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44章 山妖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邓鱼荣一只手用布条吊着,镇上的大夫说他这条手臂很可能会废掉。

    他心里对废掉他手臂方跃恨得咬牙切齿,恨不能生食其肉。

    “不能这么算了,得罪了我,我要让他去死。”

    邓鱼荣来到镇上,买了两斤肉,而后提着生肉,一拐一瘸走进了鱼头镇后面的那一大片山林中。

    他却不知他的这些行为,都落在一个黝黑皮肤的十几岁少年眼中。

    这少年名叫方宝木,正是方桥村人,上回邓鱼荣到李娘子家提亲,跑去通知方跃的也是他。

    村里的方秀才这次交给他一个任务,就是要盯着邓鱼荣,看邓鱼荣有什么反常的举动。

    眼见邓鱼荣进了山林,方宝木没有跟着进去,而是径直从镇上回方桥村,告诉村里的方秀才这个消息。

    方跃正在院子里鼓搞一些东西,将一些黑色的粉末装进瓶瓶罐罐中,而后封紧封口。

    现在是黄昏,村塾里的课一般只上一个上午。中午时,孩子们就要回家吃午饭,然后留在家中,要么自己温习课业,要么帮家里干活。

    村里人穷,大多小孩就是放在村塾中认识几个字,没指望他们能学出个什么,大了还是要回到渔民的老路上来。

    至于说供养一个孩子去考科举,一般的渔民家庭都是穷困不堪,根本没有这个财力。

    方跃听完少年说的消息,神色微冷,那个邓鱼荣果然有问题。

    他取出一串铜钱要给少年,少年不肯收。

    方跃道:“我委托你注意邓鱼荣的动向,这是给你跑腿的辛苦费。”

    方宝木摇头道:“秀才,我知道你要给百宽叔报仇,我也想给百宽叔报仇。百宽叔那么好的一个人,就因为得罪了邓鱼荣,被山里的野兽咬死了。

    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发高烧,差点死掉,我爹出海打渔未归,是百宽叔背着我一路跑到镇上找大夫。

    所以我也想给百宽叔报仇,不能收你的钱。”

    方跃倒没想到原来方百宽还对方宝木有这样的恩惠,难怪当时邓鱼荣跑到李娘子家提亲时,他赶紧跑来找方跃。

    “杀人偿命,方百宽与我同宗同族,只要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他的死是邓鱼荣干的,我不会放过邓鱼荣。

    如今我废了邓鱼荣一臂,他当恨我入骨。他偷偷进山林,必有后续,我倒要看看他后面藏着的是什么鬼东西,能驱使山林中的野兽袭击人。”

    方跃缓缓道,邓鱼荣的背后,应该是藏着什么山精野怪。

    那山精野怪,实力当不会太强,否则没必要潜藏着,要知道鱼头镇可没有什么厉害人物存在。

    他如今悟道拳已经进入第二重,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强大的鬼怪对付不了,但一般的山精野怪,还是有可能抗衡。

    更何况,他另有底牌。

    等方宝木离开后,方跃想了想,“保险起见,先窥探一番,照见!”

    一面古朴的铜镜出现在方跃面前。

    “上回用这门神通,窥探红衣女鬼,被红衣女鬼通过镜像在脸上留下印记。如今我肉身强横,气血旺盛,不容易被诅咒到。”

    方跃的想法,就是通过照见神通,窥探邓鱼荣背后的精怪,若那精怪的实力强横到能够通过镜像给他造成伤害,那么不消说,什么都不用管,先逃命为妙。

    而若影响不到他,那说明还在他能应付的范围之内。

    ……

    鱼头镇是一个半岛,它三面临海,另一面与陆地相接的地方,是一大片连绵的山林,将向外的道路隔断。

    所以鱼头镇的村民要出外,要么乘渔船,要么到镇东头的一个小码头上坐小船渡海,半个小时左右到达旁边另一个小镇青鱼镇,从那里走陆路到别的地方。

    鱼头镇后面的这一片山林,隔断道路,将鱼头镇变得偏僻。

    但也提供一些物产,除了一些珍贵的药材外,就是一些野兽的皮毛和血肉。

    当然,山林中既然存在野兽,那同样也代表着存在危险。

    所以要进这片山林采药或狩猎,一般是要几个人结伴而行,相互有个照应。

    邓鱼荣提着一块两斤左右的生猪肉,一拐一瘸地走在山林中。

    他孤身一人,手上连个武器都没有,就这么大摇大摆,似乎完全不怕山林中存在的危险。

    黄昏时刻,倦鸟归巢,山林中一片喧闹的鸟鸣声。

    也有山林猛兽的吼叫声在远处响起,此起彼伏。

    邓鱼荣翻过一个山头后,来到一片小溪流旁边。

    几头野山羊在溪边饮水,看见邓鱼荣,警惕地抬起头,待见邓鱼荣没有过去的意思,才没逃开,继续低头喝水。

    邓鱼荣朝四周张望一眼后,走到小溪不远处的一个大山洞前。

    “黑子,黑子。”

    邓鱼荣一边朝着山洞中呼唤,一边晃了晃自己手中的生猪肉。

    然而他连唤了好几声,山洞中毫无回应。

    林风吹过,草木枝叶沙沙作响,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外面此起彼伏的兽吼声越来越密集,邓鱼荣心头终于有点慌张起来。

    两头狼趴伏在草丛中,静悄悄地朝在溪边饮水的野山羊靠近。

    有一头狼似乎是闻到邓鱼荣手中生猪肉的肉味,朝着这边看了一眼。

    邓鱼荣吓得咽了口口水,慌忙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布袋,掏出布袋中的一颗兽齿,握在手中。

    这是一颗不知是什么动物掉落的牙齿,大概有成年男子大拇指两倍粗细。

    兽齿前端尖锐,看起来像是犬科动物的。

    但这样大的一颗兽齿,若是属于犬科动物的,那犬科动物该是何等庞大的体型。

    拿出这颗兽齿后,邓鱼荣似乎是有了信心,冲着远处两匹潜伏在草丛中的狼大声道:“这可是你们山大王的牙齿,还不快点滚开。”

    两头狼似乎嗅到什么东西,毛发直竖,如临大敌,不停往后退,而后“嗷呜”一声,头也不回地夹着尾巴逃开了,连快要到嘴的野山羊都顾不上了。

    几头喝水的野山羊对危险的感应没有野狼敏锐,但也意识到不对,不停用蹄子扒地,耽搁了一会儿,也匆匆跑进山林中。

    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的动物似乎都跑光了。

    “黑子,黑子。”

    邓鱼荣又往洞口呼唤,犹豫着要不要进洞看看。

    一直呼唤了好一会儿,远处传来一声“嗷呜”声。

    “原来不在山洞中,我说呢。”

    邓鱼荣自言自语,刚回过头,一双赤红的兽眼正盯着他。

    看模样,这头野兽应该是一只普通的黑狗,是属于普通农家养来看家护院的那种土狗。

    但看它那庞大如野象的体型,充满shòu xìng的赤红双目,膨胀鼓起的肌肉,又很难将它跟普通黑狗联系在一起。

    “黑子,我给你带来了你最爱吃的猪肉。”

    邓鱼荣晃了晃手中的生猪肉,他此刻也有些紧张,几日不见,黑子的体型又壮大了一圈,看起来更加凶悍。

    很难想象,一个多月前,它还是一只瘦弱的小土狗。

    但现在,它是这片山林的王者,光凭气息就能吓得其它野兽不敢靠近。

    黑子低下头,认出邓鱼荣来,原本凶戾的神情慢慢散去。

    邓鱼荣将手中的生猪肉抛给它,它一仰头,轻松接住。

    一块两斤的生猪肉,对庞大体型的黑子来说,也就是一口的事。

    邓鱼荣试着伸手想摸它的脑袋,不过黑子如今的体型太高,邓鱼荣需要高举着手才能摸到它。

    黑子犹疑了一下,慢慢趴下来,低下硕大的狗头,让邓鱼荣能够轻松抚摸到。

    邓鱼荣轻轻摸着它的脑袋,终于放下心来,毕竟是他从小养大的,虽然越发凶戾暴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