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50章 大富大贵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镇上,钱家大院。

    钱大贵正坐在家中喝茶,他的旁边陪坐着的是鱼头镇的镇长邓和通。

    所谓“皇权不下乡”,朝廷的基层管理机构,只到县一级,县以下的乡镇村等基层,都是县衙指定本地的地主乡绅代为管理。

    这里面就有很多花样可玩。

    邓和通是钱大贵的妻兄,俗称“大舅子”,他能当上鱼头镇的镇长,自然是仰赖钱大贵的帮助。

    所以在这位妹夫面前,邓和通完全撑不起“大舅子”的架子,反而陪着小心,倒像钱大贵是他上级一般。

    “大贵,那个方秀才这么折你的面子,打断了你家两个护院的胳膊,这事难道就这么算了?”

    邓和通是泊头村人,和邓鱼荣同一宗族,打着八竿子勉强也能扯上亲戚关系。

    以前邓鱼荣是一个泼皮无赖时,自然是不入他邓和通这镇长的法眼。

    但后来有了邓鱼荣是“山神转世”的传言,传得有鼻子有眼的。

    邓和通是泊头村人,虽然不在泊头村住了,但老家还在那,回去一打听,还真有这么一回事。

    泊头村确实有两个人因为得罪邓鱼荣,被山林野兽冲进村子里,咬成残废了。

    甚至若不是村里人发现得早,赶走野兽,那两个人就要被咬死了。

    而且这不是一次发生,而是分成两次,两个得罪邓鱼荣的人是在不同的时间,隔了好几天,分别被冲进村子的野兽咬伤。

    若说一次还能是巧合,两次就不一样了。

    尽管被咬成残废的两个泊头村人也姓邓,论亲戚关系跟邓和通更近,但他们的利用价值显然远远没有邓鱼荣高。

    到了前几天,方桥村的方百宽痛揍邓鱼荣一顿后,进山打猎,却被一群野兽偷袭咬死,这下更坐实了邓鱼荣身上的“山神”光环。

    邓和通就有了想法,找邓鱼荣拉亲戚关系,还把邓鱼荣介绍给钱大贵。

    所以发生了前天的事后,他就来探探钱大贵的口风。

    邓和通知道这个妹夫为人霸道,方桥村的那个秀才这么折他的面子,他肯定不会轻易饶过。

    钱大贵手中正捏着两个铁胆把玩,他长得五大六粗,看着像一个莽夫。

    但如果你真把他当莽夫看,那你就要在他手上吃大亏了。

    听到大舅子的抱怨,钱大贵笑眯眯道:“无妨,面子能值几个钱。不是说得罪邓鱼荣的都没好下场吗?那我们就趁机看看,是不是真有其事。”

    邓和通陪笑道:“还是大贵你高明,是该看看这邓鱼荣的成色如何。”

    两人身后的小婢女,泡好茶,小心翼翼将茶杯移到两人身前。

    钱大贵拿起细小精致的茶杯,细细地抿了一口,品味茶中的苦涩与甘甜。

    年轻时,他好酒,性子也如酒一样烈,不撞南墙不回头。

    如今年纪大了,酒被他戒了,好上了饮茶,性子也沉稳了许多。

    放下茶杯,钱大贵道:“我听说县城里最近又是闹鬼又是闹妖的,我鱼市上的生意都受到很大影响。”

    他在鱼头镇这边收购的鱼货,贩卖到周边几个乡镇和邻近的半山县,其中本县县城自然是重点市场。

    邓和通道:“听来往县城的伙计们说起,县城里确实是有妖鬼出现,邪门得很。不过我也听衙门里当差的说,朝廷上面派来了一个道长,应该能很快收拾那些妖鬼。”

    钱大贵道:“邓鱼荣这小子,只怕也是好运得到了什么山精野怪的帮忙。”

    他这一猜,竟给他猜了个**不离十。

    邓和通额头冒汗,邓鱼荣是他推荐给钱大贵当护院的,若有问题,岂不也牵连到他头上。

    邓和通忙道:“这个我真不清楚,大家都传言他是山神转世,哪知他的真正底细是什么。”

    钱大贵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道:“山精野怪就山精野怪,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他邓鱼荣能为我所用,这都是小事。

    这年头,实力才是根本,什么妖魔鬼怪,害不害人的,都不算什么大事,只要没威胁到我们就行。”

    邓和通竖起大拇指,道:“还是大贵你见识高,我一听这妖魔鬼怪就慌了神。”

    小婢女添上新茶,钱大贵又品了一杯,悠然道:“算命的说我这辈子会有两次遇到贵人,改变命运的机会。我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鱼贩,东奔西跑,累死累活也挣不到几个钱,还要时常受人欺压,受小吏勒索。

    后来我在海上救了一个人,他教了我一些本事,凭着这些本事,我从一个小小的鱼贩,挣下了今天这偌大的家业。”

    邓和通吹捧道:“那是,那是,大贵你一看就是天生大富大贵的命,不但能遇上贵人,你自己不也是我们这些人的贵人。”

    这话说得钱大贵心里舒坦,年轻时的经历,让他现在很信命。

    “我在海上救下的那个人,确实改变了我后来的命运,算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贵人。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第二个贵人也该出现了。那邓鱼荣,若真有本事,没准就是我的第二个贵人。”

    钱大贵虽然说开始修身养性了,但骨子里的野心却从来没变过。

    有了钱,就想要权,想要地位。

    钱大贵在鱼头镇一手遮天后,就有了更近一步的想法。

    他曾想过去给自己捐一个官身,但一直没门路。

    他对那些官员的禀性门清,冒冒失失地上门,他一个乡下土财主,别是被人连皮带骨吞了。

    所以钱大贵一直在等待算命先生所说的第二个贵人的出现。

    第一个贵人,让他“大富”,拥有如今的家业,那么第二个贵人,也该能让他“大贵”了,不然怎么算改变命运?

    邓和通向他推荐的邓鱼荣,让钱大贵看到了一点“命中贵人”的迹象,所以不惜下重本拉拢。

    这时,一个钱家的下人慌慌张张跑进来。

    “大老爷,大,大事不好了,邓鱼荣他,他……”

    “慌什么慌。”钱大贵不满道,他一直教育下人们要有规矩有体统。

    虽然他一个乡下土财主,学人家大户人家讲什么规矩体统很无必要,但钱大贵坚持如此。

    “到底什么事?邓鱼荣他干了什么?”

    钱大贵说着,眉头皱起,邓鱼荣这小子不会把方桥村那个秀才弄死了吧。

    秀才虽然也不怎么值钱,但比普通人还是金贵一点,真弄死了,没被抓到把柄也就罢了,否则真不好掩盖。

    “不,不是,是他的尸体,被人抬来了,外面围了好,好多人。还有一头妖怪的尸体,看着好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