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59章 闺房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任老爷客气了,不过有些话还是要说在前头,我并无什么捉鬼驱邪的手段,只怕帮不上什么忙。”

    方跃提前把话说清楚,免得任老爷对他有有过高的期待。

    任老爷道:“方秀才放心,这个我也知道,绝不会强人所难。

    只是这鱼头镇上,暂时找不到其他有本事的人,可以治好我那六夫人的病症,只好请你过来试试。

    方秀才你既能诛杀狗妖,没准就能有办法。

    退一步来说,你是秀才,又是习武之人,可谓‘文武双全’,人们常说读书人身上有浩然正气,习武之人身上有阳刚煞气。

    我那六夫人若是中邪,便要借你身上的正气煞气冲一冲,没准什么邪祟就退散了。”

    任老爷很客气,也很好说话,他让自己儿子请来方跃,可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的小妾驱邪,还安了结交拉拢的心思。

    作为一个商人,任老爷的投资目光一向很好,看得很准。

    方跃无疑是个很值得投资的人,不说远的,就说近的,整个平安县面临海寇威胁,鱼头镇虽然偏僻,但也不能说就万无一失了。

    若到危急时刻,能得方跃这样能诛杀狗妖的厉害人物帮忙,那可是救命的事。

    更何况,方跃和他儿子任骏麟是同窗好友,这关系上天然近了一层,更值得拉拢投资了。

    任骏麟赠送方跃一整套武学秘籍,背后其实就是任老爷的主意。

    “既然如此,那我就姑且一试。不知我是否方便去见六夫人?”方跃见任老爷如此说,便决定先去看看再说。

    “当然方便,我们这就过去。”任老爷心焦他的小妾,带着方跃,一行人前往六夫人燕邱红的房间。

    ……

    方跃以为这位六夫人这般受宠,当是位美艳惑人的女子,不想见面之下,这位任老爷的第六房小妾却是清纯如水的模样。

    看年纪,大约十**岁的样子,比任老爷的儿子任骏麟还小。

    方跃心中暗暗鄙夷一番任老爷老牛吃嫩草,面上不动声色,进了房间,扫了一眼高卧在床的六夫人燕邱红,便开始四处走动,查kàn fáng内景象。

    任家是富商人家,这位燕邱红又是任老爷疼爱的小妾,虽是临时住所,房间布置得也颇为豪奢。

    檀香木的架子床榻,铺着华美的云罗绸锦,上挂粉红色纱幔,垂下一袭一袭流苏,显得旖旎而暧昧。

    床榻的斜对面是玳瑁彩贝镶嵌的梳妆台,上面摆着菱花铜镜,和一排精美的首饰盒胭脂盒。

    梳妆台旁边的墙上挂着一副刺绣丝锦,绣的是含苞待放的荷花。

    床榻的正对面是窗户,房子是新买下的民居,窗户用料倒不珍贵,是普通的木料。

    窗台上摆着两个白色陶瓷花盆,一盆是蓝紫色的菊花,一盆是浅红色木芙蓉,都是秋季里盛开的花朵。

    任骏麟见方跃转了一圈,凑过去问道:“可看出什么问题来?”

    方跃头也不回道:“没有,只是没进过女子闺房,好奇看看。”

    任骏麟顿时无语。

    燕邱红拥着薄被,斜卧在床榻上,面色苍白,眼角犹有泪痕,看上去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一个十四五的小丫鬟正坐在床榻边,小心地看护着她。

    燕邱红见任老爷带着一个陌生男子进来,抬起俏脸,娇弱地问道:“老爷,他是何人?”

    任老爷道:“就是鱼头镇上打死狗妖的那位方秀才,我把他给请来了。”

    方跃粗略查看了一番房间布景,没发现什么问题,走到塌前任老爷身旁,面向床榻上的燕邱红,问道:

    “我听任骏麟所言,你之前这失魂症发病,清醒过来后,别人问你,你一脸茫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昨夜发病之后,过了半夜才清醒过来,还在那一直哭。

    那么,也就是说昨夜发病后的经历,你应该是有记忆的,不知能否说说?”

    燕邱红面上犹豫,嗫嚅半晌,话说不出口,只是垂泪。

    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惹得任老爷心疼不已,怕cì jī到她,对方跃道:“方秀才,你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实在不适合问话,要不还是不要问了为好。”

    方跃心想她在她丈夫面前都不肯吐露,只怕是什么难言之隐,或者发生的事情实在难堪,道:“也罢,那我们另想办法吧。”

    燕邱红不想说,任老爷又心疼不让追问,方跃也无奈。

    他不过是来帮忙的,能帮得上就帮,帮不上也没办法。

    哪想燕邱红犹豫了一下,突然对坐床榻旁的小丫鬟道:“小桃,你出去一下。”

    小丫鬟站起身来,燕邱红又把目光转向任骏麟。

    任骏麟指了指自己,道:“不会要我也出去吧?”

    燕邱红点头,任老爷瞪了任骏麟一眼,任骏麟不满地嘀咕了两句,跟在小丫鬟后面出去了。

    房间中就剩下燕邱红、任老爷和方跃三人。

    燕邱红道:“不是我不愿意说,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方公子,我听人传言,你不但诛杀狗妖,还有义举,想来是个方正君子,当不会把事情外传。”

    她看着任老爷,垂泪哽咽道:“老爷,我说了后,你若觉得奴家不清白了,不要奴家了,奴家也认了。”

    任老爷忙安慰道:“这种事怎能怪你,都是邪祟在作怪。”

    燕邱红收拾了一下心情,哽咽道:“其实我也搞不清怎么回事,只迷迷糊糊记得,我昨夜好像是在梦里一般,整个人飘着飘着,飘到一个黑洞洞的房间中,房间中有个人,他,他对我……呜呜。”

    “他对你怎么样了?”任老爷怒道。

    燕邱红呜咽道:“老爷,你果然嫌弃我了,奴家不如死了算了。”挣扎着要起身。

    任老爷又心疼起来,忙伸手按住她,道:“我昨夜一直守在你身旁,你哪也没去,那大概是一场噩梦,做不得数,你别胡思乱想。”

    燕邱红道:“奴家也希望只是一场噩梦,但是这梦也太真实了。”

    任老爷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自己的小妾让人占便宜了,只能庆幸不是真实身体上。

    他对方跃道:“方秀才,你看这……”

    方沉思一会,问燕邱红道:“除了昨夜,其他时候失魂症发病时的记忆,你可还有?”

    燕邱红茫然摇头。

    方跃皱眉,缓缓道:“这件事,我怀疑不是邪祟,而是有人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