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57章 失魂症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声闷雷自天外响起,外面的雨势陡然变大,天地白茫茫一片。

    光线昏暗的屋内,方跃和任骏麟两人相对而坐。

    方跃本想开窗,哪想雨势突然变大,雨丝从窗户外面直往屋内飘洒,只好重新关上窗。

    “听过你的劝告后,我一直让人注意海上东海海寇的动向,近日探听得消息,他们确实有攻打平安县县城的可能。”

    任骏麟神情严肃,他们这些跑海运的商家,多多少少会跟海寇有牵连。

    除了少数丧尽天良与海寇有直接勾结,替海寇销赃和采购生活物资,以及提供情报的外。

    大部分来说,是迫不得已,向航线沿途的大海寇交一些保护费,换取商船在海上平安,不受骚扰劫掠。

    但海上不同陆上,海寇行踪不定,虽然一些大海寇会划分势力范围,但也架不住一些小海寇东奔西窜,茫茫大海你也拿他们无可奈何。

    所以交了保护费后,商船在海上也不见得就安全了。

    一旦商船货物被海寇劫持,商家们就不得不找一些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中间人,找海寇赎回被劫的船只货物和船上的人。

    这一来二去,这些海运商家,就跟海寇牵扯上,海寇内部的消息也能偶尔探听到一鳞半爪。

    任家是平安县有数的海运商家,之前主要是通过海运贩卖珍稀木材,后来又渐渐转到药材上,再而后还尝试起自家开药铺。

    方跃从噩梦中得知海寇可能攻城的信息后,除了跑到县衙上报外,也告知了任骏麟这位小时候的同窗好友,让他帮忙通过任家的门路,探听海寇的具体消息。

    如今任家全家匆匆搬回鱼头镇,便是意识到不妙了。

    方跃道:“不知海寇的规模如何?另外县衙那边是否做好准备,有否向上禀告?”

    任家既然溜了,那么说明这次海寇的规模不会小,对县中能否守住县城没有信心,所以这次必须要上报,从外面调来援兵。

    果然,任骏麟道:“具体消息打探不到,但是我们白泉府沿海附近岛屿上聚拢了好几股大海寇,甚至连传说中的东海海寇王都来了,海寇人数只怕不下万余人。”

    任骏麟心中忧虑,这么多海寇,光靠平安县县城自己的兵力,根本守不住,一旦让海寇破了城,必然要洗劫,他们这些城中大户损失就重了。

    “探听到消息后,我爹联络了城中其他大户人家,一起向胡知县进言,要求县尊大人向府城上报,调来援兵。胡知县当场答应下来了。”

    方跃舒了口气,道:“上报了就好,就怕那些官员尸位素餐,不拿海寇当回事。只要重视起来,以我们整个白泉府驻扎的兵力,倒也不怕那些海寇了。”

    朝廷驻扎在白泉府的兵力不下数万人,只要有所准备,还是能守得住。

    甚至若是带兵的主将够骁勇,将这来犯的海寇杀个片甲不留也不是没可能。

    任骏麟显然也是这般觉得,所以虽然心中忧虑,那也是出于商家的小心谨慎。

    事实上还是觉得提前探得消息,县城守住的希望大。

    在他的想法中,上万海寇哪怕全来进攻平安县,凭着县城城墙,也能抵挡一阵,只要等得援军到了,上岸的海寇就是瓮中之鳖了。

    当然,平安县的兵力还是太薄弱,也有可能不小心没等到援军就被攻陷了。

    考虑到这个风险,任家暂时举家迁回鱼头镇,待得这一波风头过去,再回县城。

    鱼头镇这边,偏僻是偏僻,但也相对安全,后面还有大山可以躲。

    两人却根本没意料到,他们预想中的援军根本不存在,这次海寇也不只是来图财,更是想要平安县满城百姓的性命。

    方跃又问道:“可有朝廷水师的消息?按理说这些海寇平常在茫茫大海中,想逮住他们不容易,如今聚到近海岛屿上,为何不见朝廷水师出动?”

    这是私下里,任骏麟忍不住抱怨道:“别提这帮混蛋了,平时各个关口吃拿卡要,到这要用到他们的时候,就不见踪影,完全不知道躲哪去了。”

    说起朝廷水师,任骏麟是一肚子不忿,他们这些海商,本来是要靠水师保护的,结果这帮人平时接受他们的财物上供,关键时刻却不见人,由不得任骏麟不满。

    方跃却是眉头皱起,朝廷水师就算再无能,那也是朝廷水师,跟海寇是猫和老鼠的关系。

    现在海寇都快堵上门了,朝廷水师却不见了踪影,这里面透露着古怪。

    海寇的存在,对方跃来说,是如鲠在喉,如芒在背,搞得他如今很大一部分精力都被牵扯。

    他现在就是想在鱼头镇大搞工坊,也生怕还没成型,就让海寇上门全给糟蹋了。

    若是朝廷水师够给力,现在出动将这些盘踞在白泉府近海岛屿的东海海寇剿灭或者驱赶走,方跃也能尽快开始他的“工坊计划。”

    把工坊弄起来,挣得银钱,不管是收割功德点,还是收购武学秘籍,都能轻而易举。

    ……

    海寇的话题,谈到这里就结束了,实际上任骏麟特地冒雨赶过来找方跃,并不只是为了说海寇的事。

    他从怀里取出一个布包,笑道:“听说你最近在到处收购武学秘籍,我这里倒是有几本,你且看看值个什么价?”

    方跃有些惊讶地接过布包,解开一看,里面果是四本武学秘籍。

    看封面大字,分别为《火云功》《火焰掌》《火行术》《火铁身》。

    这竟是一整套,内功掌法轻功硬功全部包括。

    任骏麟道:“我学文不行,勉勉强强就考了个童生。后来有一段时间对习武感兴趣。我老爹就帮我延请武学名师教导,还花了大价钱从一个破落门派的弟子那里收购了这套武学秘籍。

    当然,我后来练武也没练下去,这套武学秘籍也就束之高阁了。

    从县里回到镇上时,刚好听到有人说你在收购武学秘籍,干脆就把它们带过来给你了。”

    方跃对这四本武学秘籍爱不释手,这些刚好是他目前所缺的,但还是摇摇头,道:“这四本武学秘籍,是完整的一套,内功掌法轻功硬功齐全,价格只怕不下几百金,我现在是付不起价钱。”

    任骏麟道:“这些武学秘籍放着也是没用,留在书房里吃灰,我带过来,就是想赠送于你。”

    方跃听他这么说,倒也不矫情,笑道:“你既大方,我也不跟你客气了。这些武学秘籍我现在确实很需要。不过你这冒着雨跑过来,应该不会是特地为了送这几本秘籍吧。说吧,可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任骏麟干咳两声,道:“还不是我家那个老爹,非要逼我冒雨跑一趟,我说等雨停都不行,心急火燎的。”

    “任老爷要找我?不知为了何事?”

    “是我六娘最近出了问题,得了失魂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