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55章 秋雨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秋雨绵绵,天气渐凉。

    方跃穿着单衫在屋内看书,当然不是圣贤之书,而是武技书籍。

    不得不说,钱大贵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或者说是财帛动人心,两天时间,已从本县各地收上来四本武学秘籍。

    这四本武学秘籍,两本拳谱,一本刀谱,一本枪谱。

    都是很基础的东西,比如两本拳谱,一本是猴拳,一本是长拳,就是一些基本招式,对目前的方跃来说,帮助实在有限。

    方跃现在缺的是内功心法和厉害的武技,然而以他开出的价格,明显是收不到。

    “一本内功心法,三十两以上的价格,确实低了,只怕没人愿卖,除非运气好碰上败家子或极缺钱的武者。”

    方跃心中感叹,他是想提高价格,不惜血本地收购武学秘籍,可惜没这个本钱。

    “请问秀才在家吗?”院子里响起一个声音。

    方跃放下手中的拳谱,走到门口,看见一个包裹在蓑衣中的人,站在连绵的细雨之中,雨水顺着他蓑衣的下摆不停往下滴落。

    “进来说话,你找我何事?”方跃开口问道,眼前这人是方宝良。

    方宝良跟在方跃身后,在门口除下蓑衣,挂在屋外墙壁的木钉上,而后进了屋。

    面对方跃,方宝良略微有些局促。

    方跃记得他是方宝辰的哥哥,方宝辰是他私塾中拔尖的学生,聪明用功,方跃印象很好。

    “我记得你出海碰上海寇,侥幸逃脱。怎的,可是遇上什么难事需要我帮忙?“

    方跃看出了他的局促,主动开口询问。

    方跃温和的态度,令方宝良紧张的心情减轻不少,他道:“秀才,我,我想跟你练武。”

    方跃好奇地看着他,“为何?”

    方宝良咬牙切齿道:“我想报仇,那些海寇他们害死……”

    话到嘴边,他意识到不妥,顿了一下,才继续道:“秀才你说那些海寇很可能会跑来抢劫我们平安县,所以我想跟你学武,到时候找他们报仇。”

    方宝良忍不住想起海上那一幕,他被劫掠后,那些海寇将他双手双脚绑起,活生生丢到海里,张狂大笑着看他沉下去。

    那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方跃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他,似乎在想些什么。

    方宝良额头上冒出冷汗,在方跃的目光下,他感觉自己无所遁形。

    “你这次出海,不只碰上海寇这么简单,似乎还有别的遭遇?”

    方跃缓缓说道,眼睛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方宝良悚然而惊,神情警惕,不过没有多余的动作,也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方跃给他的压力极大,除了在海底碰到的那不可言说的恐怖存在,方跃是他平生遇到的气势最强的人。

    以前是普通人时,察觉不出来,如今成了异类,某些方面感官敏锐,更能感觉到方跃身上的气血如燃烧中的炭火,靠近便觉灼热。

    哪怕方宝良觉得自己今时不同往日,但在方跃面前,依旧感觉自己如同手无寸铁的孩童。

    那庞大的狗妖都死在方跃手中了,方宝良不觉得自己能比狗妖强。

    事实上,他现在也就比普通人强一点而已。

    然而方跃的问话,将他逼到墙角上了,他根本不敢坦白,自然也就无法回答。

    随着方宝良情绪的激动,他身上那股原本淡下去的鱼腥味,又开始弥漫。

    方跃闻到了,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也不用太过紧张。邓鱼荣养的小黑狗都能变成恐怖的狗妖,这个世界看起来大不相同了。你有点奇遇,这并无什么大不了的,我也不想具体过问。但有几句话,你要给我记住。”

    方宝良没想到方跃会是这个说法,心中感激,忙站直身体道:“秀才,你是个读书人,见识比我们这些平头百姓高得多。你说,我都听着。”

    方跃道:“看你的样子,确实得到了某种力量。我不说什么多大能力多大责任那种话。你想凭你的能力求荣华富贵、求功名权势,我不会干涉;你想凭你的能力帮助他人、造福乡里,我会很高兴。

    但是,若你要倚仗能力为非作歹,学那邓鱼荣为祸乡里,那么邓鱼荣的下场你也看到了,我绝不姑息。”

    方跃这几句话说得斩钉截铁,他正缺功德点,若方宝良真犯在他手里,他绝不会留情。

    方宝良认真道:“秀才,你放心,我不是邓鱼荣那个没良心的。我也没什么大的野心,就想让家里人过得好一点,自己也过上好日子。至于为祸乡里,那我是万万不敢干的。

    当然,若是有人伤害到我和我的家人,我也不会忍耐。就比如海寇,他们差点害死我的性命,我要学武找他们报仇。”

    方宝良最后一句话留下余地,伤害他和他家人的,他要报复回来,这不算为祸乡里。

    本来以他木讷的性格,是说不出这般话的,但一番遭遇后,他现在不但身体在慢慢发生改变,性格也跟着变化。

    方跃对方宝良的这番话还是满意的,他不是那种非黑即白的性格,哪怕方宝良现在可能变成异类,但只要他的心还是想着人族这边,方跃还是容得下他。

    “你想学武,我可以教你。不过习武绝不是件简单的事,你可能吃得苦?”

    本来方宝良年纪这么大了,早已错过习武的最佳年龄,但他既然有奇遇,这点想来不是什么大问题。

    便如方跃自己,也是刚刚练武不久。

    方宝良连忙道:“我不怕吃苦!”

    方跃点点头,道:“那就好,等明天雨停了,你先跟着邓大海他们一起训练。”

    方宝良一口答应下来。

    方跃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屋外,道:“我这有客人来访,你先回去。另外你这身上,去弄两个香囊挂着,掩盖一下。”

    方宝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

    出了屋子,方宝良把蓑衣套上,带好斗笠。

    走进雨幕中,方宝良看见方跃的院子外,停着一辆马车。

    马车对村民们来说可是稀罕物,方宝良驻足看了两眼。

    一个胖子从马车中出来,打开一把油伞,在全身蓑衣斗笠的车夫的帮助下,下了马车。

    胖子看见方宝良从方跃院子里出来,冲他和善地一笑。

    方宝良撇过头,没理会胖子,转身离开,大步踏入雨幕之中,在雨中越走越远。

    身体异变之后,方宝良越来越厌恶和生人接触。

    胖子正是方跃小时候的同窗好友任骏麟,他们任家一家子刚刚从县里回到鱼头镇。

    任骏麟此番冒雨来找方跃,却是有要事。

    对于方宝良态度上的冷淡,他倒也没太在意,虽然算是同辈人,但他们任家以前是隔壁村的人,他与方宝良并不相熟。

    看着眼前雨中的石屋和小院,任骏麟感叹道:“小时候还来过这里玩,这一晃就好几年过去了。我这位同窗好友,现在不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