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63章 鼓声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到底行不行?有没有吃饭!”

    任骏麟不满地质问那个撞门的家丁。

    几人按方跃的安排,悄悄摸到老李头房外。

    接下来应当是破开房门,一拥而入的戏码。

    哪想在破门这一关卡壳了。

    前方撞门的体型壮硕家丁,一撞之下,愣是没把那扇破旧的木门撞开。

    那家丁也有一些迷糊,脸涨得通红。

    这扇木门看起来很陈旧,既使不能一下子撞塌,也不至于纹丝未动。

    “去,那边,抬那根木头过来撞。”

    任骏麟见那壮硕家丁连撞几下,都未撞开门,就改了主意,指挥另外几个家丁去抬地上一根倒放着的木头。

    那木头有碗口粗细,放在地上,泡在泥水中,湿漉漉的,沾满泥土,又沉又脏。

    不过几个家丁毫不嫌弃,一齐出力,将又湿又脏的大木头抱了起来。

    只要让他满意,任骏麟赏赐下人向来大方,所以家丁们是卯足了劲表现。

    “快点,快点。”

    任骏麟不住催促,那个壮硕家丁撞不开一扇破旧的房门,让任骏麟意识到这屋子确实有不对劲的地方。

    而且刚才撞门的动静,只怕屋内的人已经察觉,任骏麟怕屋内的人逃了,催促家丁们尽快撞开门。

    家丁们抬着木头,一齐发力,朝着陈旧的房门撞去。

    “轰”得一声巨响,夹杂着什么东西的尖叫声,整座民居都跟着颤了颤。

    家丁们顿时停了下来,进退无措。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叫。”

    “我也听到了。”

    “不会闹鬼吧。”

    家丁们窃窃私语,有些恐慌,靠近屋子,总觉有一股阴森的寒意在四周缭绕。

    “撞,继续撞。”方跃开口说话。

    “停下来干什么,没吃饭啊,按方公子说的办,继续撞。”

    任骏麟大声道。

    家丁们只好继续抬着木头,发一声喊,给自己壮胆,前冲着往门上撞去。

    “轰,轰,轰。”

    撞门的巨大声响,在寂静的雨后夜中,格外清晰,如同雷鸣。

    夹杂在巨大轰响中的,隐隐还有鬼哭似的声音,听不真切。

    家丁们抬着木头,一直撞了有几十下,累得气喘吁吁,终于听得“嘭”地一声,陈旧的房门轰然倒塌。

    “啊,放开我,救命啊。”

    女子的呼救声从屋内传了出来,让任骏麟脸色大变。

    这个呼救的声音,是他六娘燕邱红的。

    虽然不怎么待见这么一个岁数比自个儿还小的“娘”,但她怎么说也是自己老爹的小妾,这要是让人玷污,他任骏麟脸上也很不好看。

    任骏麟一手持刀,一手举着火把,大声道:“大家跟着我冲,第一个捉到老李头的,少爷我赏银六十两,其他每人五两。”

    六十两的赏银够买好几亩田,够娶上一房媳妇了。

    家丁们无不眼睛放光,扔下抬着的木头,重新捡起刀棍,嗷嗷叫着往屋里冲。

    屋内,火把的光亮下,家丁们见到终身难忘的一幕。

    一件女子的裙衫如个人一般立着,正慌张地向他们求救。

    裙衫鼓起,勾勒出一个玲珑女体,但放眼看去,什么也看不到,里面空荡荡的。

    “老李头,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我任家待你不薄,你不知哪里学了邪术,却来害我任家之人。”

    任骏麟惊怒交集,指着躲在墙角的老李头破口大骂。

    “咚咚咚。”

    老李头被人赃并获,丑态曝光在众人目光下,惊恐到了极点,不顾一切,疯狂地摇动手中的拨浪鼓。

    随着急促的鼓声,原本撞门时被撞散的黑气,重新聚拢。

    只是被掩盖在黑夜下,谁也看不见。

    阴森的气息如同决堤的河流,瞬间汹涌而出,寒意透骨。

    孩童嬉闹声从四周传来,似远似近,似有似无,诡异无比。

    方跃一进来,本要立即出手抢夺老李头手里的那只拨浪鼓。

    哪想老李头倒也干脆,一见众人冲进来,立马就摇动起拨浪鼓。

    方跃感觉那“咚咚咚”的鼓声,仿佛敲击在灵魂上。

    脑袋瞬间一片迷蒙,外界有一股庞大的力量,在硬生生将他的魂魄往身体外扯。

    他只好守住心神,调动丹田中的内气,体内气血澎湃,与外界拉扯的力量相对抗。

    惊慌中的老李头,不顾一切,竭尽全力地摇动那只巴掌大小的诡异拨浪鼓,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缓缓衰老下去。

    屋内进来的几个人,除了方跃还在勉力靠着体内汹涌澎湃的血气跟鼓声对抗,保持一点神智未失。

    其他的人,任骏麟和那几个家丁,都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失去魂魄一般。

    屋内一下子从众人破门而入的喧闹,陷入诡异的安静中,唯有那拨浪鼓的鼓声还在“咚咚咚”地响着。

    随着鼓声,黑暗中,地底的黑气在不停地往外汹涌,汇聚,仿佛有什么东西准备从地底爬出来。

    老李头还在拼命地摇着拨浪鼓,哪怕现在他感觉到非常疲倦。

    他停不下来了。

    方跃突然毛骨悚然,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

    这股威胁感毫无来由,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他知道,如果继续这般下去,会有性命之忧。

    这是一种直觉,很强烈的直觉。

    方跃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急忙在心中默念:“祭。”

    功德点消耗,他的身上隐隐有淡淡的金光浮动,外面那拉扯他魂魄的力道顿时一轻。

    这是直接消耗功德点,对抗拨浪鼓鼓声带着的诡异摄魂力量。

    “该死,还是小瞧了这个老李头。”

    原以为是手到擒来,哪想还有这般变故,功德点消耗得很快,令方跃心疼不已。

    这一点点的功德点积累起来何其不易,但消耗起来却如流水,简直是一泻千里。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那令他毛骨悚然的致命威胁感还在,并且越发强烈了。

    方跃此刻清晰地知道,若是不尽快阻止老李头,让他继续摇动那只拨浪鼓下去,将有极可怕的事情会发生。

    他咬紧牙关,吃力地迈动脚步,朝着老李头挪去。

    门口到墙角,两人相距不过短短几步远而已。

    但就是这短短几步路,耗尽方跃全身力气,才能慢慢靠近,比蜗牛还慢上许多。

    看到方跃还能动作,并且朝他而来,老李头惊骇莫名。

    此刻的老李头,全身枯槁,苍老至极,他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哑巴说不出话来。

    唯有手中的拨浪鼓,还在“咚咚咚”地响。

    仿佛一个小孩正持着拨浪鼓,高兴地嬉闹着。

    方跃目光坚定,虽然缓慢至极,但依旧一点一点朝着老李头靠近。

    终于,到了近前。

    方跃咬着牙,调动丹田中的全部内气,吃力地伸出手,朝着李老头手中的拨浪鼓抓去。

    当他的手还在半途,即将触碰到那只拨浪鼓时,蓦地,鼓声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