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45章 大刀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夜,月明。

    整个村落陷入安静中,没有一点烛火灯光。

    不管是蜡烛还是油灯,对方桥村这个贫困的小渔村来说,都算是奢侈品。

    一些村民家中可能会备下蜡烛之类的照明物,但那通常是用来应急的。

    所以一到夜间,村落里的人都是早早睡去,省下照明的费用。

    方跃的石屋中,也没有一点灯火光亮,静悄悄的。

    但他还没入睡,正坐在床榻边上,手中拿着一把大刀,借着门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用布轻轻擦拭着。

    床头上挂着一把宝剑,从县城里带回来的。

    但剑这种武器,不耐劈砍,对方跃目前的武力和所要面临的可能敌手,并不实用。

    手中这把大刀,是从镇上的铁匠铺买来的。

    刀重十七斤,铸铁打造,是铁匠铺中最重的一把大刀。

    十几斤的大刀,一般人舞几下就要累得慌,更不要说拿着这么重的刀上战场。

    但对方跃来说,却是轻了,只是镇上铁匠铺中打好的大刀,最重的也就这一把了。

    方跃急着要,就先拿这把凑数,同时给铁匠铺下了订单,订做一把八十多斤的大刀。

    擦完大刀,方跃拿在手中随意挥舞了两下。

    大刀的质量并不怎么样,所用的铸铁也是铁匠铺中平常用来打造农具锅鼎菜刀的。

    不过够用就行,方跃是个实用主义者,并不追求那些花哨的东西。

    大刀么,能砍就够了。

    本来是想用来对付可能跑到鱼头镇劫掠的东海海寇。

    但今夜,显然有新的敌人用来开刃。

    “该用功德推演一门刀法。”

    方跃心中想着,他对用刀并不擅长,不过武力上来了,虽没有“一法通百法通”的本事,但基本的刀法概念却是有的。

    这些足以推演出一门基础刀法,将方跃对使刀用刀的粗浅体会和理解,融会贯通,融入到身体记忆中。

    而后使出来,便能如千锤百炼一般。

    可惜功德点不够,为数不多的功德点要留着备用。

    方跃最近发现了功德点的一个新用法,足以在必要的时候用来救命,也许今夜就能用得上。

    这也是他敢孤身应付那山妖的底牌。

    外面突然传来狗叫声,而后,很快地,全村的狗都叫了起来,连绵成一片,叫声中充满躁动不安。

    “来了么。”

    方跃站起身,来了正好,免得枯等一夜。

    只不知今夜来袭击的,是普通野兽,还是其它什么东西。

    方跃持着刀,径直走出屋子,来到小院中。

    一道黑影从暗处扑了出来,体型不算大,大概有家犬大小,灰黑色的皮毛,借着夜色的掩饰,突然袭击方跃。

    这是一匹灰狼,行动敏捷,动作快速无比,黑夜中出手,无声无息,尖利的牙齿直奔方跃的喉咙而去,如同一名出色的杀手。

    实际上,野狼在丛林和草原中,就是天生的杀手,伏击偷袭样样精通。

    一抹刀光亮起,长刀当头劈下,狼血飞溅。

    方跃的刀法并不高明,但反应速度快,力气大,这一刀正好将飞扑过来的灰狼劈了个正着。

    狼是铜头铁骨豆腐腰,方跃这随手一刀,劈在它坚硬的脑袋上,竟没能将它彻底劈开,而是劈飞出去,滚落在地上。

    方跃没空去查探劈飞出去的那只灰狼的生死,更来不及补刀。

    因为在这只灰狼进攻,吸引了他注意后,立刻又有几只灰狼从夜色中扑出。

    狼,不仅是杀手,还是喜欢围攻的杀手。

    丛林草原上,狼群从来就是极为可怕,叫人望而生畏的。

    方跃挥刀扬拳,与十几匹灰狼战在一起。

    若是在突破到悟道拳二重之前,单凭一重悟道拳带来的体质改变,想要跟这十几匹灰狼在夜色中厮杀,哪怕有刀,方跃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夜色带给灰狼极大的优势,它们随时可以从黑暗中袭击,又随时能隐入黑暗中,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

    灰色的皮毛,与夜色几乎融为一体,虽有朦胧月光,但也极难看清。

    不过,很多时候,并不只是要用眼睛看。

    二重悟道拳,不但使方跃胸口丹田中产生了内气,力气速度数倍提升,也使方跃的感应力更为敏锐。

    灰狼想借夜色来偷袭他,根本就是妄想。

    “噗嗤。”

    长刀入肉的声音,一匹灰狼从背后袭来,方跃蓦地回首,长刀劈在灰狼腰间,将整匹灰狼劈成上下两半,狼血洒落一地。

    而后一拳挥出,将另一匹扑过来的灰狼打飞出去。

    被方跃的拳头打中,下场并没有比被刀砍中好多少。

    方跃的拳中,带着内气的力量增幅,一拳打中,哪怕是打在号称“铜头”的狼头上,也能造成骨裂的效果。

    基本打中了,哪怕那匹狼还在地上挣扎,但也活不了多久,失去战斗力是必然。

    这才一会儿工夫,已有五六匹狼在方跃手上刀下丧生或失去战斗力,剩下的灰狼只剩下九只左右。

    而它们给方跃造成的伤害,却不过是在方跃的背上留下一道血淋淋的抓痕,还是被避开了要害的。

    狼群有些骚动,明显感觉到敌人难以对付,无法战胜,有了退却的想法。

    一般来说,山林中的野兽,碰到难以对付的敌人,除非饿急了,否则很少会死磕。对野兽来说,受伤,往往意味着死亡。

    不过既使现在狼群想退,方跃也不会让它们退了。

    因为方跃发现了,击杀每一匹野狼,都能给他带来八到十点左右的功德点。

    这大出方跃的意料。

    “难道这些野狼咬死过人,身上带有罪孽,所以杀死它们有功德点?还是仅仅它们是狼,肉食性动物,所以杀死它们就有功德点?”

    方跃暂时搞不清楚产生功德点的具体原理,但毫无疑问,功德系统是极为偏向人族一方的。

    眼见野狼踌躇,隐在黑暗中,似乎要逃,方跃正欲上前,化被动为主动。

    远处村头的一处小山坡上,响起一声嘹亮的“嗷呜”声,对月长啸,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在寂静的村庄中清晰无比。

    原本退缩的野狼,跟着仰天“嗷呜”起来,双目变得赤红,龇牙咧嘴,重新伸出利爪。

    不仅如此,村落各处还响起各种山林野兽的咆哮声,与最先开始的那声嘹亮的“嗷呜”声相呼应。

    有虎啸,有狼嚎,有豹鸣,有牛哞,有野猪叫。

    这些山林野兽,无一例外,都朝着方跃的石屋奔来。

    村里吠叫个不停的狗,此刻都没了动静,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