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42章 教训

十二句2018-12-28 00: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是秀才,秀才来了。”

    “秀才过来主持公道了。”

    “秀才……”

    外人一般称呼方跃为方秀才,但在场的村民和方跃同宗,大家都姓方,所以直接称呼方跃为“秀才”。

    身为读书人,在村民眼中就是有见识的人,往常村里一些大事,都要邀请方跃参加,发表意见。

    那个村里的黝黑少年,见到邓鱼荣带人到李栀兰家提亲,特地跑到方跃家找方跃过来,也是因为方跃是村里有话语权的人。

    不过方跃一出场的表现,除了让村民们感到惊喜,找到了主心骨外,也让大家感到愕然。

    邓鱼荣虽然猥琐瘦小,但好歹也是一个成年男子,竟然被方跃单手扯着后衣领提了起来。

    这,这还是大伙认识的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吗?

    邓鱼荣被方跃扯住后衣领,勒着脖子,脸色涨得通红,说不出话来,手脚拼命挣扎,活像一只翻盖的老乌龟。

    “这位秀……秀才还请放下邓鱼荣,有话好好说。”

    一个钱家的护院开口说话,他不认识方跃,但听村民都称方跃为秀才,这身份可就不好直接动手。

    而且方跃单手提着邓鱼荣,看起来不费吹灰之力,明显不那么好惹。

    所以钱家护院在方跃先动手的情况下,还好言相劝要好好说话,否则一般人他们早就动手打了。

    方跃扫了两个钱家护院一眼,道:“你们两个是谁?不是我们村的,跟这个邓鱼荣一伙的?”

    那个护院道:“我们是镇上钱大老爷家的护院,钱大老爷让我们过来给邓鱼荣帮衬一二,你要说是一伙的,那也无不可。”

    这是想借钱大老爷的名头压一压方跃,钱大老爷在鱼头镇这一亩三分地还是很有威慑力。

    方跃的神色瞬间冷了下来,“他钱大贵在镇上欺行霸市也就算了,还想派你们这些狗才给这个王八蛋撑腰,到我们方桥村来耀武扬威了?”

    他收紧手中揪着的衣领,勒得邓鱼荣直吐舌头。

    旁边的村民听到方跃的话,大感解气。

    “是啊,你们在镇上欺行霸市也就算了,还来我们方桥村撒野了?”

    “当我们是死人不成,秀才,该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没错,让他们知道我们方桥村,也不是好惹的。”

    钱家护院神色有些不好看,他们名为护院,实际上是混黑的,而且不是那种街头打架的小混混,而是真刀真枪抢生意见过血的。

    为了帮钱大老爷垄断鱼头镇的鱼市,他们可是出过大力的,被他们沉海的不长眼的,每年可都有。

    从来是他们欺负别人,哪里容得别人欺负。

    他们没有理会义愤填膺的村民,对他们来说这些人很好对付,关键的是这个领头的秀才。

    “这位秀才,莫非真要跟我们钱大老爷作对不成?”

    “是又如何,一个靠着不上台面的手段,欺行霸市,压榨渔民,挣着那点黑心钱的,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

    两个护院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其中一个冷哼道:“别以为你是一个秀才,就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钱大老爷可是跟县里的赵县尉相熟,你可莫要自误。

    而且你手中提着的那位,传言可是山神转世,或者受到山神庇佑,你这般对待他,不怕遭到报应吗?”

    方跃道:“扯虎皮的事就别在我面前炫耀了,县里的知县还是我的座师。另外说到山神之事,我正有话要问。”

    他将手中的邓鱼荣往地上一扔,冷冷地注视着邓鱼荣,道:“所谓山神,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扔,邓鱼荣站不住脚,跌倒在地上,摔了个四面朝天。

    兼且被勒了好一会儿脖子,气血不畅,在地上好半天没能爬起来。

    听到方跃的问话,邓鱼荣本想吹嘘一番“山神”的可怕,吓唬吓唬人,但一见方跃冰冷的眼神,便知所谓“山神”根本吓不住对方,若回答有一点不对劲,他今天能不能走出李栀兰家都是一个问题。

    “我也不知道山神是怎么回事,是大家都这么传的,说我是山神转世。”

    “那你到底是不是山神转世?方百宽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邓鱼荣急忙喊冤:“冤枉啊,方秀才,我其实真不是什么山神转世,这都是别人胡传的,我跟山神一点关系都没有。方百宽的死也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听说你们泊头村也有两个人因为得罪你,被山里的野兽跑到家里咬成残废了。”

    “这跟我也没关系,完全是巧合。”邓鱼荣一概否认。

    方跃看着他乱转的眼珠,知道他并不老实,心里估计在打着什么坏主意,冷笑道:“行,山神的事跟你没关系,那么你今天带人跑到人家灵堂来提亲,此等骇人听闻的事你也敢干,饶你不得。”

    一听“饶你不得”,邓鱼荣吓得屁滚尿流,大叫救命。

    两个钱家护院挡在邓鱼荣身前,“方秀才,你想干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莫要过分了。”

    方跃听他这话觉得刺耳,“你们也配说‘得饶人处且饶人’,跑到人家丈夫灵堂来提亲,欺负人家孤弱,未见过如此无耻之徒。”

    他一边说,一边径直往前,不理挡在身前的两人。

    两个钱家护院对视一眼,脸上皆闪过一丝狠色,并不让开道路,反而悄悄朝着方跃撞去。

    两个护院的体格,看起来无疑比方跃壮硕上许多,他们合谋这么用力一撞,要将方跃撞个内伤,让他有苦说不出。

    “秀才,小心。”

    有人看出两个护院想要一左一右用肩膀夹击方跃,大叫出声,提醒方跃。

    然而迟了,两个护院已经跟方跃撞上。

    围观的村民惊呼出声,两方的体格相差太多,方跃身量颇高,但长得文弱,而两个护院膀阔腰圆,如同两头大狗熊一般,还是两个撞一个,可别被撞出个好歹来。

    令人牙酸的骨裂声,而后是惨叫声。

    让所有人跌破眼珠子的是,惨叫着跌飞出去撞倒桌椅的,并不是大家眼中看起来文弱的方跃,而是两个壮硕得跟狗熊一般的钱家护院。

    方跃恼他们助纣为虐,所以也不客气,上来就用上内劲。

    两个护院如何能跟拥有内气的方跃比力气,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被方跃一下撞断肩膀,惨哼着倒在地上,手臂软绵绵地垂着。