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53章 归来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海边,沙滩上。

    二十几个渔民每三人一队,分成八队,在一个独臂渔民的带领下,手持长条木棍,练习刺击。

    这个独臂渔民,是泊头村的邓大海,当过兵,长枪兵的训练方法他有经验。

    邓大海性格耿直,跟泼皮无赖的邓鱼荣起过冲突,被邓鱼荣通过狗妖驱使几只山林野兽,跑进村子里咬断了胳膊。

    实际上,要不是邓大海当过兵,反应快,身手也不差,那就不是被咬断一条胳膊这么简单。

    胳膊断了,生活变得艰难。

    邓大海本打算养好伤,豁出去将邓鱼荣杀了,但顾虑家中老小,不知杀了邓鱼荣,家中老小会不会遭到“山神”报复,一时难以下定决心。

    再后来,邓鱼荣巴结上镇上的钱大老爷,就更难下手了。

    眼看邓鱼荣逍遥,而自己断臂之仇难报,邓大海心中大恨,却无可奈何。

    方跃一举将狗妖和邓鱼荣击杀,这也是帮邓大海报了断臂之仇,而后威逼钱大贵给他们三家受害者补偿,这又是一桩恩惠。

    所以邓大海听说方跃要训练渔民,抵御海寇,当即自告奋勇过来帮忙。

    方跃站在一旁看着邓大海领着渔民训练,训练的方式很简单,就是三人一小队,配合着将手中的木条刺出去。

    这是方跃要求的,要想尽快让渔民形成战力,只能这样了。

    训练的渔民基本来自方桥村和泊头村,方桥村自不消说,泊头村的村民看到方跃对那两户受害人家的帮助,再有,邓大海平日在泊头村也有几分薄面,所以也拉了几个人过来。

    二十多渔民,人数很少,但两个村大约也只能出这么点人,大部分人要忙生计,空余不出时间来。

    若非方跃这几日在鱼头镇上建立的威望,这么点人估计都拉不出来,毕竟方跃所说的海寇,还没杀上门,渔民们也是将信将疑。

    通常海寇是在海面上劫掠,攻城略地极少发生,更不要说跑到鱼头镇这穷乡僻壤来。

    便是方跃自己,也不敢保证东海海寇一定会跑到鱼头镇上,所做准备无非是有备无患。

    方宝木正举着根长木条,跟着大家一板一眼地刺着。

    突然,他眼睛瞄到远处海面上行驶的一艘渔船。

    方宝木的眼力很好,隔着老远,就认出这艘渔船是他堂哥方宝良的。

    当下丢下木条,跑到海水边,拼命挥手:“宝良堂哥,宝良堂哥。”

    渔船上升满帆,顺着风,很快就靠岸。

    方宝良停好渔船,跳到海滩上。

    他身上衣衫褴褛,浑身还有血污,看上去惨不忍睹。

    方宝木跑过去,看见他这副模样,吃惊地问道:“堂哥,你这是被打劫了。”

    方宝良心有余悸道:“回程的路上,碰到一艘海寇船,我连人带船被他们劫持到一个小岛上,我是趁着夜里他们防备松懈,偷偷挣脱绳索,跑到岸边解了渔船逃跑出来。”

    方跃这时候也走了过来,闻听海寇消息,问道:“你碰上海寇了,可知那岛在何方?岛上有多少海寇?”

    方宝良道:“那岛是个荒岛,就在我们鱼头镇去白泉港的海上航线不远处。我以前去白泉港,途中碰见海上迷雾,无意中到过那个荒岛歇脚,这次能从上面辨别方向逃出来,多亏那次经历。

    至于岛上有多少海寇,我却是不知,我被他们劫持后,用绳索绑着关起来,逃出岛后,就赶紧驾船逃跑,哪里敢乱逛,所以不知他们岛上有多少海寇。不过隐约感觉,那荒岛上挺热闹的。”

    听他这么说,方跃陷入沉思中。

    看来噩梦中东海海寇入侵的事,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

    方宝良这时有些不好意思道:“秀才,我被海寇劫持,身上卖野兽尸身的银两,全给那些海寇搜刮走了,所以……”

    方跃回过神来,拍拍方宝良的肩膀,笑着道:“人没事就好,银两无关紧要,你且放宽心。你这么久才归来,家中亲人该担心了,你快些回去报个平安。”

    “正要赶回去报平安。”方宝良边说,边似无意般往后退了一步。

    待方宝良走后,方跃眉头皱起,感觉有些奇怪,拍他的肩膀时,触觉不似骨肉,反倒软绵绵,似填充了什么一般。

    而且靠近时,方跃鼻子嗅到他身上鱼腥味极重,虽说方宝良身为渔民,身上鱼腥味重点正常,但未免也过重了,像是在怀中揣着一堆死鱼。

    ……

    陈香玉在娘家盘桓了一会儿,就吃了个午饭,被她娘家嫂子和弟媳明地里暗地里贬了好几句。

    陈香玉心头不畅快,连她老娘也不帮着她说话,她小时候被送到大户人家当丫鬟,跟她老娘关系也不怎么亲近。

    娘家里受了气,陈香玉把气撒到丈夫头上,都怪方宝良不争气,没本事,挣不到什么大钱,害她在娘家抬不起头来。

    出了娘家,陈香玉没有马上回方桥村,反而往镇上去。

    丈夫出海未归,她内心一点着急的意思都没有。

    到了镇上,陈香玉熟门熟路来到一间小小的胭脂铺。

    鱼头镇上的居民并不富裕,所以这间胭脂铺小得可怜,生意看起来也有些冷清。

    看铺子的是一个婆子,正坐在那嗑瓜子,客人来了也是爱理不理的样子。

    陈香玉看着柜台上摆着寥寥几种劣势胭脂,不无怀念地想起未嫁人时,在大户人家当丫鬟,那户人家的老爷经常私下里偷偷给她送高档胭脂水粉,还有各类首饰。

    那真是让人怀念的一段日子,可惜被主母赶出来时,所有的东西都被那黑心肝的主母没收了,什么也没有给她留下。

    “这位小娘子,可是来买胭脂水粉的?”

    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小小的胭脂铺中响起,陈香玉吃了一惊,往来人看去,却是一个颇为俊朗的男子。

    那个无精打采的婆子顿时从柜台前站起身来,客气道:“哟,少东家,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俊郎男子笑道:“这里虽然小了点,但好歹也是我家铺子之一,有空总得来看看。”

    听到男子是这家胭脂铺的东家,而且不只这一处产业,陈香玉眼前一亮。

    男子手中拿着扇子,走到陈香玉身旁,道:“小娘子这般美貌,要我说,这里的这些庸脂俗粉,可都配不上小娘子的花容月貌。”

    陈香玉以手遮脸,故作羞涩道:“哪有人这般说自家卖的东西不好。”

    男子道:“这些胭脂不够名贵,确实配不上小娘子,难道还要我昧着良心说谎不成。”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盒新的胭脂,“这是我从府城带回来的‘半边娇’,府城里大户人家的女眷都喜欢用这种胭脂。”

    陈香玉探头去看,男子借机靠近,两人贴得很近。

    一声咳嗽,把两人吓了一跳,急忙分开,陈香玉羞红脸。

    看守铺子的婆子道:“你们注意点影响。”

    男子看了一眼陈香玉,试探道:“这里会有人进来,要不我们去里屋试试这款胭脂?”

    陈香玉道:“还是不用了,这胭脂太名贵,妾身可买不起。”

    男子道:“你我今日相见就是有缘,这款胭脂就当我送你。”

    陈香玉还是有些迟疑,“孤男寡女的……”

    婆子不耐烦道:“我们少东家是柳下惠一般的人物,难道你还担心他做什么?老婆子我就在这外面,真出了什么事,你不会大声叫?你们要试胭脂就到里面试去,可别忤在这里,耽误老婆子做其他人生意。”

    男子无奈道:“行行,不耽误你做生意。”当先往里屋走去。

    陈香玉犹豫了一下,也低头跟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