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64章 摄魂

十二句2018-12-28 00:4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蓦地,鼓声戛然而止。

    那地底要爬出来的恐怖东西,发出不甘的无声怒吼,瞬间沉寂下去。

    压在方跃心头,令他毛骨悚然的致命威胁感,也一下消失无踪。

    屋内安静下来,“啪”得几声响,却是家丁们手中持着的刀棍掉落在地。

    方跃眼明手快,将任骏麟手中要掉落的火把接过手。

    借着火把光亮,可以看到任骏麟和他带过来的几个家丁,都木然地站着,一动不动,失了魂一般。

    实际上,他们现在的状态,确实是失了魂。

    目光转向床铺,那件女子裙衫,正如同一个女子一般,抱膝缩在床角,瑟瑟发抖。

    裙衫鼓起,仿佛真有一个女子穿着对襟襦裙,缩在那里。

    可惜常人看去,看不到脑袋四肢,就见一件裙衫如人一般,在这黑暗夜里,那就是十足惊吓。

    不过方跃知道那件对襟襦裙中,是燕邱红的魂魄,被老李头用拨浪鼓招摄来,禁锢在了她自己的裙衫中。

    外面隐隐传来人声,这里是任家购下的民居,因为是安排给下人住的地方,所以没有跟周围其他人家进行隔离。

    这边撞门这么大动静,周围居民都听到了。

    不过大半夜,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不敢往这边靠近。

    方跃从床角裙衫处收回目光,看向老李头处。

    此刻的老李头,头发全白,皱纹密布,身上皮包肉骨,看着只剩下一层皮,如同一具骷髅一般,相当骇人。

    他双目圆睁,已然停止呼吸,死不瞑目。

    手里还紧紧抓着拨浪鼓的把柄,却再也摇不动了。

    刚才鼓声戛然而止,就是因为老李头撑不住,死掉了。

    其实到了最后,已经不是老李头在摇动拨浪鼓了,而是拨浪鼓在吞吸老李头的生命力,自己摇动自己。

    屋外有风,自破开的大门灌进来,冷意袭人,火把上的火焰摆动。

    墙上影子晃动,影影绰绰。

    方跃深吸一口气,继续刚才未完成的动作,朝老李头手中的拨浪鼓抓去。

    拨浪鼓落入了方跃手中,没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

    它的柄是竹制的,握上去一片冰凉。

    借着火把的光芒,方跃细细打量这只古怪的拨浪鼓。

    鼓面是一块巴掌大小的兽皮蒙着,呈黄褐色,看不出来是何种野兽的皮毛。

    上面还有彩绘,是两个正在互相嬉闹的孩童。

    乍看上去,天真无邪,充满童趣。

    但拿到火光下细看,这两个嬉闹的孩童,面呈青色,双目突出,动作扭曲,笑容狰狞诡异,完全不像正常的孩童。

    “奇怪的熟悉感。”

    方跃想到了他在县城客栈中,那块玉佩和那面铜镜。

    只是想到这只拨浪鼓吞吸老李头生命力的恐怖,还有鼓声响动时,黑气缭绕,地底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爬出来。

    方跃有些犹豫了,这是件诡异而不详的物品。

    不过最终,方跃还是下定决心,将手指放在嘴边,用力一咬。

    指尖鲜血溢出,火光下鲜红妖艳。

    方跃将伤口溢出的血滴,抹在拨浪鼓鼓面上。

    鼓面彩绘的一个孩童,突然张开口,将方跃抹上的血液一口全吞了下去。

    而后,整面拨浪鼓开始融化,化作黄褐色的液体,顺着方跃的手臂,飞快消融入他的身体中。

    一股森然的寒意,在方跃身体中游走。

    一盏茶后,方跃脑海的功德系统中,多了一样东西。

    方跃——

    功德:546点

    神通:推演、照见、摄魂

    武技:悟道拳{二重}、基础刀法{一重}

    一千多点功德点,一夜之间,又是推演gōng fǎ,又是运使照见神通,又是对抗拨浪鼓鼓声,还有最后融化这只诡异拨浪鼓的两百点消耗,所以只剩下两百多点了。

    不过老李头油尽灯枯而死,地底下的可怕怪物最终没能爬出来,这里面给方跃算了一部分功劳,折合三百点左右的功德点。

    数减一增,剩下五百多点。

    方跃的注意力在功德点上一掠而过,重点停在了神通一栏上。

    在“推演”和“照见”两门功德神通后面,现在又多了“摄魂”神通。

    “摄魂。”

    方跃心中默念,一只巴掌大小的拨浪鼓出现在他手中。

    “这只拨浪鼓,演变成了我的功德神通,使用的话需要消耗功德。这点倒无妨,若是还是消耗生命力和寿命,那才是真得坑。”

    无论怎么说,功德点再珍贵,还是有获得途径。

    但寿命,方跃却不知道有何种方法可以无限延长。

    所以每一点寿命,都是万分珍贵的。

    手持拨浪鼓,方跃首先看向缩在床角的燕邱红。

    虽然看不见她的人,只能看见一件裙衫,但方跃能感觉到她正在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

    此刻屋内就他们两人还保留意识。

    “我先送你回魂,今夜的记忆也帮你抹除,做个好梦吧。”

    方跃说着,也不待燕邱红回应,轻轻摇动手中拨浪鼓。

    三声鼓声过后,那件对襟襦裙迅速消了下去,软趴趴搭在床铺上。

    燕邱红的魂魄被送回去了。

    方跃又看向任骏麟等人,他们的魂魄离体,应该就在四周晃荡。

    方跃不知道魂魄离体久了,又无防护,时间久了会不会消散掉。

    不敢再多耽搁,方跃对着几人,也轻轻摇动拨浪鼓。

    ……

    清晨,秋露如霜。

    任家的事顺利解决,方跃舒舒服服睡了一觉后,一早就向任老爷告辞,准备回方桥村。

    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想多耽误时间。

    任老爷特地安排了马车送他回去,不过驾车的不是老李头了,而是一个年轻人。

    马车上还放着大包小包的药材,都是一些大补小补的药。

    人参、当归、何首乌、麦冬、南北参、龟胶等等,各种各样。

    任家早先是靠海运贩卖珍稀木材起家,后来又转到海运贩卖药材上,甚至还自己开起大药铺。

    所以任家各类药材是不缺的。

    任老爷听说方跃练武需要很多补充气血的药材,二话不说,大包小包就给他捎上了。

    马车在凹凸不平的泥土路面跑着,一晃一晃的。

    车内,除了方跃自己,和大包小包药材外,还有一个抱着行李,不时偷偷打量方跃的小丫鬟。

    这丫鬟也是任老爷送的,说方跃独身一人,生活起居不便,送个人照顾日常起居。

    方跃推辞不过任老爷的热情,况且也确实没时间放在洗衣做饭这些生活中的日常杂务上。

    所以也就顺水推舟,接受了任老爷的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