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61章 作祟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门硬功,锤炼肉身,可以极大增强我的抗打击能力。再加上功德点可以直接修复伤势,只要面对的对手不是比我强大到离谱,那么我就是打不死的小强。”

    方跃颇为得意,不顾地上冰冷,光脚在那踱着步子。

    帮他洗脚的小丫鬟此时拿着崭新的鞋袜进来,见到光脚踩地的方跃,顿时一脸委屈。

    好不容易帮他洗好脚,这可倒好。

    方跃心情愉快,没太留意这些,道:“鞋袜放着,我自己来。夜里了,我这没什么事,你先去休息。”

    这下小丫鬟更委屈了,任老爷让她来照顾方跃,方跃让她去休息,这是嫌弃她笨手笨脚没用吗?

    她一个丫鬟,让她去休息,不照顾人,那岂不是要失业了?

    小丫鬟将崭新的鞋袜整齐地放在旁边的凳子上,委委屈屈地就要出去。

    这时,一个任家家丁急匆匆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道:“方,方秀才,不好了,六夫人又发病了,老爷让你过去看看。”

    方跃面上神色一紧,道:“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我准备一番就过去。”

    待丫鬟和家丁离开,方跃掩上房门。

    “照见。”

    方跃在心里默念一声,一面古朴的铜镜出现在他面前。

    泛黄的镜面中,呈现出他俊逸不凡的面容。

    这门“照见”神通,方跃回到方桥村后,除了每日三次用来窥探田阳子师徒的行踪外,还有一次是试探狗妖实力,其他时候就未再动用过。

    实在是功德点有限,经不起胡乱消耗。

    而且动用这门神通窥探隐秘,需要跟方跃本人产生因果纠缠的,方能照见,也容易招惹不可预知的危险。

    上一回,就因为窥探古井下的红衣女尸,让红衣女鬼察觉,在他身上种下印记。

    不过这回,方跃想速战速决,尽快找出躲在暗地里作祟的家伙,决定再一次动用“照见”神通。

    也顺便试探一下这背后作祟家伙的危险性。

    窥探未来,消耗恐怖,是方跃现在根本消耗不起的。而且未来变化莫测,通过神通窥探到的信息也不一定准确。

    溯源过去,虽然过去已定,能窥探到的信息也是准确无误的,但要在历史的时光长河中,打捞信息,消耗的功德点也是不低。

    唯有查探现在,观看正在发生的景象,不涉及时空长河,功德点的消耗才是最低的。

    也是方跃目前能支付得起代价的。

    “倒要看看这背后躲着的是什么人。祭!”

    随着功德点消耗,泛黄的镜面开始晃动,崭新的画面出现在铜镜中。

    ……

    黑洞洞的低矮房间中,老李头点亮了一盏煤油灯。

    煤油灯的灯芯很短,所以光线极暗,也就刚刚能视物的程度,屋内大部分还是笼罩在黑暗中。

    照明是件奢侈的事,老李头一个车夫下人,是能省则省。

    房间中空荡荡的,凉风从屋外透过门缝灌进来,呼啸声如同鬼哭一般。

    老李头哑巴耳背,一辈子没能娶上媳妇,孤孤单单了大半辈子。

    原以为一辈子就这个样了,谁想后来时来运转。

    是的,对他来说是时来运转,虽然对别人会造成灾难。

    老李头将煤油灯摆在床旁的桌面上,而后借着昏黄的火光,从床铺破旧的棉被底下,翻出一套女子衣衫来。

    这是一件浅huáng sè的对襟襦裙,内里还套着一件粉红色绣花肚兜。

    将这女子裙衫拿在手中,老李头枯槁的脸上现出兴奋的神色。

    这套裙衫是任老爷的第六房小妾燕邱红的,老李头冒了很大风险,从洗衣房那里偷来的。

    燕邱红清纯可人的外貌,楚楚可怜的气质,很受一些老男人的喜爱。

    任老爷是一个,老李头也是一个。

    不过任老爷家财万贯,可以将燕邱红纳入房中,肆意疼爱。

    而老李头一个车夫下人,连媳妇都娶不起,自然不可能纳妾。

    对燕邱红这样的年轻娇俏的měi nǚ,也就远远看看,平日里连想都不敢想。

    但是事情总是有变化的,人生也是充满各种可能。

    如今老李头不但能在心里头想,甚至还能像任老爷那样肆意疼爱燕邱红,虽然是通过一种极为诡异的方式。

    老李头将燕邱红的裙衫和肚兜,铺放在硬木板床铺上,呼吸略微有些急促。

    在县城中,任老爷从田阳子那里求来符篆,老李头试了两次,不能成功,生怕硬来被田阳子发觉,不得不偃旗息鼓,安静了好几日。

    那几日对他来说,简直是折磨,不能跟燕邱红在一起,让他觉得生活暗淡无光。

    只有和燕邱红相处的片刻时光,才能重新唤回年轻的感觉,还有作为男人的雄风。

    对于一些老男人来说,燕邱红这类年轻清纯的娇俏女子,是让人返老还童重回年轻感觉的十全大补药。

    所以一回到鱼头镇,远离了让老李头感到威胁的田阳子,老李头就故态复萌了。

    老李头放好裙衫肚兜后,取了个枕头塞进裙衫肚兜中,而后,自怀中拿出一个拨浪鼓。

    拨浪鼓是一种古老又传统的民间乐器和玩具,主体是一面小鼓,两侧缀有两枚弹丸,鼓下有柄。

    转动鼓柄,弹丸便会击鼓发出声音。

    一般来说,拨浪鼓有三种用途,礼乐之用、商业之用和儿童玩具。

    老李头手中这只巴掌大小的拨浪鼓,明显是用来逗小孩,或者给小孩玩的儿童玩具。

    它的鼓框是扁圆型的,鼓面上有彩绘装饰,绘的是两个嬉闹的孩童。

    昏黄的煤油灯光线下,可以看到这绘着的两个孩童笑逐颜开,充满天真童趣。

    但若拿到明亮的灯火下,就能见到不一样的景象。

    两个嬉闹孩童的面色是铁青的,双目突出,面容狰狞,看上去阴森而恐怖。

    老李头手持这只奇特古怪的拨浪鼓,吃力地摇晃起来,容颜越发苍老。

    两侧的弹丸击打在鼓面上,发出清脆的“咚咚咚”声,在静谧的夜中,颇为响亮。

    随着鼓声,隐约间能听到一阵诡异的孩童嬉闹声,时有时无,一股阴森的气息在屋中弥漫。

    然而老李头似无所觉,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床铺上的裙衫,带着兴奋和yù huǒ。

    “咚咚咚。”

    拨浪鼓的鼓声中,房门无风自动,嘎吱作响。

    那件床铺上对襟襦裙,竟然慢慢膨鼓起,勾勒出一个婀娜的女体来。

    仿佛裙衫中是一个诱人的女子。

    事实上,里面确实是一个女子,只不过是魂魄。

    燕邱红嘤咛一声,睁开眼睛,却是看到昏暗的屋内,顿时惊骇欲绝,便要惊呼出声。

    老李头早有准备,手中的破浪鼓按着某个节奏摇动,燕邱红眼眸逐渐迷茫。

    到最后,她看向老李头已是媚眼如丝,含羞脉脉道:“老爷,要好好怜惜奴家。”

    老李头哪里忍得住,立刻兴奋地扑上去,抱着那件裙衫肚兜还有里面的枕头,乱亲乱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