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51章 立威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钱家大院门外,围了一大圈人,大部分是小镇上过来看热闹的。

    一具白布盖着的尸体,这个没什么人关注。

    这年头,死个人什么得很正常。

    让大家感到惊骇莫名的,是后面用两辆牛车拖着的庞大狗尸。

    这么大的狗,如同巨象一般,这都该成精了吧?

    方跃坐在前面的骡车中,正在闭目养神,对周围的议论全然不在意。

    那一场与狗妖搏杀后,他大吃大喝一顿,补充体力,又好好睡了一觉。

    醒来时已到下午,村民们按他的吩咐,将满地的兽尸处理好,并从自家或邻村借用,凑齐五辆牛车骡车。

    而后一行人就跟着方跃,带上邓鱼荣和狗妖的尸身,坐上牛车骡车,来到镇上钱家。

    ……

    钱大贵带着几个持枪拿棍的护院,气势汹汹来到外面时,第一眼看见的是那个坐在骡车上闭目养神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就仿佛一把出鞘的刀,气势锋利无比。

    钱大贵也是一个练家子,他当年海上救的那个人,是个先天宗师,受了重伤昏迷后,在海上漂浮数天不死,被他驾船路过所救。

    年轻的他当然不知道先天宗师代表什么,但那人无意间显露的几手,就让钱大贵知道这是个大有本事之人。

    钱大贵是个机灵的人,当即下跪拜师,言称愿意鞍前马后照顾师父。

    那人说钱大贵习武资质不是太好,又错过最佳习武年龄,成就不会大,没必要辛苦习武。

    钱大贵不放弃,依旧苦苦哀求。那人挨不过他的哀求,又兼钱大贵对他有救命之恩,虽然还是没有答应收他为徒,但教了他一个月武功,而后伤好离去。

    年轻的钱大贵很能吃苦,最后竟然真得被他练武练出了一点本事来,在鱼头镇横行无忌。

    正因为也是练家子,所以看见方跃的第一眼,钱大贵便觉得这个年轻人是个劲敌。

    原本两个护院被折断胳膊,钱大贵不在现场,并没太把方跃当回事。

    两个护院觉得太丢脸,诉说经过时也是含含糊糊,给人感觉是他们是一番激烈搏斗,才在搏斗中被弄折胳膊,而非是想撞人却反把自己胳膊撞折了。

    钱大贵对方跃实力的判断出现失误,以为只是一个学过两手武功的年轻人,不足为虑。所以稳坐diào yú tái,冷眼旁观邓鱼荣如何对付方跃。

    如今方跃就在钱大贵面前,他刚与狗妖搏杀不久,身上带着搏杀时的凌厉气势,如同出鞘的刀锋,让人一看便觉不好招惹。

    而当钱大贵看到后面两辆并排牛车上庞大的狗妖尸身,顿时瞪大眼睛,赶紧挥手让几个护院将手中枪棍收起来。

    “这位可是方秀才?”钱大贵已经失了和方跃争雄的心思,原本要出口的喝问,变成了客客气气的问好。

    方跃睁开眼睛,身上锋利如刀的气势一下子收敛,仿佛宝剑归鞘,不见锋芒。

    “是我,你是钱大贵?”

    “我是钱大贵,不知方秀才今日上门,有何贵干?”钱大贵明知故问,这般抬尸上门,明显是来者不善。

    方跃从骡车上跳下来,他身上刚换上的是一件淡青色的长衫,是箱底翻出来,有些旧了,看上去就是一个寒酸的读书人。

    “钱大贵,我听说邓鱼荣是你们钱家的护院。”

    钱大贵顿时有些语塞,这件事真不好否认,只好道:“就是听说这个邓鱼荣有些奇特的本领,所以想招他当护院,他若惹了什么事,与我钱家无关,我们钱家也不会为他出头。”

    这个服软的态度很彻底,钱大贵也是没办法,这么大一只狗妖,换成他,哪怕狗妖只有一般狗的扑咬本事,光凭这庞大的身躯,就不是他能对付的。

    而如今这狗妖被方跃诛杀,还用牛车拉到他家门口,事情只怕不能善了,不赶快服软,钱大贵生怕自己也跟盖着白布的邓鱼荣一个下场了。

    年纪越大,胆子越小,钱大贵早就没有年轻时那股拼劲了。

    “行了,这些跟我没关系。邓鱼荣被山里的野兽咬死,他又没有家人,听说他是你钱家护院,我就让人把他的尸体拉来了。”

    方跃颠倒事实,面不改色,钱大贵服软了,他也没有过分逼迫的意思。

    他这次来人拉着狗妖的尸身,一路大摇大摆来到镇上,却是为了尽快在鱼头镇建立威望。

    东海海寇很可能入侵,光凭他一人,哪怕力有千斤,又能杀得了几个海寇?

    更何况海寇中不是没有武功高手,方跃不觉得如果有大批海寇跑到鱼头镇,凭他一人就能保住鱼头镇。

    唯有将鱼头镇的居民组织起来,再配合一些手段,才能保住家园。

    而要想临时组织镇上的居民,自然要有足够的威望,不然谁会听你的。

    所以,钱大贵并不是方跃这次来的主要目标,只要他肯低头,方跃暂时也不准备对他喊打喊杀。

    毕竟朝廷有律法在,不是随意可以杀人的。

    当然,若是钱大贵不识抬举,那方跃也不介意当场废了他,顺便也用他来立威。

    钱大贵在鱼头镇作威作福多年,用他立威的效果大概不会比狗妖的尸身差。

    钱大贵不知道他那句话是何意,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话。

    方跃又道:“我听说你是镇上有名的大善人,我们方桥村方百宽被山林野兽咬死,留下老母妻子孤苦无依。还有泊头村的两户人家,他们家中男人被野兽咬成残疾。

    这几户人家,生活都因此有了困难,你钱大善人不该接济一二?”

    钱大贵一听,反而大大松了口气,愿意开出条件,那就好办了。

    他怕的是对方完全不开条件,忙道:“都是镇上乡里乡亲的,我钱某人薄有家财,当然不能看着他们生活陷入困境,方秀才你尽管放心。”

    方跃道:“这话我就当你的保证了。邓鱼荣是你的护院,尸首就留给你了。”

    钱大贵道:“当然,当然,我钱某人信誉还是有的,说到一定办到。”

    方跃点点头,突然又道:“我听说你也是学过武,这样吧,这本《青玉功》送你一观。”

    他从怀中掏出一本手抄秘籍,抛给钱大贵。

    钱大贵愣然接住秘籍,不知道方跃这是什么意思。在方跃目光示意下,翻看秘籍,果是一篇内功心法。

    上面笔墨尚新,显是新近抄录的,但内容货真价实。

    方跃道:“武学之道,贵在交流,闭门造车是没前途的。这本《青玉功》是我习练的内功心法,既然你已看过,那么……”

    钱大贵心头一颤,感觉不妙,手中拿着的秘籍顿时成了烫手芋。

    方跃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你习练的内gōng fǎ门也该借我一观,大家互通有无,才能共同进步。我也不要原本,你把你的内功心法抄录下来就行,明日我让人来取。

    当然,如果有拳脚刀剑方面的武技,也可一并写下,我自有同样武技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