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52章 失踪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方桥村,石屋。

    方跃从村塾归来,正坐在屋子里,捧着一本内功秘籍观看。

    钱大贵很自觉,一大早就让人送来了这本《飞熊功》,还有一箱银子。

    方跃不客气地把秘籍和银子都收下了,他正缺银两,对方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当然,没必要感谢对方,这是钱大贵付出的赎罪银。

    《青玉功》重养生,而《飞熊功》则更霸道,方跃体内有了内气,对内功gōng fǎ理解起来更加容易,从《飞熊功》上获益良多。

    他放下秘籍,将心神转到脑海zhōng gōng德系统。

    方跃——

    功德:932点

    神通:推演、照见

    武技:悟道拳{二重}、基础刀法{一重}

    杀死狗妖,得到了六百多点功德点,几乎是方跃一次性得到最多的一次。

    另外钱大贵受他威胁后,早上除了派人往他这边送了秘籍和银两外,也往李栀兰家和泊头村的那两户残疾人家送了银两。

    这件事也给方跃增添了几十点功德点,林林总总加起来,再减去消耗,现在有九百多点功德点。

    “钱大贵送来《飞熊功》,但拳脚刀剑方面的武技,一本没有,不是他不会,就是藏私了。

    不过这种事情也没法强求,能逼得他交出内功心法,已经不错,这还是有《青玉功》作交换,他心里抵触没那么大。”

    方跃叹了口气,这年头大家有点本事都要藏着掖着,不肯轻易示人,他想遍览武学秘籍谈何容易。

    外面传来人声,一群村民来到方跃的石屋前,他们是来交银子的。

    几十头野兽的尸体,方跃除了留下虎尸,余者便让村民用渔船运到附近各个乡镇县城出售,卖出的银钱四六分账。

    去得比较近的,这个时候已经回来。

    交上来的银两大概有六十多两,还有一些还没回来,方跃估算一下大概还有三四十两,总计能有近一百两。

    加上钱大贵送来的那一小箱银两,大概两百两左右,方跃目前手头就有三百两银两可动用。

    “勉强够用。”

    方跃留下两个村民,让他们帮忙去镇上跑一趟腿。

    “你们两个一起去一趟镇上,到了镇上后。青柏,你去铁匠铺,问问我定做的那把八十斤大刀打造得如何了?

    另外交代铁匠铺的李铁匠,让他帮我打造一百枚长枪枪头,价钱不是问题,一定要尽快,最好在四五天内打造好。

    成德,你去钱大贵家,就说是我交代的,让钱大贵通过他往外贩鱼的伙计,往周围乡镇县城发布消息,收购武学秘籍。

    价格上,武技一本三两以上,内功心法一门三十两以上,不用原本,手抄一份过来就能卖钱。”

    方跃揉了揉额头,心里也有点不太确定这种方式能否收购到武学秘籍。

    ……

    “宝辰,宝辰。”一个黝黑的少年在外面喊方宝辰的名字。

    方宝辰正在温习课业,只不过往常好学的他,此刻竟学不下书本上的内容。

    听到外面有人喊他,就走了出去。

    黝黑少年是方宝木,和方宝辰是堂兄弟。

    方宝木问道:“你哥回来了吗?”

    方宝辰摇摇头,他正为这事担忧。

    他哥哥方宝良前天跟大伙一起,带着几具野兽尸身,驾着渔船前往外地贩卖。

    其他人到今天都回来了,就他哥一个人到现在还没回来。

    听同去的人说,方宝良想将野兽尸身卖个好价钱,毕竟方跃当时承诺过,卖出的银钱,渔民们能得到四成。

    几具野兽尸身,能卖十几两,分到手中的也能有好几两,对穷苦的渔民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收入。

    方宝良家里开支大,就想多挣点,驾渔船到白泉府那边去了,那里是府城,比周边县城繁华,野兽更能卖出好价钱。

    然而这一去,算时间两天两夜,足够一个来回。

    但方宝良还没有回来,不知道是什么事耽搁了。

    其实若真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那还好,最怕的是遭遇不测。

    海上讨生活,风云难测,不知那一日,就有丧生大海之中的可能。

    渔民们祖祖辈辈,靠海而生,很多也因海而死。

    方宝木道:“羽仁堂哥也真是的,秀才通知过大家,近海有东海海寇出没,暂时不要去太远的地方。他怎么偏偏不听劝,要跑到白泉港那边去,若是遇上海寇,那不完蛋了。”

    方宝辰的小脸顿时有些发白,海寇对渔民来说是和海上风暴同等的噩梦。

    他们是贪婪残忍的代名词,海上遇上他们,鲜有能活命的。

    方宝木见吓到方宝辰,忙改口道:“当然,大海那么大,也不会那么倒霉就偏偏碰上海寇。宝良堂哥肯定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也许等一会儿就会回来了。”

    堂兄弟两人这边正说着话,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从里屋出来。

    看到方宝辰,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各种不顺眼,骂道:“你这吃白饭的,闲着杵在这里当丧门钉呢。”

    这个花枝招展的女子正是方宝辰的嫂子陈香玉,长得倒有几分标致,但性子极为刁钻刻薄。

    方宝辰在村塾读书,不能给家里增添劳力,陈香玉就分外容不下他。

    陈香玉自己也是一个好吃恶劳的懒婆娘,不敬公婆,在家里平常连顿饭都不做。

    她娘家是附近一个村的,小时候被送到隔壁县城里给大户人家当丫鬟,后来不知道什么事被那大户人家的主母赶出来,匆匆嫁人。

    当然对外不是这么说的,说是年纪大了,主家心善,放她出来嫁人的。

    方宝辰被陈香玉骂了一句,心头有气,但他和他哥哥都是一样木讷寡言的性格,陈香玉是他嫂子,哥哥失踪的情况下,没心情跟她吵嘴。

    方宝木和方宝辰、方宝良是堂兄弟,但性格大不相同,听到陈香玉出言不逊,当即不乐意了,“到底谁吃白饭,谁是丧门钉了?人家至少是老爹老娘养着,总比你这吃白饭不下蛋还整天花枝招展的老母鸡强。”

    陈香玉一下就跳起来,这话说到她的痛处,手指着方宝木就想破口大骂。

    不过马上想到方宝木可不同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方宝木方宝良两兄弟,这个皮肤黝黑的少年,十四岁的年纪,长得和大人差不多高。

    不管是打是骂,陈香玉都不是对手,她正要出门去娘家,刚梳妆打扮好,可不想在这跟一个半大少年撕扯。

    陈香玉放下话,说要告诉方宝木的爹娘,让他爹娘来收拾她,而后扭着屁股出门走了,赶去邻村娘家。

    方宝木拉着方宝辰的手,道:“你爹娘都出海打渔去了,你嫂子又是个懒婆娘,家里没人做饭,我娘让我过来叫你到我家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