是。

    说是活的,却又僵硬呆滞,漫无目的地环绕着沉眠中的海底怪物飘荡。

    除了海底生物,零星地,还能从中发现人类残缺的灰白色尸骸,便如方宝良此时一般,浑浑噩噩地混杂在海底生物中,经年累月地飘荡着。

    ……

    方宝良活过来了,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之前那浑浑噩噩的状态,是他死去的模样。

    因为内心的极度不甘,在那沉眠海底怪物的气机牵引下,他复活了。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残缺的肉身,虽然新死不久,但浸泡在海底的躯体已经被鱼类撕咬得残破不堪。

    露出骨头的手掌,没了肉的右边脸颊,破开的肚皮中内脏外露……

    方宝良感到极度恐慌,他抓住那些在面前晃荡过的灰白色海底生物,拼命将它们塞进自己的身体里,想要修补自己残破的身躯。

    ……

    方宝良猛地从噩梦中惊醒,外面天光投进屋里。

    他有些畏惧厌恶地缩了缩手脚,阳光虽然不至于对他造成伤害,但让他很不舒服。

    他很难分辨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态,是生?是死?

    看了一眼身旁还在熟睡的妻子陈香玉。

    他们夫妻现在是一体了,他的身上有她的血肉,而她的身上,也有他的血肉。

    终于再也不用担心失去她了。

    ……

    方宝辰早早起来,正在灶下帮他娘烧火。

    他娘陈大娘正在淘米准备做早饭。

    陈大娘和陈香玉是一个村子的人,当年她回娘家串门时,听说了村头陈大虎家有一个闺女从城里回来,正准备找媒人说亲嫁人。

    陈大娘跟着人过去串门一看,不愧是城里回来的,这闺女长得标致,还白白净净的,不似他们海边渔民这样,因为常年吹海风,皮肤黝黑。

    陈大娘想到家中大儿子还没娶亲,就动了心思,跟陈大虎的婆娘聊了几句。

    没想到事情就成了,陈香玉就这样嫁给了方宝良。

    不过媳妇进门没几天,陈大娘就后悔了,这不是娶了一个媳妇,而是娶了一个姑奶奶。

    陈大娘觉得很对不住儿子,偏生方宝良对自己的新媳妇很宝贝,陈香玉指东,他不敢往西。

    这让陈大娘很郁闷。

    但这两日,儿子出海一趟,经历劫难之后,性格大变,不再对陈香玉唯命是从。

    相反,倒是陈香玉变得贤惠起来。

    两人角色调了个儿,这让陈大娘又纳闷起来。

    “宝辰,你觉不觉得你哥和你嫂子最近变得有点奇怪了?”

    陈大娘问自己的小儿子。

    陈宝辰点点头,他也有这种感觉。

    不过这个话题刚开了头,就止住了,因为话题中的人物陈香玉正走进来。

    “婆婆,我来做饭。”

    陈香玉神情木然道。

    ……

    一家人吃过早饭,陈宝辰要去村塾,陈宝良则按方跃的吩咐,要去海滩边,参加邓大海的长枪训练。

    两兄弟一路静默无言地走着。

    “哥。”方宝辰终于忍不住开口。

    方宝良转头看着他。

    “没,没什么。”

    方宝辰住口不言,他想到要不要去请教一下先生。

    ……

    “你叫什么名字?”

    马车内,方跃问那个抱着行李的小丫鬟。

    她看起来十六七岁,长得很清秀,但要说多好看,也谈不上。

    任老爷是个有眼力的,他送的这个丫鬟,是个手脚伶俐的,却不是那等容色艳丽的。

    “我叫杏儿。”小丫鬟怯生生道,她不知道新的主人到底好不好相处。

    昨夜方跃住在任家,任老爷就是安排她照顾方跃起居。

    “那好,以后我就叫你杏儿了。”

    方跃和善道,接着又问了她几个问题。

    兴许是方跃态度和善,又兼相貌俊逸不凡,小丫鬟渐渐放松下来,有问有答。

    ……

    马车在方跃的石屋院子外停下来。

    那驾车的年轻人帮着方跃把车上的大包小包药材搬下来。

    方跃向他道了声谢,年轻人连道不敢,驾车离去。

    方跃带杏儿进了石屋,放下行李,道:“我要去村塾那边,中午回来,你先自己熟悉一下环境。”

    村塾那边,他已经跟隔壁泊头村村塾中的老童生商量好,准备让学生到那里上课。

    方跃自己,诸事繁忙,抽不出时间继续授课。

    不过这两天过渡时间,他还是要去村塾,上完身为塾师最后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